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动漫歌曲交流群

专栏|神啊,赐我一个3到5页的短篇漫画吧!

黑白漫文化 2019-10-18 06:56:00


1
 谜之左一格


相信喜欢看漫画的人,大多数都有想过自己创作漫画吧?其实就算是很少接触漫画的人最近好像也开始蠢蠢欲动了呢!本来嘛,喜欢听故事和讲故事是人类的天性,前者猎奇,后者有成就感。我曾经的一位师兄这两天就找到我一个劲儿地问要怎么绘制一篇35页的漫画,但是讲真我自己并非了解,所学专业也和漫画相差十万八千里。


我反问他难道是要参加什么考试?因为通常漫画除非有特殊的创作要求,否则基本以偶数页为准。日本漫画尤是,当你翻开一部左开本的漫画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扉页。何为『扉页』?就相当于一扇门,告诉你故事要开始了,做好心理准备,另外也让读者可以和主人公们提前打个照面。还是以左开本为例,这个扉页通常在读者的左手边,右手边可能是章节目录,另外也不排除是左右跨页的大图。


比如说《海贼王》,就是左右跨页:

 


 

诶~有看官要问了,不是说短篇漫画吗?怎么又扯到海贼去了?但不要忘了,再长的长篇也是一期一期更新的,每一话也相当于一个自圆其说的小短篇,况且少有新人漫画家一上来就开长篇出道的,所以现在成名成家的长篇漫画作者们也都是由许多短篇磨练出来的。

 

紧接着,已经被你翻开的漫画呈现出左右两页的形态。不知道大家是否发现过这样一个规律,即翻开第一页后,冲击力最强的一格一般出现在左手边最上方,充斥着速度线、奇葩的表情、激烈的动作……

 

来看一下海贼:

 


 

举着刀的小路飞这一画面可以算是两页中亮度最亮,也最抢眼的一格。什么?你说是巧合?那我们再看看《火影忍者》:

 


 

《死神》的第一话则更加明显:



 

瞧,三大民工漫都这么玩儿了,你要是还不信我也没有办法。其实在学习漫画的时候尽量不要选长篇,尤其是集英社的长篇作为范例,因为这些漫画家的个人色彩都太浓厚了,缺乏普遍性。但第一话刚开始,大家还是会遵从这样一个范本。

 

就连空知猩猩这种不着四六的作者,第一话也不敢造次,乖乖守规矩:

 



 那为什么这些漫画家都要这么设计呢?原因很简单,因为看到这里,读者就差不多要准备翻页了,不撩拨一下怎么能吸引别人继续看下去呢?这就涉及到一个阅读节奏的问题了——如果你翻开此左右开页,结果由于画面太过刺激而目光先集中到了左1格,为了知道事态到底是如何发展到左1的,你还是要从右面第一格开始看起,作者并不吃亏。

 

不过如果左1下面还要接较多的台词,在翻页处还需要再给读者大人们提个神醒个脑,于是出现了上图左下角新吧唧被暴打的这种刺激场面,且被打的方向从左向右,无形中牵动着读者翻页,《死神》左下角一格中从左向右的瓶子也有相同的作用。

 

当然这种规律不能一概而论,大多数漫画家会根据剧情的需要安排分镜,就算是第一话第1、2页,也有风格迥异、形形色色的分镜设置。

 

2
 什么性格的主人公决定什么样的故事


讲到这里,对于一个6页以内的漫画来说,已经考虑完一半了,既然已经解决了翻页的问题,在构图上我们就先告一段落,来讲讲角色设定的事。

 

等等……不对啊!六页以内的漫画也有余地塑造角色吗?的确不容易,尤其是对于那些画功还没有丧心病狂到『一个表情就能讲一个故事』程度的同学们来说,要在寥寥可数的几页内完成人设的展开还是比较吃力。

 


 

如果真的实力有限,也完全没必要强行Shift技能,好好画一个故事没有人能说你什么。但这并不意味着『人设』可以忽略,一个好故事能让读者对其中的人物产生兴趣,这也是市面上大量同人志存在的原因,人们喜欢这个形象才去深入挖掘Ta,就犹如冰山一座,露在外面的是作者表达出来的东西,而除此之外,作者心里一定还存在着冰山以下的部分,被掩藏的事实越多,这个角色的经历越丰富,则越能引起读者的兴趣。当你发现已经和自己所塑造的角色成为亲密无间的朋友时,即使不刻意地显山露水,人物的性格也会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举一个不是漫画的例子,南派三叔说在《盗墓笔记》第七部时,三人组大闹拍卖行这一段情节中,自己几乎能够看见胖子和张起灵从楼上打到楼下,能听见吴邪和胖子之间的插科打诨,如果某个人说出一句不符合自己性格的话,则马上可以发现『嗯,胖子说不出这话来。』三叔在后期采访中坦言自己逐渐从一个『创作者』变为了一个『记录者』。

