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动漫歌曲交流群

龙界天 曲朝霞 | 《进击的巨人》的角色魅力

跨海建桥 2019-11-08 11:08:34




龙界天,男,长春理工大学外国语学院研究生,研究方向日本文化。

曲朝霞,女,长春理工大学外语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日本文化。



日本动画片《进击的巨人》自2013年4月开播后,引起了广泛关注和探讨,并在上半年日本动漫在中国的排行榜里排名第一。这部动画片的成功之道在于场景和人物造型、角色设定、故事情节和其内涵。以及合理的营销策略和争议性话题等因素。



《进击的巨人》是日本漫画家谏山创所创作的漫画作品,也是一部由WIT STUDIO所负责制作的动画作品。谏山创的漫画版《进击的巨人》在讲谈社旗下的漫画杂志《别册少年magazine》上开始连载,曾获得2010年「NEXTブレイク漫画ランキング」BEST50(NEXT漫画排行榜50强)第2位,《这本漫画真厉害!》2011年男性榜第1位,讲谈社漫画少年部门奖等诸多殊荣。2013年4月6日,由WIT STUDIO改编的同名电视动画开始在日本播放。根据《动感新时代》6月号刊载的读者投票排行榜来看,今年上半年日本动漫在中国的前十名排行榜里,《进击的巨人》排行第一。同时,市场上出现了进击的巨人的贴纸、玩偶和徽章等衍生产品,网络上甚至出现了巨人形象的便当。在2014年第64届红白歌合战上,《进击的巨人》的片头曲《红莲的弓矢》也作为亮点登场。由此可见,该动漫在日本和中国都引起广泛反响。特别是对于热衷日本动漫的青少年来说,《进击的巨人》带来的不单单制作精良又十分刺激的画面,曲折而又丰富的情节,更重要的是《进击的巨人》给当今中国社会的青少年心理上带来一种特殊的刺激,从而大受欢迎。


谏山创(1986-  )日本漫画家


《进击的巨人》作者谏山创出生于1986年,毕业于大分县立日田林工高等学校、九州专门学校设计者学院漫画学科。在杂志访谈中,他提到曾向周刊《少年jump》投稿,被编辑说其漫画不适合该杂志风格,被要求更改风格再来,但他坚持风格不肯让步。在访谈中,他透露巨人的设计灵感来源诸多游戏、漫画、电影和网站,也曾透露是由一个“读者”变为“作者”的成长经历。


《进击的巨人》漫画从2009年在讲谈社旗下的漫画杂志《别册少年magazine》上开始连载。单行本2011年3月由东丽出版社出版,截止至2013年8月为止,漫画12卷累计发行量突破2800万册。我国凤凰文化出版有限公司已经购买了《进击的巨人》漫画版的版权,并于2013年发售。动画版的《进击的巨人》由铃木哲郎担任监督,2013年4月6日日本电视台每日放送首先开始播放。我国爱奇艺网络电视也买下版权,与日本同时同步播放这部动画片。动画版的《进击的巨人》内容大概同漫画版相同,第一季总集数为26集(包含1集回顾篇),节选自漫画前33集。


动画片《进击的巨人》叙述了一个虚构的人类世界。悠长的历史之中,登上食物链顶端的人类一度被一种莫名出现的巨人捕食而几近崩溃,这种巨大的食人生物,杀戮成性,又很难被人类杀死,拥有极强的生命力。幸存下来的人们建造了三面巨大的防护墙来阻止巨人的入侵。不过作为“和平”的代价,人类失去了到墙壁之外的“自由”。如同被圈养的畜生一般安稳地生活着。主人公艾伦对没有见过的外界十分憧憬,梦想着有一天可以自由的生活在世界上,他不同于惧怕巨人且盲目相信墙壁会保护自身安全的生活在墙内的大多数人类,并对人类所丧失的自由抱有向往,他想到墙外的世界去探险而被视为异端。正在人们安逸了一百年之际,一个前所未见的“超大型巨人”毁坏了最外部的城墙,巨人又成群地冲进墙内捕食人类,人类结束了安逸的生活。主人公艾伦也参加了最危险的以挑战墙外巨人、探索消灭巨人方式为任务的调查兵团,蕴藏巨人之力的艾伦以他坚强、执著、偏激的性格成为其团队的精神支柱,一次又一次鼓舞在巨人面前失魂落魄的队员,并且带领他的团队开始一场又一场与巨人的殊死搏斗。


《进击的巨人》(讲谈社,1-23卷)


