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动漫歌曲交流群

【票·资讯】《古墓丽影》北美不温不火,游戏改编电影真不行了?

电影票房 2019-04-17 10:22:33

 点击上方关注 ↑


新《古墓丽影》已经在全球上映。内地票房已破3亿,可以说还是中规中矩,但是该片在本土北美的首周票房不及中国内地,并且近年来《魔兽》、《刺客信条》等等游戏改编电影在北美的表现都不如人意,这类电影是真的不行了吗?

来源:腾讯电影频道

《好莱坞报道》中文站3月18日报道

(作者:Steven Scaife)

虽然像《超级马里奥兄弟》(Super Mario Bros.)和《毁灭战士》(Doom)这些根据视频游戏改编的电影早已经沦为笑柄,不过在新上映的《古墓丽影:源起之战》(Tomb Raider)中,这种电影流派之内的一些东西已经完全能让人接受。在这部电影中,奥斯卡得主艾丽西卡·维坎德扮演的劳拉·克劳馥是一位可信的动作英雄,而且最重要的是,该片让人们享受到了一种《格斗之王》(Mortal Kombat)的快感。这部电影以“经济”的速度向前推动,迅速让观众置身于其可爱的主角身边,然后深入探索一系列的追逐、战斗和特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一切都是有效的。


但为什么要对《古墓丽影》进行翻拍?


安吉丽娜·朱莉主演的两部《古墓丽影》相当糟糕,充满着男性毫无羞耻的凝视、令人讨厌的喜剧式“救助”,以及在每个动作场景中都有的最古老的技术音乐。然而,即使如此,那两部电影也让人觉得,朱莉已经成了劳拉·克劳馥的代言人。《古墓丽影:源起之战》的预告片利用了这种名字识别的优势,以自豪的、填满屏幕的字体写着:“艾丽西卡·维坎德才是劳拉·克劳馥!”

新电影中一些最引人注目的场景,都是直接来自于2013年新版的“古墓丽影”游戏,这最终让劳拉穿上了一条长裤,而不是朱莉那样的性感热裤。在一个惊险的场景中,我们的女英雄通过使用瀑布边缘一架摇摇欲坠的老飞机上仅剩的一个降落伞,从而成功逃生。像许多高预算的视频游戏改编电影一样,这部影片中充满了“爆米花电影”的元素,这也解释了它的一些适应性吸引力。但它缺少的东西,就是一个介于两者之间的故事,这在新的电影改编中变得非常明显。劳拉·克劳馥变成一位倔强的“盗墓者”,更多的是被观众感觉到的,而不是通过故事讲述出来;同时这部电影还填补了一些空白,这就是关于劳拉久违的父亲的一个薄弱的阴谋,其根源在于2013版游戏的后续版本——2015年推出的《古墓丽影:崛起》(Rise of the Tomb Raider)。


《古墓丽影:源起之战》最终“屈服”于它的原始材料的弱点,这可能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它不能在上周末的北美票房榜排名第一。人们经常认为,视频游戏改编电影经常无法在改编的适应过程中生存下来,因为剥离了它们的交互性,使得这种电影失去了游戏中的核心吸引力,仅留下细小的角色和衍生的平庸故事,在一定程度上,这种事也在《古墓丽影:源起之战》身上发生了。但是,劳拉在岛上生存的原始前提,足以创造出一部完全可以通过的动作片,这足以说明游戏改编的问题首先跟适应哪款游戏有关。

视频游戏改编电影的历史,有点儿类似于我们将一切疯狂改编成电影,以适应任何与品牌认知最微弱火花的“预览”。除了《古墓丽影》电影以外,《杀手》(Hitman)游戏也被两次改编成电影——2007年的《杀手:代号47》(Hitman)和2015年的《代号47》(Hitman: Agent 47),另外还有四部热门视频游戏被改编成电影——《铁拳》(Tekken)、《死或生》(Dead or Alive)、《街头霸王》(Street Fighter)以及《格斗之王》。这种电影流派并不完全以其讲故事而闻名,想想由《极品飞车》(Need for Speed)游戏改编的赛车电影,想想照明娱乐公司对《超级马里奥兄弟》改编成电影的第二次尝试,就在那部人们都不想谈论的灾难性的真人电影的25年之后。也许《超级马里奥兄弟》改编成动画片会比较有效,但请注意,虽然马里奥也是史上认可度最高的视频游戏的主角,但他的词汇量也仅仅比口袋妖怪略多一些。


