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动漫歌曲交流群

热血军医和平出使的155个日夜(一):西非印象,塞拉利昂

青岛私家车广播 2018-11-11 12:09:23





作者按


2017年9月19日,执行“和谐使命-2017”任务的中国海军和平方舟号医院船,首次访问塞拉利昂,停靠首都弗里敦港,进行了为期一周的友好访问并提供人道主义医疗援助。我们靠岸后,塞副总统福、国防部副部长卡马拉、塞武装部队总参谋长米尔顿中将、卫生部副部长库珀、交通部副部长贾洛以及驻塞拉利昂大使吴鹏、经商参赞沈晓凯、在塞华侨华人、中资企业机构代表等100多人在码头迎接,并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仪式结束后,塞副总统福及其他塞方主要官员登船参观。一周的访问,我们为数千塞民众和在塞华侨华人提供了免费医疗服务,并与塞军联合卫生部、中塞友好医院联合诊疗,开展直升机远程医疗服务、急救技能培训、护理技能展示、环境卫生消杀灭、文化联谊等活动。作为医院船的一员,通过这些活动,我有幸见识了这个神奇的国度。


山城弗里敦

 

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印象中,非洲大片的沙漠,气候炎热,干旱少雨,然而,塞拉利昂并不是这样,这里属于热带季风气候,分旱雨两季,常年气温一般在摄氏24-32度之间,因此,这里终年碧树成荫、鲜花盛开。我们在塞期间,正是塞拉利昂的雨季,气候凉爽,弗里敦是个山城,远看弗里敦,山下阳光灿烂,山顶则云雾缭绕,云雨转换,十分的舒爽。塞拉利昂矿产丰富,尤其钻石闻名全球,然而,血钻也给塞拉利昂人民带来了灾难,内战爆发前,塞拉利昂曾有一个称号——“西非小巴黎”,白沙滩、红树林,独特的自然风光,吸引着欧美的人们来此度假,经久的内战,摧毁了这个国家。直到2002年,内战才结束,我们的车从弗里顿街上穿过,依然可以见到城市里被战火摧毁的残垣断壁。如今,城市里最好的道路是中国援建的城市中心的水泥道路,然而,一出城区,道路便布满洪水冲刷的深沟,泥泞不堪。

拥挤的弗里敦街头

 

作为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塞拉利昂人均寿命不到50岁。近1/5的儿童在5岁前夭折。疟疾、肺结核、伤寒、霍乱和艾滋病等病流行。然而,塞拉利昂留给世人印象最深的还是埃博拉病毒。2014年5月,塞拉利昂埃博拉病毒疫情爆发,一年多的时间,8704人感染埃博拉病毒,死亡3589人,其中医护人员死亡221人。全球谈“埃”色变,紧急时刻,以中国为首的国际社会给与了大力协助,来自中国的医务人员面对“死亡病毒”,深入弗里敦疫区,经过深入调查,找到了传染源,摸清了传播途径,原来,埃博拉病毒主要通过接触传播,当地的习俗是人在死亡后,亲人们在举行告别仪式时要亲吻死者,医务人员当时对于这种未知的病毒缺乏适当的防护措施,这造成了病毒的快速传播,在采取了针对性的措施,疫情的发展得到了有效的遏制。我们此行目睹了当年抗“埃”的主战场,听同行们介绍当年此地如同人间地狱的恐怖景象,想到疾病的凶险以及为抗“埃”献身的同行,不禁百感交集!


弗里敦码头上欢迎的人群


 塞拉利昂缺医少药,全国注册医生仅数百人,中国从上世纪70年代起向塞派遣医疗队,来自湖南的医疗队“承包”了援塞医疗任务,我们此行参观并与来自湖南的同行们共同会诊,为塞拉利昂疑难复杂病人施行手术,这不仅保证了手术质量,病人的术后康复与随访也在他们的大力协助下得以解决。

排队等候看病的人们

 

木棉树


  弗里敦的地标,木棉树,矗立在市区中心的一个交叉路口,有30多米高,据说有500岁高龄。在里曾经是西方殖民者贩卖黑人时集合“黑奴”的地方。塞拉利昂总统府在木棉树附近,这棵大树的一侧,是弗里敦第一个医生的雕像,其时是1950年代,时至今日,穷苦和缺医少药的民众仍然在深深的怀念他。




作者:郑秀海


郑秀海,外科学博士,博士后,副主任医师。长期从事普通外科临床及科研工作,现为中华医学会外科学分会会员,中华预防医学会放射损伤检测与救治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华医学会航海医学分会常务委员,中国医促会肝脏肿瘤分会青年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医药学肛肠外科专业委员会委员,青岛市医学会外科学分会疝与腹壁外科学组委员。河南家园医疗服务小组组长。作为外科医疗专家,多次参加近、远海的各种医疗保障及援外医疗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