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动漫歌曲交流群

漫话 |《生化危机》教你如何拍游戏改编电影

漫有影力 2019-07-01 03:58:07

 

生化危机 教你 :如何拍游戏改编电影



文/ Iamtoys




2月24日,我和几个铁哥们去看《刺客信条》零点首映。让我惊奇的是,笔者所在的二线小城市零点场竟然有不少人来。心中暗暗自喜刺客这次能赚回本了。


“零点的《生化危机》可以进场了!”瞬间人竟然走光了。只剩下我们几个穿兜帽衣的愣在原地。“《刺客信条》稍等一下,我们在调试放映机!”突然间笔者真是感觉哭笑不得,一是《刺客信条》电影和游戏一样,普通机子还真带不起来,二是两部电影观影人数鲜明的对比。一队人排到门口,另一队人把头上的兜帽悄悄摘下,面面相觑。


2月14日,《生化危机:终章》首日中国票房超过北美上映数日以来票房总和,而这还是在所有僵尸画面全被和谐后的结果。

全是由情怀撑起电影


这个口碑全线崩盘的系列为什么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要知道,《生化危机》电影系列可是连游戏粉都唾弃的游戏改编电影啊。


不过,不按游戏套路出牌,可能正是《生化危机》成功的原因。



拍给谁看?


纵观游戏改编电影的历史,佳作鲜见,烂作层出不穷,往远了说《超级马里奥兄弟》烂出底线,《寂静岭1》挽回了一点口碑,《寂静岭2》接着把前作的节操全部毁灭。往近了说,《魔兽》、《刺客信条》都是好莱坞大厂投资拍摄,演员水准出色,游戏公司亲自坐镇监督,然而口碑票房都是毁灭性的。

《刺客信条》可谓是赔了个六亲不认

《寂静岭》系列的故事开放程度很高,然而导演仍过多的使用大量原作内容,可惜效果不尽人意,拍到第二部就无力回天


究其原因还是在导演拍摄的出发点上,拍给谁看,谁会去看


当我们回顾《生化危机1》时,我们能发现,除了僵尸、安布雷拉这些必备元素外,其他基本都是原创内容,一开始导演——保罗安德森想走的路线就是:原创人物剧情为主,顺便带点游戏人物和特色在里面。这个决定无疑是成功的,因为《生化危机》从一开始就不是拍给粉丝看的,它面向的群体是广大恐怖\僵尸电影爱好者,顺便靠游戏粉丝拉点票房


这个套路使得《生化危机》系列一连拍了六部。

电影女主爱丽丝成为一代人心目中的女神,然而游戏中根本没有这个角色


第一部广获好评之后,第二部从恐怖成功转型动作,从此这个系列恐怖气氛荡然无存。不过这也是迎合市场的明智之举,恐怖片的受众毕竟少数,而动作电影的受众层面更广。


不管有多少僵尸,都是给主角爱丽丝刷人头用的,而那些游戏角色只能当做绿叶来衬托爱丽丝的强大,顺便拉点游戏粉丝进电影院。当“外昂”“二狗叔”登场时,粉丝无不感叹上当受骗,不过一旁的普通观众看的正嗨呢。

游戏《生化危机7》已经回归生存恐怖,然而电影还是爱丽丝在耍军体拳


到现在恐怕有很多人都不知道《生化危机》是游戏改编电影吧,笔者经常被问到为什么游戏里没有爱丽丝。虽然很无奈,但这也证明了这个系列有多成功。


毕竟,游戏粉丝才有多少呢,一部游戏可以买到600万900万份,然而那对于电影票房来说然只是九牛一毛,真正的大群体是那些想走进电影院的普通观众。游戏改编电影毕竟还是电影,要保证每个走进电影院的观众都能享受这部电影才是最重要的,不然只有游戏粉丝一人饮酒醉,票房终归会是惨败。


《生化危机》系列以超低的投资换得了票房胜利,就是靠着简单粗暴的风格,若是顾忌游戏原作人物之间复杂的爱恨情仇,只考虑粉丝群体是拍不到第六部的。


即使电影越来越烂,仍有大量观众冲“情怀”买了电影票。究其原因其实还是前几部质量尚可所带来的人气,到后期就算烂了仍有“情怀”加成,《生化危机》打了一手好牌。


所以在拍摄一部游戏改编电影时,优先考虑的应该是那些占大多数普通观众,拍出一部好电影才是重要的




难处在哪?


