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动漫歌曲交流群

“正能量”的不正之风

安利微刊 2018-03-11 22:49:41

印象中似乎是从凡客开始用“正能量”作为广告语之后,这个词开始迅速地窜红网络。一时间各种“正能量”充斥着身边世界,“要做个充满正能量的人”,“不和负能量的人交朋友”等说法随处可见。在轰轰烈烈的正能量运动中,可以清晰感受到人们对积极、乐观、活泼、健康、向上等部分的钟爱,和对消极、悲观、退缩、软弱、怀疑等部分的排斥。然而在“成为一个充满正能量的人”的过程中,仅仅追求正和排斥负显然是不够的。

能量本是一个整体,硬生生地劈开成正与负,就像将一个完整的人标注成“好人”或“坏人”,强调哪面都会忽略掉另一面。虽然这种片面极端的思维模式是童话故事、动画片或黑白战争电影的核心,在成人世界中同样大量存在,但有时候存在的合理性确实是需要深思的。

真实的世界是复杂的,好与坏、善与恶、悲与喜、阴与阳所有东东都是混合在一起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那美克星人可以浑身一使劲儿就分裂成神仙和短笛大魔王,但地球人却没这个本事。而且就算神仙和短笛身体思想上可以各自独立,但是一个死掉另一个也跟着玩完,可以说鸟山明大叔思路还是比较严谨的。

既然这辈子甩不掉我们身上负面的东西,我们没有选择,必须学着与自己身上消极、悲观、退缩、软弱、甚至邪恶的、我们常常不喜欢的那一部分相处。心理学常常讲自我接纳,接纳的攻坚对象恰恰就是这些我们不喜欢的部分。“正能量”这个概念最大的恶处就是严重阻碍了接纳的过程,当你只要正的不要负的时,负的痛苦又会叠加上负的内疚,负的你该到哪里去呢,难不成去阴间么。它哪也去不了,只能如影随形地跟着你,继续摧残你,直到跟你去阴间——或者直到你开始学着接纳它。

根据一路以来的传统教育理念,与自己作战,战胜负面的自己貌似才是比较“强大”的表现,但这也就只能停留在貌似的程度了。概念上这其实很容易理解,历史上历来没有人能用武力把坏人揍成好人,无论多强大的镇压引发的只能是更强力的反抗。现实中往往也是一目了然,捂着内伤故做强大的外强中干式的虚弱,闭着眼也能感觉出来,因为这种“强大”绝对跟淡定没有关系。

排除个别神经冲动缓慢悠长的生理因素,童鞋们梦寐以求的淡定跟接纳的关系是非常亲密的。而接纳“坏”的自己并不等同于“我就是混蛋,爱谁谁”这种耍混蛋模式。接纳,是一种怀着慈悲心的理解,理解自己的软弱、无能,理解自己的局限,理解自己的七情六欲,理解自己只是一个凡人。而这种接纳,其实就是在爱不完美的自己,被爱的自己才能平息愤怒与焦躁,才能坦然存在于世上。同样,能够这样爱自己的人,也可以发展出爱别人的能力。相反,一个动不动就鞭挞自己的人,会鞭挞别人也就丝毫不奇怪了。

这么说完,似乎产生了一种“接纳是一切答案”的轻松愉快的幻觉。然而现实世界的困难在于知道跟做到完全是两码事,接纳的修炼是一个漫长的旅程,完全的接纳甚至可能是一种理想。乐观的一面是,只要走在这条路上,你就已经在受益了。

(作者:欧麟,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中美精神分析联盟(CAPA)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