根据《电影艺术词典》的定义,动画片是“电影四大片种之一”。也就是说,动画片作为电影艺术的一种,必然具备电影艺术的造型和叙事相结合的特性。造型,主要是指画面,包括画面中的光影、色彩、构图和场面调度,乃至镜头剪辑所形成的节奏和情节冲击力等,另外也包括美术造型和人物的形体动作的结合。无论动画片采用怎样的叙事方式,其载体则是造型。动画场景叙述了动画发生的背景,在观众的大脑中架构了一个世界。所以说,场景造型营造了整体气氛,并对观众心理起到了一定的影响作用,而人物造型则是动画作品的灵魂,不但是故事情节的载体,还形成了该部作品的艺术风格,给观众真切的心理感受。


《进击的巨人》中的场景造型是一个虚拟世界。以三层围墙作为分界线,第一层围墙玛利亚之墙外边是巨人的世界,围墙的内部是人类活动的区域。围墙外巨人的世界高阔辽远,墙内则是林立栉比略显紧凑的欧式房屋。在《进击的巨人》的世界里,围墙有五十米高,呈圆形,外面有突出的瓮城,有加固防守的用途。从动画片的场景来看,该动漫在画面处理方面极有特色。首先动画采用了衬托的方式,例如在动画的一开头便是飞鸟自由翱翔的景象,与之相对的是在围墙中的人们过着如囚徒一般失去自由的生活。其次,动画中刻意塑造了城墙的高大和坚硬,凸显人类在城墙下的渺小和无力感,从而给人一种视觉上的压抑。再次,动画整体并无十分艳丽颜色,多用灰、白来凸显建筑,制服上也没有鲜艳的色调,多是灰色和褐色等严肃和深沉的取色,画面整体构造上虽然十分细腻,但是同时让人产生一种压抑的情绪。作为主要观众的青少年在幼儿时期曾经建立的关于家长、学校的权威和规则所带来的压力充斥着这个动荡的年龄段。随着环境的变化,新的社会挑战和个人挑战渐渐出现。青少年人群充满探索欲、求知欲,而原有的家庭管教和学校约束在一定程度上成为青少年心理上的“围墙”。动画片中看似坚不可摧、高大厚实的围墙无疑会令青少年观众联想起现实生活中的种种不可逾越的规范。这样的场景,设计动画人物和观众一起产生了对“外面的世界”的渴望和对权威的怀疑。除此之外,动画片场景中所刻画的一成不变的生活节奏与青少年两点一线的读书生活也不谋而合。让青少年观众在观看动画片的同时,能感受到场景的设置与其本来的生活有所重叠。


《进击的巨人》在人物的造型上也极具特点。一是面部阴影线条的大量运用。与其他动画片不同,《进击的巨人》中的人物并不具有一般动画人物的表情,与此相反,人物在遇到特殊情况的时,表情上立刻增加大量阴影,让观众倍感紧张。例如在动画片一开始调查兵团在墙外试图捕杀巨人时,主要的人物脸上和四周布满竖线条,画面增加大量阴影。这样的人物造型刻画了人物紧张、恐惧的性格,符合整部动画片的血腥阴暗的基调,同时也使观众感受到动画片中人物的紧张和恐惧,很容易融入情节当中。二是对人物负面表情的刻意夸张。如伤心、愤怒、恐惧等情绪。动画片中充斥着怒目圆睁和泪流满面的表情,特别是在面对巨人袭击,在同伴被巨人吞噬时,人物表情上所显示出来的恐惧和伤心让人倍感紧张和压迫。三是在人物的服装上,英俊笔挺的军装和内涵丰富的徽章凸显着人物的灵活勇敢和对自由的崇拜,这也成为《进击的巨人》中明确的表现元素——战争。除精心设计的服装以外,动画片中的徽章设计也值得一提,以训练新兵为目的的训练兵团背景是一块盾牌形状,上面有两把剑相互交叉,体现战争和武力;以必死的决心挑战墙外巨人领域的调查兵团其徽章有两个交叉的翅膀,如同展翅翱翔的飞鸟一般,表现该军团对自由的向往;以维护国王统治秩序的宪兵团的徽章是独角兽的头部,象征着王权的纯洁与神圣;负责强化城墙,防守各个城市的驻屯兵团则是由两朵蔷薇组成,寓意附着在墙壁内部的荆棘来抵抗入侵者。四是巨人的造型十分具有特点,这种巨大的人形生物相关的一切都是谜团,他们在距今107年前突然出现并将人类捕食殆尽,巨人不具备消化器官,他们吃人吃到饱后就将吞噬的人类再吐出来;外观上巨人大部分都呈现成年男性的模样,并且面无表情;种类上则分为一般种和奇行种,也出现了铠甲巨人和超大型巨人。他们的造型给人一种压迫感,人类与巨人实力相差悬殊,巨人似乎是无法战胜的生物。这样的巨人造型无疑对处在动荡的青少年时期的观众带来种种感官上的刺激,让青少年观众联想起在现实生活中无法抗拒、或很难抗拒的力量。对我国的青少年观众来说,他们处在和平年代,战争以及与战争相关的一切都已经成为历史的记忆,青少年观众在面对如此细致的战争造型上,十分容易产生好奇和从未体验过的新鲜感。同时,青少年面对家庭、学校方面的压力而产生的压抑感也能在动画的人物造型元素中找到其象征。这无疑又加深了青少年观众对《进击的巨人》这部动画的情感投射。


