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动漫歌曲交流群

感情深一口闷?我上大学不是为了体验这些

凤凰职教 2018-12-15 09:03:59


特洛伊战争希腊人围城十年,巧施木马计入主屠城。中国学生苦读十数载,厉兵秣马挤上独木桥,终于冲进了各自填报的象牙塔。他们直觉世界宛如初生,最美好的青春校园生活行将开始。


然而,这些开学第一天踌躇满志的理想主义者,马上就与现实的大学迎头相撞,满脑袋都是振聋发聩的疑问:Excuse me?


终于可以不用一切为高考让路,摆脱应试机器的阴影。终于能够找到一些志同道合的灵魂,一起做有趣的事情,打发最好的青春。

 

诗词学社、数独社、动漫社、外语学社、轮滑协会、街舞社……好不容易在“百团大战”中大浪淘金,一口气报下十几个。

 

接下来一年,你过着这样的生活:每日在各种社团活动的通知轰炸中醒来,相约饭堂共襄盛举,出席人数随机,人均迟到30分钟以上。在多角度拍照记录、交流哪款美图软件和滤镜更有逼格的气氛中,社团活动热烈进行,以各人朋友圈文图为详实会议记录。

 

到了大二,除了社团负责人钦点的接班人,其他社员均以学业为重退出历史舞台。


想象中的大学班长


学校组织的集体活动,总得有人负责通知。那个竞选时满怀热情,要建设最好班级的人,被高票选举为班长,获得了同学们有效期至投票结束的爱戴。

 

从此以后,运动会、迎新晚会、素拓活动、女生节活动,就是考验班长个人魅力与号召力的时刻。一个人苦心孤诣地编排班级节目,循循善诱同学们从集体利益出发积极参与,向学院领导提交审批表格与报告若干,在一场场盛大活动策划之下熬了无数个夜。

 

在无人参与响应的时候,一秒切换为最佳后补,完成参赛选手人数为1的男子800米竞跑,或者1人代表一个班,成为迎新晚会上的独唱担当。

 



从大一开始坚持上课。起床,洗漱,换衣,穿越半个校区。中国大学之大,大在面积。如果不是因为对知识孜孜不倦的追求,以及老师长得好看,怎能日复一日、风雨不改?

 

课余去个图书馆,珠海某高校校区就是“书山有路勤为径”的现实版:拾级而上,爬到山顶,你以为自己登上了人生巅峰,殊不知还得通过“是男人下100层”的历练方入图书馆之门。

 

离开自习室去做做运动,背着电脑书包特意绕道去操场,迎面接受塑胶味道的邀请。校园保安大叔“请保管好个人财物”的叮咛言犹在耳,负重几圈,浑身是汗后惊觉,无论回宿舍换衣服,还是去饭堂打饭,路途都无比遥远。



宿管三令五申,严禁在宿舍使用大功率电器。每次的消防检查,舍友们都要敲锣打鼓、奔走相告,为保护电饭煲、热水壶打一场游击战。放着学校饭堂不吃,这不是矫情吗?

 

问题是,校园饭堂里各大门派的黑暗料理早已名震江湖。打菜阿姨对 “多给一点”的冷眼与嘲笑,也是大学生恩格尔系数居高不下的原因。为求生存,机智的学生只好想出省下早餐钱(起不了床)和善用手机App外卖的海量优惠券补贴的方式曲线救国。





曾经,大学是象牙塔;如今,它更像是小社会。以学生会、团总支为代表的社团鄙视链顶端组织,平时做活动经常通宵熬夜,下课周末聚餐必定喝酒。

 

在校外小饭馆,初次见面,一言不合,二话不说,竟然要先自怼三杯?酒过三巡,团体里的小领导兴致来了,他的得力助手马上起哄:“感情深,一口闷!”“不喝就是不给面子。”“是不是兄弟?”酒量差一丢丢,都不好意思混社团。



现在的大学生,很忙。白天上课、开会、社团、聚餐、联谊、谈恋爱。好不容易回到宿舍,不打几盘游戏,无法静下心来思考人生。打开电脑准备presentation,然而时针已经划过11点——《宿舍管理条例》赫然写着:“12点统一断网。”

 

关电脑,关灯,在被窝里刷着手机4G流量,在朋友圈立flag:“以此为鉴,明天无论如何要把PPT做完!”结果,还是拖到了期末,顶住压力在断网前最后几个小时爆发性冲刺。实质上,明代文人所作的《明日歌》,总有最新的版本。



校园网,一度让人怀疑人生。

 

你兴致勃勃地拿到了热气腾腾的外卖,然后打开笔电,准备在宿舍度过一个温暖又颓废的肥皂剧之夜,安慰饱受课程和论文摧残的灵魂。

 

手法熟练,点开某视频网站的最新热播剧。然而,等到外卖都吃完了,看且只看了一堆广告。产生了第二天外卖可以点某快餐品牌的热销小食组的冲动,以及增加了对某化妆品牌的补水效果的了解。



只有搬进大学宿舍,才真正明白汪峰嘶吼的春天:“还记得许多年前的春天/那时的我还没剪去长发/没有信用卡也没有她/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

 

每天晚上11点停止供应热水,而且以错峰用水为名,11点之前还分段供应热水。热水不重要吗?男生可以锻炼身体耐寒能力,高唱半首汪峰也就顶过去了。女生没有热水,那是万万不行!为了洗个热水澡,女生宿舍的排队盛况极其夸张,竞争激烈又费时费力,除了加深理解社会达尔文主义之外,毫无意义。


大学三年,总得体验一场万人演唱会、聚会吃个宵夜、通宵喝酒聊天、在实习单位加个班,而且某些大学校区离市区真的好远,无法掐点回到宿舍,简直是分分钟的事情。

 

然而,这帮急于与激情青春拥抱的年轻人,却被当成了灰姑娘,12点还没有回到宿舍就要被打回原形。这是一个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的童话,明明交了住宿费,竟有半夜被拒之门外的道理,而且逾时不归还要登记入册,情节严重甚至通知家长。

 

不想爸妈收到学校短信而夜不能寐,就得放弃与同窗秉烛夜谈、探讨人生直至东方既白的机会。不想青春留白,要么练就飞檐走壁的轻功,掌握翻墙而入的技能,要么去“校友之家”共度一宵。



离开熟悉的家乡和亲人,异地求学,从此以后,年轻人与家人的团聚时光将会越来越少,因此也愈加珍贵。但某些大学神奇的开学时间,实在让广大背井离乡上大学的骚年振臂高呼:“正月十五开学报到,这是在逗我吗?”

 

为了抢票回校,好好一个春节,过到一半就得提前终止。在千家万户共赏明月的时候,外地的大学生只能在异乡的大学卧铺上,背着宿管阿姨偷偷用热水壶煮熟学校超市买的元宵,默默吞食。

 

奇怪的是,无论读大学的时候想了多少种办法推迟回校,到了毕业之时,全体大学生又会异口同声地说舍不得告别校园。大学生真是一种神奇的生物。


投稿邮箱:1801745455@qq.com

本文整理自:有间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