游戏改编电影看起来比小说、漫画改编更容易,其实不然。玩游戏是一个调动全身所有感官的事情,反应能力、视觉、听觉、决策能力、都在同时运作,所以玩家会有一种更沉浸式的体验,而在电影院,观众除了坐在椅子上没有别的可以做,这对于游戏粉丝来说其实很致命,因为很多粉丝都是抱着在大银幕上过瘾而去的,然而在游戏上需要你骚操作才能打赢的紧张感没有了,剩下的只有司空见惯的动作戏


然而这不是最致命的,一般的单机游戏都已经有了非常完整的剧情了,对于游戏粉丝来说,擅自改动他们喜爱的剧情无异于自杀,然而照搬游戏剧情很难办到,因为游戏剧情是要考虑到游戏性和玩家的参与度的,有很多剧情就发生在玩家的操控之下,照搬很明显行不通。而电影类似于游戏的过场动画,甚至是很多玩家跳过的对象。那些骚操作体验不了,剧情又很难吸引他们, 就很难吸引一些粉丝。


很多电影公司和游戏公司的思路是,拍出尊重游戏原作的电影,吸引粉丝去看,顺便可以推销自己的游戏,岂不美哉。然而事实却是两头都无法讨好。《刺客信条》电影是个绝佳的例子。接近2亿投资,奥斯卡明星班底,育碧亲自坐镇把控。然而却是大扑特扑。


话说回《刺客信条》首映,看到一半,我身边的游戏铁粉悄悄对我说:“这又臭又长的文戏是怎么回事”我说:“你了解故事背景,没玩过游戏的不知道啊”,《刺客信条》电影最可怕的一点是他太忠于原作,甚至把电影和游戏放入一个世界观,这彻底限制了电影剧情的发挥。《刺客信条》还有一点失败就在于用大量文戏去给普通观众解释背景设定,而那些背景设定却又是粉丝耳熟能详的,自然粉丝就会感到困乏,普通观众也只是被动的听台词解说了解背景。


反观隔壁场《生化危机》观众看到爱丽丝就嗨起来了。



游戏改编电影的未来?


《生化危机》系列证明了游戏改编电影仍有出路。其重点便是抓住游戏原作精髓,并在吸收游戏原作优点的基础上大胆改编,画面剧情都可以借鉴。实际上在漫改电影领域这一样通用。


《神奇女侠》的成功,也是在吸取原作精髓的基础上做出了大胆改编,使其成为了一部大众皆宜的电影,并在票房上获得巨大成功。而不是像《蝙蝠侠大战超人》一样成为一部核心向的漫改电影,粉丝看完直呼神作,路人看了不知所措。票房亦是不尽人意。

《神奇女侠》证明了只要还原最令粉丝感动的原作精髓,一些的设定大改反而不是坏事


《神秘海域》、《彩虹六号》、《怪物猎人》、《古墓丽影》等游戏改编电影正蓄势待发,可以说,游戏改编电影的未来还是一片光明,平衡好玩家与普通观众的关系,我们未来仍能从大银幕上体会游戏中的那一份感动。无论是《刺客信条》的“万事皆允,万物皆虚”、还是《使命召唤》中的战场热血、亦或是《寂静岭》中那一份哀伤与牵挂

Here’s to you!

愿那些感动激励我们的游戏能在大银幕上涅槃重生。


 

相关阅读

五百年沧海桑田 |《悟空传》原作解析及电影前瞻

动画|热血成为悲剧,它为什么被称神作

《变形金刚5》的失败,我们早应该料到

从电影,漫画到模型丨异形设定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