这些游戏都没有必要被改编成电影,虽然有些视频游戏改编电影看起来相当不错,那是因为它们讲出了非常体面的游戏故事。不过《魔兽》(WarCraft)电影最终感觉就像是一场幻想,这是因为“魔兽”游戏非常吸引人,因为它们对于如此多的幻想文学有多么沉重,让你所读过的所有兽人都触手可及。乔治·A·罗梅罗对《生化危机》(Resident Evil)的影响是全部的要点,《马克思·佩恩》(Max Payne)将慢吞吞的侦探小说与空中的慢动作融合在了一起,而这主要归功于吴宇森,游戏中的第一场比赛甚至重建了《黑客帝国》(The Matrix)的大厅场景。这些游戏并不是大胆的、原创的想法,而是从其它媒体中获取熟悉的概念,这使得它们更适合被改编成电影。


并不是要贬低这些电影背后的创造力,例如马克·沃尔伯格主演的《马克思·佩恩》,由于对游戏中标志性的枪战深感不安,因此在影片中将这些暴力场景简短化,而《生化危机》系列电影则转向他们自己怪异的方向。不过反过来,改编不友好的游戏素材也依然可以获得创意成功,例如漫画家瓦伦·艾利斯为Netflix打造的动画系列《恶魔城》(Castlevania),该作品成功扩展了合法参与的细节材料。


但是,在制作视频游戏改编电影的每一次尝试中,下一个重大事件都是明确的优先事项,哪些游戏可能是可识别的名称,哪些游戏可能具有可以很好的转换到大银幕的故事;即便即将上映的《狂暴:世纪浩劫》(Rampage)最终被证明很棒,也没人会觉得道恩·强森能做到这一步,是因为游戏中怪物冲击摩天大楼的故事背景很丰富。

实际上,一些动画才是最成功的视频游戏改编系列,《神奇宝贝》(Pokemon)每一季都提供了足够的空间来探索其世界的角落,该系列更少依靠高风险的冲突,而且也不是对独特概念的自由运作。视觉小说游戏是影视改编的“密集区”,因为这种游戏跟玩家的交互性比较少,而更多依赖讲述故事。根据时空旅行主题游戏改编的动画电视剧《命运石之门》(Steins;Gate),就没有出现什么不合适的地方,因为它的原始素材既是原创性的、吸引人的情节,同时也有对角色的可视化影响。电影或许可以效仿这些例子——远离《使命召唤》(Call of Duty)或者《我的世界》(Minecraft)这些游戏,而是讲述《德军司令部》(Wolfenstein)中纳粹统治的历史,或者是《Psychoanuts》游戏中离奇的精神夏令营,这些游戏都能通过强调配角的特征来补充强大的概念。


《古墓丽影:源起之战》展示了改编一款并不太适合改编的游戏的可能性,但它仍然比大多数这种类型的电影更加出色,这部电影利用游戏的品牌价值,为观众带来了一部可接受的影片,以及一位能打的女主角,这是更多电影所需要的。最重要的,它说明在未来对视频游戏进行改编时,在原始材料的选择上要更加挑剔,要更多选择像“古墓丽影”甚至更适合大银幕改编的游戏。

(翻译:嘟嘟)

- THE END -


电影票房微信号:dypfboxoffice聚焦电影产业、关注电影市场                                    

这里是第三方票房统计机构,圈内著名公众号@电影票房投稿、合作或者其他事宜可直接回复本微信,或者加小编私人服务号:piaofang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