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动漫歌曲交流群

DAILY丨《Jump》迎来50周年,漫画家们都送上哪些肺腑之言?

漫画星空社 2019-01-10 10:04:36



日本国民级漫画杂志《周刊少年Jump》迎来了创刊50周年纪念,从3月19日开始在东京六本木的森美术馆举行了盛大的回顾展览。与此同时,官方网站也同步推出了特别活动——邀请诸多90年代一路走来的Jump漫画家们,说说这些年来自己的心里话。


我们挑选了多位大师级漫画家,听听他们如何看待这段激情燃烧的漫画岁月。当然了,除了官腔和热血,最后还是不缺那位瞎说啥大实话的老害……



岸本齐史:根据Jump历史的各个方面综合考虑后,我认为成就这个杂志的,不是漫画编辑也不是漫画家,而是从无数娱乐活动中选择了漫画、喜爱漫画的读者们,特别是那些品味非常好的选择了Jump的读者。作为成就少年Jump历史的一人,这让我感到十分骄傲。


荒木飞吕彦:为了正月的合并刊,最近会有和所有连载作家们的封面的拍摄,能够和各位老师们见面真是太好了!



井上雄彦:意外回忆起来的是,在工作的时候和staff一起吃的便当和面条外卖。我喜欢篮球,自己能画的东西应该说除了篮球就没有了。在梦里把这个想法刻画在了纸上,就像最开始打篮球一样,有一种只要去画就会越画越好的感觉。真是一段激情澎湃的绘画生涯,谢谢。


久保带人:1989年第一次买Jump,直到96年出道为止,我作为Jump读者的回忆几乎全是关于90年代的,这里面的所有作品我都觉得非常怀念!《丧尸粉》刚刚决定连载的时候,我因为还没有做好准备不想连载,在编辑部傻坐着被编辑长痛骂了一顿,现在想起来还真是段不错的回忆。



桂正和:电影少女也好,《I’s》也好,其实都是我不想画的恋爱类型,但真正开始去做了以后,却觉得相当有趣,非常快乐的深深刻入了我的内心。恋爱类型的漫画需要使劲开动你的脑筋,虽然觉得非常吃力,但最好还是按照合适的想法画下去了。他们便成了我在Jump里画画的回忆,都是非常棒的作品!


鸟山明:在以前,我是不参与龙珠的动画的,但是现在台词和故事设计一类的事务我都有参与。现在动画的故事已经没有什么秘密,我也已经可以不用再画画了,但当年的事也是历历在目。总之现在我已经变成了一只不想画画的树懒。



尾田荣一郎:就算一直画一直画,也没法上杂志连载的地狱般的两年,现在想来不过只是短短两年时间,但当时已经到了质疑自己“还要继续做漫画家吗”的关键时刻,小时候梦想中闪着光辉的漫画家之路变得昏暗而不确定,如果屈服了,就完了。《海贼王》是我最后的杀手锏,去把路飞!让我成为漫画家吧!然后,我就成功了,太好了!


高桥和希:游戏王经过20年的连载,我对在Jump的历史上保持过一段时间的第一名这件事高兴的不行,同时也真心感谢为我鼎力应援的粉丝们。漫画、动画、卡牌和新媒体组合在一起,在众多人的力量下才确立了“游戏王的风格”,我做到了自己能做的极限,现在想起来真是非常开心。



最后让我们调整一下呼吸,来听听富坚义博老师的肺腑之言。


富坚义博:从连载的最初到现在,这4年来心情有很大的改变(指刚刚开始连载的时候),因为发现赚来的钱有70%都要拿去缴税!也就是说一天工作20小时的话,其中有14个小时都是在当雷锋,一想到这里,就很想在半夜冲出门狂奔,如果当时有驾照的话那就糟了。感觉自己的身体、生活和心灵都已经支离破碎,所以对于Jump卖出653万部没什么太多的感想,我是个玩家,我何必为了游戏里的主角达成成就而高兴?顶多就像画素对话框般喊万岁这样。



所以说这才是真正的原因?


不过话又说回来,此一时彼一时,现在这些税款对于富坚老师来说都是小钱儿,但是他还是不画画,是因为最近他又有了新的爱好——






文/阿市



本文是由星空社发布的原创文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



漫画动画游戏音乐

专访业界深度闲聊

映画玩乐动态条漫次元回收仓

DAILY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