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动漫歌曲交流群

【爱漫话】诸暨这位“乡野村夫”很传奇!诸暨人心头的这碗菜,竟被他变这么美!

诸暨日报爱诸暨 2018-12-05 16:57:03


乌干菜,白米饭,

大抵是很多诸暨人心中深藏的童年记忆吧。


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

一碗白米饭加一撮乌干菜,

便是有滋有味的美味了。


前不久,诸暨有一位笔名叫阿涩的插画师,

画了一本名叫《乌干菜 白米饭》的绘本。



这本书,还入选了2017第十三届中国国际动漫节分会场第三届中国(杭州)国际青年插画漫画双年展。


阿涩,生于诸暨乡村,70后,上虞师范毕业。

多年来,他默默耕耘在乡村小学,教书育人;而他的另一个身份,却鲜为人知,那便是中国知名的独立漫画者、自由插画师。

他称自己为:“无门无派,乡野村夫,手绘艺人。”


《乌干菜 白米饭》的插画,

只用了蓝与黑两种颜色。

阿涩说,蓝色是他对家乡的印象,

那样的恬静而美好。



乌干菜在阿涩的画笔下究竟是怎样一种味道?



年前,外婆从地里收割了新鲜的芥菜,在河里清洗干净。



晒了几天的芥菜蔫答答的,就可以腌制了。外婆早就准备了大缸,能腌上很多。



先用铡刀把干芥菜切碎,再和着粗盐一起搅拌,填实。我也是好帮手。



大缸里腌菜更讲究些,外婆一层菜一层盐,层层压实,不留出一点空隙。



填好的腌菜一定要用力踩踏,直到踩出菜汁来,最后还要压上大石头。



个把月后,腌菜就出缸了。趁着大晴的日头,在露天下晾晒成干菜。



刚出缸的腌菜冒着酸酸咸咸的气味,进台门里的人闻到都要流口水。



干菜放久了才乌黑变软。蒸上猪油,就着白米饭,是我们一年到头的美味啊。



看着这些画,

你是流了口水还是湿了眼眶?


那些夏天的傍晚,在深蓝的天空下,

一家人喜欢把桌子搬到院子里吃饭。


乡下人家,每日饭桌最常见的就是乌干菜。

一张小方桌,一个大白瓷碗,盛在碗里的乌干菜油黑发亮。


这些故事,是阿涩的回忆,也是每个诸暨人的回忆。


你站在大缸里踏过咸菜吗?

你偷吃过还没晒干的乌干菜吗?

你带着一大杯乌干菜去住校过吗?

……

今天,小编邀请大家来评论区,讲讲自己和乌干菜的故事。



【想看更多关于插画师阿涩的故事吗?请关注今日诸暨日报文化周刊头版】


—— end ——


文 | 记者 何珠华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长按二维码关注  触摸真实的诸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