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动漫歌曲交流群

专访丨Chinese Football:97一代给我们的青春热血还没冷却!

看见音乐 2019-01-10 16:09:47

来自武汉的独立摇滚乐队Chinese Football在这个周末作为嘉宾乐队与日本女子数学摇滚乐队Tricot一块儿进行了上海北京两站的巡演。乐迷们爱称为“国足”,而他们在音乐里也一直坚持着国内少见的日系青春励志色彩。最近他们刚刚完成了一张EP。趁着“国足”与Tricot在上海演出前的空档,我们和他们聊聊了他们的音乐,他们的日系青春物语和还没冷却下来的97足球热血!


采访:Jack
答:徐波、李立鑫、王博


大概是什么时候得知能给Tricot做嘉宾乐队的?你们之前对她们有什么了解吗?
徐波:当时我们得知Tricot要来中国演出的时候就很兴奋,因为本身她们就是我们很喜欢的乐队,所以我们就自己主动争取当她们的嘉宾。对她们的认识最开始是从她们的两支PV,一首歌是《G N S》,另一首好像是“梦见的少女”(《夢見がちな少女、舞い上がる、空へ》)。我记得当时我在微博上转发的时候就说她们是Number Girl和té的灵魂附体,可能是有种羡慕嫉妒恨的感觉吧,因为他们把我们喜欢的又很想做出来的东西做得非常好,而且又是几个女孩子。



这次演出是要北京上海连演两场,会不会觉得累?

李立鑫:其实在外面演出的话主要消耗的体力都是在路上赶路,所以我们乐队演完之后都会很早回去休息。所以我们也挺佩服那种演出完还特别摇滚,能和当地的主办方或者是同好一起喝酒喝到深夜完了第二天一大早还要赶车那样的。我们几个还是比较注意休息的。



平时在武汉以外的城市演出机会多吗?

李立鑫:去年不太多,我们好像都把重心放到各自的生活上了,只是一块儿筹备了一下专辑的录制。所以这次来上海前我们今年只参加了一场武汉大学的校园演出,其余时间基本都在录专辑了。



在外地演出压力大吗?

李立鑫:压力可能最主要来自演出频率吧。最近我们演得少了,大部分时间都窝在棚里头,所以还是有点紧张的。


2014年11月国足在广州无解音乐周末演出


感觉国足一直不是特别多产,能聊聊你们的创作状态吗?
徐波:平常我们基本上是集体创作为主,会根据我们一块儿演奏的状态反复修改优化。另外编曲上的话我们好像总有一种想挑战自我的感觉,总想尝试点不一样的东西。这些都挺花时间的。然后排练的频率,我们一周可能只有两次,一次也就差不多两个多小时。所以创作上时间就不是特别够了。其实我们平常自己生活中还算是高产的,我们音乐动机挺多的,但是要把这些动机完全变成国足的东西呈现给大家可能就花得久了点了。



这次的EP里面的歌基本上是什么时候创作出来的?

徐波:主要都是我们从组队到现在积累的作品了。大概有十首左右吧,算是对过去这个阶段的总结。




我看国足的豆瓣小站上给自己贴了一大堆的风格标签。而可能大部分乐迷了解你们是从一些演出的介绍上,会认为你们是一支数学Emo团。那你们自己究竟怎么考虑的?
徐波:风格这个……我们还真挺纠结的。本身骨子里我们都喜欢Envy,fugazi这些硬核的乐队,但是又在Jimmy Eat World和Get Up Kids这些很矫情的音乐里度过青春期,而我们自己想表现的东西又是像Number Girl或者Cap n’ Jazz这种横冲直撞的感觉,然后…我们又想兼顾有The Sea and Cake这样甜美感觉的旋律。所以风格这块就很纠结了。

话虽然这么说但其实我们对自己想表达的东西和最后的成品还是比较有数的。那关于数学Emo这样的形容,我觉得不管准不准确,至少能说明我们在音乐上有两个侧重点吧。第一个是我们在器乐的编配上有探索精神,第二就是我们歌曲里面情绪表达会很强烈。所以从这两个方面来说,数学Emo这个标签还有有一定的科学之处的。风格这个东西是重要,但我们自己明白想表达什么,所以贴什么标签其实倒是次要的。



国内像国足玩日系的摇滚乐好像不是很多,为什么你们会喜欢这种感觉的音乐?

王博:日系也并不能完全地代表我们,有这种感觉可能是因为两点吧:第一我们几个喜欢的乐队基本都有日本的乐队,我们创作的时候肯定会受到他们影响;第二大概是因为我们歌里面那种青春和挫败的感觉和日本青年文化的审美挺接近的。所以…其实我们也不是刻意要做一支日系乐队(笑)。



那平时喜欢日本的一些文化吗?比如动漫?

