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动漫歌曲交流群

冲天之歌:曾有一群年轻人 牺牲爱情与一切 只为在天空挥洒热血

凤凰网历史 2018-07-11 08:50:56






1211日(2015年),张钊维导演的纪录片《冲天》上映了,此片记述了抗战时期空军的牺牲,以手绘动画传神地追摹了当年空战的景致,并且使用了和飞行员有紧密缘份的女性视角:刘粹刚之妻许希麟、高志航之女高友良、陈怀民的妹妹陈难、林恒的姊姊林徽因、张大飞的无缘恋人齐邦媛……通过他们与她们亲笔写下的文字,以及一点亲身讲述,我们得以接近她们曾经历的时代,与那当下的情感波动。


这样的拍摄取径,使得此片丝毫不流于说教;另一方面,它也冷静而恰到好处地勾勒了时势,不落入只重儿女情的另一极端。张钊维导演曾多次表示:这些年来,他念兹在兹的,就是怎么把我们华人这一百多年来的故事说好。经过他早年那本我们研究流行音乐都要看的《谁在那边唱自己的歌-台湾现代民歌运动史》,以及包括《陈独秀》在内的多部纪录片,现在他以《冲天》给出了一个端凝而感人的答案。简单讲:看过的都说好。目前它还在院在线映,但跟其他纪录片一样场次不多,有兴趣的可以等待往后持续举办的特映会或者DVD。


《冲天》的片尾曲,使用了以空军为主题的名曲〈西子姑娘〉,由今人史茵茵演唱,观众反应甚佳。这里我就来谈一谈,〈西子姑娘〉这首歌好在哪里,史茵茵的演绎,又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图片来源:《赤空凝碧血-空军34中队815号机殉难14烈士纪念集》,1993年。(作者提供)


西子姑娘


词:傅清石  曲:刘雪庵


柳线摇风晓气清 频频吹送机声

春光绮旎不胜情 我如小燕 君便似飞鹰

轻渡关山千万里 一朝际会风云

至高无上是飞行 殷勤寄盼 莫负好青春

───

铁鸟威鸣震大荒 为君亲换征裳

叮咛无限记心房 柔情千缕 摇曳白云乡

天马行空声势壮 逍遥山色湖光

鹏程万里任飞扬 人间天上 比翼羡鸳鸯

───

春水粼粼春意浓 浣纱溪映花红

相思不断笕桥东 几番期待 凝碧望天空

一瞥飞鸿云阵动 归程争乘长风

万花丛里接英雄 六桥三竺 笼罩凯歌中       


〈西子姑娘〉是「先词后曲」之作:傅清石将军作了词,刘雪庵再将之谱曲,而且作了两个版本,流行歌曲版本原唱为陈燕婷,现在已很难找到录音,我们现在最常听到的是周璇所唱,史茵茵也是唱这一版;艺术歌曲版本比较罕为人知,现也有姚莉的演唱存世。


*姚莉版 http://www.xiami.com/song/3511103


在华语流行歌曲近百年的历史上,真正将古典诗词与西式音乐融合良好,而且是原创的成功之作,恐怕不超过十首,而〈西子姑娘〉就会是我想到的第一首。先看它的歌词吧:词是在尚未有曲的情况下写成,而我们可以看出,它是非常正宗的古典诗词路数──《诗经》的三段体,加唐宋词的长短句式。清末西方音乐传进来,你去问中国文人,我们可以怎样给这种音乐写歌词,十个有九个会这样想、这样做。所以大家不要因为自己不熟这些就觉得很了不起。


三段体的要领很简单:讲同一件事的不同方面、不同阶段,在这里就是想象起飞时、飞行时、归来时的景致。长短句也有通则可循:波浪形偶数字平仄相间,虚实交错,情景相映,开合变化。下面把第一段歌词标上平仄记号:


每一句偶数字,不是平仄平,就是仄平仄;这一句最后一个偶数字若作平声,下一句第一个偶数字也作平声,这是唐诗所形成的格律,后人作词曲照用,即便还不知道要配什么曲子,也这样做就对了。虽然如此一律套用,未免有些死板,但这个节奏,自然可以作出「高低低高」或者「收放放收」的起伏走势,使词句本身自带音乐性,作曲家就好发挥。


你可能会赞叹它的格律严谨整齐,但我说,光做到这点,并不足以为好词;这在以前是诗词的基本规则,通晓音律的大咖这样做,不明究理的小咖也这样做,没什么了不起的。而且,现在写的是国语歌,国语因为去掉了入声字,平仄和古韵已经有所不同,如「六桥三竺」的「竺」原是入声字,但在国语是ㄓㄨˊ二声,这就出问题了:诚然作诗词可以只用一套诗韵,不管语音的变异,但是写歌是要唱的,似乎就该管一管。怎么办?答案是不怎么办,曲子配到顺畅就好,你听这里「竺」字就是拉长、上扬,符合二声字走势的,听起来唱起来都很顺,就不用再纠结那死板的平仄规矩了,毕竟这格律本来就是为了好听而存在的。


所以说,真正了不起的,是刘雪庵所配的曲子,不但在声韵上配合了歌词的平仄走势,而且在声情上将词中的画面展现到了极致。


*周璇版http://www.xiami.com/song/1773204903



请看谱,听周璇的版本,第一句「柳线摇风」,前三字「柳线摇」的音阶是一个上行接着一个下行,宛然是微微摇曳的柳树,而紧接着,「风」字突然一个高七度的长音出来,如此嘹亮,像不像突来一阵强风,将柳叶吹得笔直?