(图片引自网络)


《进击的巨人》作为一部动画片,其主题思想是通过对人物的塑造才能得到体现的,所以人物在叙事艺术作品中处于很重要的位置。自然,《进击的巨人》也是通过对角色的刻画来表现主旨,并对观众产生影响。以主人公艾伦为例,年幼时的艾伦好奇心旺盛,憧憬墙外广阔的世界,梦想能作为调查兵团的一员到墙壁的外面去。而后,看见破坏了西岗西纳区的墙壁的超大型巨人使艾伦惊讶不已,在巨人的面前艾伦只能颤抖;巨人入侵之后,艾伦最爱的母亲被侵入到西岗西纳区的巨人吃掉了,目睹这幅景象的他怒火中烧,发誓要将巨人斩草除根;他和一同与他长大的三笠参加了训练兵团,格斗术不断增强,在与团员们的谈话中,艾伦不断地展示自己过强的正义感和对巨人的怨恨与复仇心理。在这之后,他发现了自己特殊的“巨人化”本领,他不断地冲锋陷阵,在特罗斯特区防卫战中,巨人化的他被人类同伴当做怪物失去了对他的信赖,在后来的战争中,艾伦并没有因此改变自己的初衷,冲锋陷阵的他后来成为了战场主力,并加入了梦寐以求的调查兵团。分析艾伦的人物形象,似乎符合一般热血系漫画人物的发展经历。初生毛犊,妄想拯救世界,而后一步一步靠着坚持自己的最初的信念而变得强大和不同,又因为某些特殊机缘巧合发现自己与他人有所不同,最开始不被大众认可,靠同伴的努力撑了下去,后来终于被大众认可,在恰当的地方发挥了自己价值。这样的心路历程无疑是青少年所期待、向往的成长经历。在艾伦的经历当中,所体现的正是一个面对强大力量而倍感无力的少年,逐渐地强大,发掘自身条件,最后走向成功的发展道路。青少年在艾伦身上能感受到自我经历中曾经的所面临的挫折感、失落感。而艾伦的精神也鼓舞着青少年在面对挫折和不可抗力等因素时,不应该低头认输,而是奋力的勇敢拼搏。也许,青少年观众在艾伦身上看到的不仅仅是一个拼搏在抗击巨人前线的少年,更是是勇气、毅力、坚韧和自由化身,鼓舞青少年观众反思当前生活,或者是通过动画片中的艾伦来获得自己在现实生活中无法获得的解放感。


与艾伦的形象产生鲜明对比的人物形象也比比皆是。他们虽然也饱受巨人的威胁,丧失了自由和尊严,但是却没有选择与艾伦一样的方式起来抗争。例如动画片当中的普通民众、驻屯兵团,和一些贪生怕死的训练兵。动画片中的驻屯兵团和普通民众的典型形象就例如十分喜欢享受和平和同伴对酌的汉尼斯。他们大多数从来不居安思危,抱着只要在墙里面生活就会绝对安全的想法;对所谓的墙外边的世界的探索和丧失的自由并无兴趣,只是希望在墙里面过相对平静安逸的生活。在艾伦所参加的训练兵团中,也有诸如为了可以参加宪兵团,从而享受美好生活的让·吉尔修坦,庸庸度日好吃懒做的萨沙·布劳斯等等人物形象。对青少年观众来说,这些反面角色形象很容易映射到现实生活中对普通简单的生活甘之如饴、少欲知足的生活状态。青少年人群也很容易受到动画片强烈的人物形象的对比刺激,符合青少年人群的好奇心和求知欲。这样强烈的人物性格对比同时也满足了他们对超越藩篱的向往和由此达到的快感。