王博:我超爱看动漫和漫画的。

徐波:我们都还挺喜欢日本的,但是创作上没有刻意追求日系吧。我觉得我们的音乐还是更接近那种90年代美式的东西。日本的乐队更多是给我们提供很好的参考,或者说翻本。因为日本的好多乐队在西方的独立摇滚和东方的那种细腻含蓄的感觉之间平衡得很好。这点其实对我们很有借鉴意义。



国足的歌里面有很强的青春的感觉,不论是音乐还是你们的歌词。那话说回来你们现在这个年龄还觉得青春吗?

徐波:我在歌里面描述的确是都是我自己的一些状态,概括一下的话就是青春、幻想,接受平庸但又不太甘心,其实我也搞不太清楚这到底算不算青春(笑),看他们怎么想的吧。



那关于青春你们会更多地向表达阳光积极的一面还是残酷的一面?

王博:我觉得青春对我来说可能是一种遗憾吧,我的青春还挺残酷的。




关于Chinese Football这个队名,你们在自我介绍里说是因为“怀着对97一代的国足和对97一代的独立摇滚的热爱”而有的。97这个年份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徐波:其实队名我们起得挺随意的。关于97的话主要有两方面吧。首先我自己一些很喜欢的乐队和音乐基本都出现在90年代末了,比如说像Promise Ring的30 Everwhere(1996),Mineral的Power of Failing(1997),Sea and Cake的The Fawn(1997),American Football的同名EP(1998),Jimmy Eat World的Clarity(1999)等等。再一个在日本的独立摇滚圈也有一个“97世代”这么一个说法,包括Supercar,Number Girl这些,我们都挺喜欢的。音乐这块我们会从那个年代的独立摇滚里汲取很多养分,所以会有这个情结。

第二个方面就是因为97一代的国足。最初对国足有深刻的印象就是那一代的球员,像范志毅啊,郝海东啊这些。情怀在那,所以在文案里我们就写了“97世代”。



那你们觉得足球和摇滚乐有什么交集吗?

王博:都充满了能量!



那对现在的国足还有关注吗?

所有人:现在很少看球了(笑)。




你们很多歌都和运动有关,平时都喜欢什么运动呢?
徐波:我喜欢打篮球。

李立鑫:他是国家二级篮球运动员。



那篮球你喜欢哪支球队?NBA里面的?

徐波:篮球这两年也接触少了。NBA的话我还停留在乔丹、皮蓬、罗德曼那个年代。

李立鑫:那也差不多是97那个时候。

徐波:对。



平时音乐爱好都是怎么样的?

徐波:平常早上起床的时候喜欢听听Nujabes,午睡的时候听听Youth Lagoon这种迷一点的。要是心情不好我就听听高木正胜,心情特别好就听Blood Orange。晚上睡觉听一点James Iha,开车的话就听Supercar。一个人呆着听Bright Eyes。因为听音乐也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所以也不会特定要听哪一类的音乐,就根据平常的状态选择听什么吧。



听说李三儿(李立鑫)你喜欢TFboys?!

李立鑫:是真的!我们在豆瓣小站上的那些各自的喜好都是非常认真地填的。可能我之前把我从小学就开始听的那些烂熟于心的磁带、专辑、歌手啥的全部都写上去了,写了七八行。后来觉得太复杂了,人也不要一直盯着过去嘛,得向前看……我是真的喜欢TFboys!我最喜欢的是易烊千玺。



最近有在听什么新的音乐吗?

徐波:听新的比较少,因为我们自己在录音嘛,所以基本上听自己的东西。我昨天来上海的火车上听了个乐队,叫Alvvays,多伦多的一支乐队,感觉很简单很轻松,也有种夏日的感觉。

李立鑫:最近在听的最多的可能就是Envy和台湾的橙草乐队的新专,因为我要把它们听熟了再换别的听。

王博:我最近在听嶺川貴子,感觉她那个电子很牛逼,真的不太像90年代的东西,所以最近就反复地听。



国足下半年有什么动态?发了EP之后会有巡演吗?

李立鑫:其实是因为我们专辑录完了但混音还没结束,这次带的EP是我们这两天要和Tricot在上海北京演出,就临时赶工了两首带出来。专辑的话我们预计是9月中下旬发,因为要留足够的时间去领版号,还要做专辑的封面设计,可能也会尝试拍一到两首的MV吧。巡演应该在年底,趁周末大家休息,走大概七八个城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