而这一阵风过去,又是一个上行接下行,「晓气清」将画面拉远,坐实下来:啊,是清晨。接着下一句,是略低的一波,波锋「吹」字拉长,细细地吹;「送」字短促,轻轻送下来;送什么呢?飞机声。这里「机声」其实倒字了:两个一声的字,唱起来却是最低的三声,我们写歌一般应该避免在紧要处出现这种情形,但这里它倒得很合理:飞机引擎的轰鸣声,就是这样低沉的。


下面每一句,我们都可以这样看,开动你的感官与想象,去听周璇唱得有多么契合:她唱「绮旎」,那旎字微微的转折顿挫,就完全让你体会到何谓绮旎;她唱「际会」,也不甚用力,但就能让你感受到一种自信、乐观,等待着挑战的心持。神妙的是,二、三段的旋律完全一样,而「铁鸟威鸣」、「春水粼粼」的画面也都一样生动。


词曲咬合有三原则:节奏相合、声调与旋律合、声情与文意合;这首〈西子姑娘〉词与曲的契合程度,虽然也不是百分之百,但在紧要的字眼上,却都做到了百分之二百,从整体看,这整齐的词和齐整的曲,配起来也是如此珠联璧合,真是奇迹!就连刘雪庵本人,也似乎没能再来一首。你听姚莉唱的艺术歌曲版本,也可以听到它作曲、演唱都很注意要表现字词里的声韵和意境了,但是一段听下来,就是觉得别扭──它或许是一首合格的曲子,姚莉唱得也很好了,但它就是达不到栩栩如生的境地。为何如此,学过音乐分析的科班同学或可为我们讲讲看,但我的直觉是这样的,而在音乐的世界,一向是直觉大过学理。


讲完词曲,现在来讲演唱。我们可以听到,《冲天》史茵茵的版本,和周璇版是完全不同的风格。导演说,因为原版的调性不太适合这个影片,所以找史茵茵来演绎了一个新版。


这个选择是相当明智的。一因为,如果要学周璇,没有人能超越周璇;二因为,周璇的版本的确不适合《冲天》。


周璇版和史茵茵版最大的差别在哪里?在:一个是「入神」的唱法,一个是「出神」的唱法。


换句话说:周璇是自己成为那个盼望君亲的姑娘,史茵茵则是在一个距离之外,「唱出」、描绘出那个时代的那些乐观、那些盼望。


这是截然不同的心态与姿态。


再换句话说:周璇是演员的唱法,史茵茵是旁白的唱法;周璇是剧情片的唱法,史茵茵是纪录片的唱法;《冲天》是纪录片,是时隔七十年的纪录片。


于是,史茵茵能以她自己的感触,演绎出她所理解的〈西子姑娘〉。如「柳线摇风」的「风」字,她就不昂扬,而是低下来、收下来。为什么呢?因为七十年后的我们知道,那些飞行员,几乎全都壮烈牺牲了。我们已经知道这些故事的始末,再追想起这首歌,那阵风,就会感到一种沧桑、一种反差。史茵茵就是唱出这个反差。


周璇则是忽略这浪漫想象与残酷现实之间的反差──她可以忽略,她也必须忽略,哪怕她在录唱时的1948年也是历经离乱的妇女了,但她的任务是沉进去,如她在电影里一贯的「小红」形象,演出那个纯情而乐观的姑娘,以达鼓舞空军、赞美空军的目的。她做到了,而且她就成了这种形象的标准,再没有人能超越她。




《冲天》不是乐观,不是赞美,而是在乎呈现那群每一次上天,都不知道能不能回来的年轻人的决意与怅惘。张钊维导演达成了他给自己下达的这个任务,制作此曲的王希文、苏子茵,也与史茵茵一同对此作出了共鸣。至此,隔了两代人,〈西子姑娘〉总算出了一种对得起原版的新唱法了(大家可以去找其他歌手的版本,你会深深体会到什么叫天差地别,什么叫完全不能听)。我们空军的故事,也总算出了一种不同于以往刻板的国族主义,或者冷峻的现实主义史观的讲法。


《冲天》对我们的历史学者、影像工作者而言,当是极好的示范;周璇与史茵茵的〈西子姑娘〉,对我们的词人、音乐人来说,同样具有极大的观摩价值。数十年来,一直有人致力创作「中国风」或曰「古风」的流行歌曲,然而佳作甚少,一般往往只做到一些片面,稍好一些的,和傅清石、刘雪庵、周璇那一辈「去古未远」,尚有「正法传承」的作品相比起来,也总是少了许多含蕴。到底是少了些什么讲究?前人做到的,我们都做不到吗?我认为,我们不必能做到跟前人一样,但我们可以学习他们处理文字、语音、歌唱与情感的各种仔细,斯能作出不失古典精髓的新声。


谨以此文,向《冲天》纪录片全体工作人员致敬,也愿所有关心诗词传统与流行歌曲的朋友,多多细听几遍〈西子姑娘〉。



*作者台北人,台湾大学历史系学士,北京大学历史系中国近现代史硕士,香港浸会大学人文与创作系博士候选人;作家、历史研究者、也是漫画工作者。2013年创办「恒萃工坊」,目前的产品有《易经纸牌》和《东方文化学刊》。

本文已获作者授权转载。


★★★★★★★★★

凤凰网历史:让历史照亮现实



★喜欢这篇文章?

欢迎转发至朋友圈或您的好友。



★对本文有想法?

回到首页,在“发送”栏输入观点。



★想看更多猛料?

点击页底阅读原文,移步凤凰新闻客户端。

-------凤凰新闻客户端,天天有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