 

张伊老师曾在讲座中说起过,其实漫画中角色的性格看似多样,其实归根结底就是四种: 

1、外热内热;2、外冷内热;3、外冷内冷;4、外热内冷。

 

对,富坚就很喜欢这套设定,从游白四小强到猎人四小强都能看到类似的影子。(『冷』并不是指冷酷无情)

 

在你的篇幅不受限制时,可以在开头用一件小事去衬托主人公的特点。比如在《花之庆次》中,一开头就是用了大量笔墨描述庆次如何驯服烈马松风,这段情节除了更加激化庆次与前田利家的矛盾外,对于全册漫画一十八卷来说几乎就没有什么实质作用了,作者大可以弱化驯马的过程,然而它在开头出现不仅一下衬托出庆次特立独行的品格,也为之后众人的对话增添了不少梗,如果没看过那一段庆次与松风的『往事』,就get不到这个笑点了。

 


 

所以说,《花之庆次》何以成为经典,不光是因为它完整展示出一部战国时代的风物志,而更多的是它热血中透出剧情严谨的设置和精细的构思。

 

3
 不必吝啬台词

 

讲着讲着又跑题了。好吧,既然是短篇,没有那么多页数来铺陈人物性格又该怎么办呢?

 

还能怎么办?导演,加词儿呗!

 

我能理解很多人在画漫画时,认为能用画面表现的尽量少用文字,这一点我也十分认同;但如果执着于画面文字的简洁,而需要减改剧情时就要三思了。漫画作为画,添加文字会在视觉效果上使画面产生断层,另一方面画面本身已经足够解释清楚的事再用文字刷一遍未免啰嗦。

 

然而毋庸置疑的一点是,正是文字的加入才让一张单纯的『画』变成了一张『漫画』,可以说『漫画』具有文学性和绘画性的双标准。强调台词的作用即强调漫画的文学性;反之,强调分镜、构图、线条……则是绘画性。斯科特·麦克劳德就在著作《制造漫画》一书中提到,这两派的意见至今都没有统一,但实际上漫画就是文学和画面的协调平衡。



 

而介于你只有3—5页画稿,这个时候台词就显得尤为重要了,详情请参考富坚老师插图很多的小说。首先,台词的作用,变相交代背景——能使用对话,尽量少用旁白。旁白会给人一种强行解说的感觉,但也不乏有很多台词功底不足的漫画家把明明是对话的台词也写成强行解说。

 

关于这一点我自己也困惑了好久,为什么有的人讲故事就栩栩如生,有的人就活像剧透呢?对比一下两种说法:

 

1.囧恩带着野人去救瑞肯,结果中了小剥皮的埋伏,不仅瑞肯死了,大部队还被盾墙包围,眼看要全军覆没,三傻带着小指头的军队及时雨一样赶来,囧恩一行夺下临冬城,暴揍小剥皮,三傻放狗把剥皮咬死了。

 

2.她看着这个曾给自己带来无尽恐惧与痛苦的男人,这个已经被哥哥打得不成人形的生物体。『不,不,我的猎狗不会伤害我。』被血覆盖的人明显有些慌了,眼睛里再没有他几月前那一副势在必得的神色。 

『是啊,可它们可都饿了一个礼拜了。』她感觉自己从牙缝中挤出了这些词汇拼接成一句话,这话是自己说的?她不敢确定。但看着拉姆斯的脸,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虽然第二段比第一段信息量少,但第二段更像是讲一个故事,用情节的页数去换取细节,这种尝试是值得的,也是为什么漫画喜欢采用多机位视角构图的原因,即可随时切换于全景与特写之间。

 

竟然还真有人耐着性子看我在这里现学现卖,不过还是要坦白一下:

 

以上内容受启发于张伊老师(《怕丢日记》作者)的漫画讲座、以及沈翔老师的《短篇漫画实战演习》,以及田中裕久的《日本经典动漫技法教程——短篇漫画绘制基础》。

 


  



《素》5、《素》6同时发售! 


黑白漫文化原创

文章著作权归黑白漫文化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微信公众号:黑白漫文化(hbmanga)

投稿邮箱:heibaimanhua@126.com


点击阅读原文可前往黑白漫文化官方微店

请注意!不要调戏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