日本动漫歌曲交流群

比黑社会更可怕的,是俄罗斯球迷

lj刘军 2019-05-20 20:19:02


lj刘军(lj519389217)——不一样的新闻,不一样的故事,点击标题下蓝字lj刘军免费关注,我将为您提供有价值、有意思的延伸阅读。


 本文作者:贾如,来自网易看客(ID:pic163),经授权转载。

没人记得初吻是什么时候,但一定会记住第一次打架。


● ● ●


英国球迷很难忘记,2016年夏天被俄罗斯足球流氓支配的恐惧。在马赛的大街小巷,英国人被数量远少于自己的“战斗民族”虐得体无完肤。


曾在伊拉克服役的目击者称,“那天比在战场上还要害怕”。


普京承认这事儿有损国际形象,但还是忍不住补刀:“我不知道200名俄罗斯球迷怎么会击败几千英国人。”


 足球流氓赤膊上身,露出统一的纹身招摇过市。


训练有素的流氓


被完虐的英国佬采访了俄罗斯流氓组织——“奥廖尔屠夫”的成员。与想象中的黑帮混混不同,这些带着面罩的流氓不仅不抽烟,也不酗酒,更没有搂着姑娘,看起来更像是自律的军人。


平日里,来自不同背景、不同职业的流氓,因为共同“爱好”,一起在健身房或者野地里练习格斗。


 “战役”的前一天晚上,流氓还会聚在桑拿房里进行团建,用新鲜捕捞的小龙虾补充蛋白质,并一起唱战歌。来源:BBC


在俄罗斯,像“奥廖尔屠夫”这样的足球流氓组织还有很多。


提起世界杯,他们已经急不可耐:“对我们来说那是暴力的节日。”


 足球流氓组织成员在像运动员一样“备战”世界杯。来源:BBC

   
然而,足球流氓不是想当就能当的。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流氓练习生”,新人只有在野外斗殴里证明自己的暴力天赋,才能加入公司的正式战队。


选拔在野外秘密举行,由两个公司派出同等数量的新人,少则个位数对决,多则数十人对阵。



 足球流氓新人在森林里扭打在一起。来源:BBC


战斗结束后,最具男子气概的胜者会收到公司邀请,作为一名足球流氓正式“出道”。


这意味着他能获得公司的纹身,被接纳成为“家人”。


这是许多人最重要的归属感来源:“我们会在遇到困难时彼此帮助,比如帮着建房子、开车,甚至照顾孩子”


近年来出现了一些女性足球流氓团伙,她们也在森林里格斗训练,相信女人能像男人一样狠。来源:EAST2WEST


苏联解体后的失落一代


其实,俄罗斯足球流氓大军只是近30年的产物。在此之前,英国人才是足球流氓文化的鼻祖。


有学者说,英国足球流氓兴起是帝国地位衰落的表现。失去大国光环后,个体急于抓住一切机会寻找尊严。对这一点,俄罗斯足球流氓也感同身受。


 1985年,圣安德鲁斯球场上的英国球迷骚乱。来源:Mirrorpix

1991年苏联解体后,新一代俄国公民逐渐长大。那些年轻、孤独、前途渺茫的下层青年在电视里看见英国足球流氓的团战画面,就像看热血动漫一样,把这些打手当成了精神偶像。

他们迅速模仿了“偶像”的一切,学来了一样的穿衣风格、公司组织形式,和种族主义口号。


 到1995年,每个莫斯科足球俱乐部都有自己的球迷公司。暴力随着公司规模扩大不断升级,500人的斗殴也只算小规模冲突。


“战斗民族”的小青年很快青出于蓝,把战士的品格和力量视为目标,而英国的流氓前辈则是“和欧洲文明一起衰落的过期货”。


 年轻人急于摆脱喝多了伏特加的俄罗斯醉汉形象,并觉得英国的流氓是“海量啤酒和薯片的脂肪表现形式”。来源:BBC


在“小将”尼基汀的第一场流氓大战上,他跟90名“自己人”一起对战100来号敌人,第一次觉得人生有了神圣的使命感。


“没人记得初吻是什么时候,但他一定会记住第一次打架。”


 球场上,俄罗斯足球流氓放起烟花。


对足球流氓来说,打架就跟沉迷网游一样,那里没有失业烦恼和阶层焦虑,只要拳头够硬就可以赢得尊重。


残酷的暴力也成了俄罗斯“大国崛起”的阳刚之气的象征。一名流氓坦言:“我们想变得更强大更好,这样就可以保卫我们自己,我们的家人,我们的人民。”


 足球流氓达尼拉觉得俄罗斯男人就是要养家,要战斗。他的妻子也支持他的选择。来源:BBC


“足球流氓”的终结?


为了保障即将到来的150万名外国球迷的安全,俄罗斯警方已经严阵以待,连在赛场放烟花都被列为恐怖行为。


俄罗斯人必须拿到传说中的“球迷资格证”才能买票。截至目前,已经有191人没能通过审查。资深流氓纷纷感叹,世界杯要凉。


俄罗斯警察已经练就一身本领,在比赛中死死盯着看台,防火防盗防流氓球迷。


没有人知道同为“战斗民族”的俄罗斯警察能不能阻止即将到来的恶斗。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只要现实中的种族、阶级、国家矛盾仍然存在,足球流氓的土壤就不会消失。


斯巴达角斗士帮派比出纳粹手势。来源:BBC


就像少年球迷阿尔卡迪,他说自己不关心政治,也不想加入足球流氓组织。


甚至于,当本方球队的非洲裔球员被对手从身后绊倒,阿尔卡迪还带着男孩儿们发出了抗议的嘘声。


可当抗议结束,他们紧接着唱起了一首战歌,脸庞像小天使一样纯洁。如果细听,人们会发现那是一首足球流氓经常唱的种族主义歌曲。




免责声明

文章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删除内容或协商版权问题!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联系方式] 微信: lj8168685 QQ: 857977393



点击下面的“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