动画片作为叙事艺术,故事情节成为动画片发展的动力,也是表现其内涵的重要手段。《进击的巨人》做为热血系漫画,以人类与巨人的战争为主线情节,具有一切和其他热血系漫画共同的情节特点。


首先,故事情节体现了强烈的团队精神和同伴的力量。例如在特罗斯特区防卫战和特罗斯特区夺还战当中,被巨人吞食的艾伦无意中发现了自己的巨人之力,巨人化的艾伦在与巨人的搏斗中拯救了自己的同伴,却被驻屯兵团的队长认为他是巨人的手下,想要处死艾伦。同时,艾伦的巨大力量也让其他人感到恐惧和迷惑。在艾伦被处死的前夕,所有的人都离艾伦而去的时候,艾伦的挚友三笠和阿明却铤而走险反驳了队长的言论,并坚定地站在了艾伦的身边。不信任艾伦的大众决定让艾伦巨人化后抬起巨石填补城墙的破洞,可是巨人化的艾伦却失去了理智而暴走,伤害了三笠。平时懦弱的阿明却一改往日的胆小怕事,跳到巨人化的艾伦的身上唤醒了艾伦的理智,从而完成了人物书写。动画片中叙述的故事情节与一般的日本热血系动画一样,注重团队精神和同伴力量,在同伴的不离不弃的帮助下,大家可以战胜原本无法战胜的局面,扭转本来处于劣势的情况,甚至在同伴鼓励下发挥出最大的潜能。但与其他热血系动漫不同的是,《进击的巨人》中的敌人是占有绝对的优势,可谓坚不可摧,这在影片的起初就有所交代和铺陈。然而在特罗斯特区的战役中,虽然人类有大量伤亡,可是艾伦和他的伙伴却扭转了绝对劣势情况。这样的故事情节无疑给青少年观众一个深刻的印象:同伴的力量使不可能成为可能。心理学上认为,青春期开始,同伴对个体的影响逐渐加深,一方面青少年需要在同伴身上寻找自我认同,另一方面,与同伴的交往中,青少年逐渐确定其发展方向。所以,对于青少年观众来说,《进击的巨人》的故事情节中大张笔墨都是对同伴关系的赞扬和倡导,无疑也加深了青少年观众对同伴带来的社会支持产生确认,加强了青少年观众对同伴关系的认知和归属。


其次,《进击的巨人》在故事情节中充斥对立的矛盾和极端的情况。动画中大量情节描写了巨人时如何残忍地吞噬人类,和人类对巨人的恐惧与憎恨。人类与巨人之间矛盾是无法转化的对立,正如主人公艾伦一样,必须把巨人完全消灭。同时,人类如畜生一般,在与巨人的斗争中选择偏安一隅,以防御为主的消极策略最终被超大型巨人的出现而打破,这时安逸的人类才发现如此巨大的威胁根本无法通过防御来彻底避免,特罗斯特区的战役显示了安逸的人们、消极对抗的人们根本无法应对巨人对人类攻击。消极被动的防御而处于劣势的人们与勇敢奋进的艾伦一行人也成为十分显著对立的矛盾。在故事情节叙述绝对对立的矛盾同时,也叙述了大量的极端情况。例如在特罗斯特战役中,巨人攻入城内,刚刚结束训练的训练兵们缺乏战斗经验,与巨人之间的实力相差悬殊,艾伦的挚友托马斯在刚准备战斗的时候就被巨人吞噬了。由于巨人残忍的方式,巨大的力量和绝对的优势,与巨人战斗基本上就是面临生死的极端场面。在这种极端的抉择中,时时刻刻考验着人物,有的贪生怕死,有的舍己救人,有的临阵脱逃,有的奋起直杀。在极端的故事情节中,青少年观众不仅仅会感受到极端情况下的刺激,也带来一种在面对极端状况的思索。


极端的情况在动画片中不仅淋漓尽致地揭露了人性中的残忍和阴暗,同时也刻画了人性中的勇敢和光辉。例如主人公艾伦的好友阿明,在特罗斯特战役爆发之前是一个谈“巨”色变的胆小鬼,他唯唯诺诺,战斗本领也并非十分高强,可是在关键时刻却表现出聪明的策略和对艾伦的信任,并且在艾伦失去理智时及时地唤醒了艾伦,再如随波逐流、缺乏主见的科尼·斯普林格最开始十分畏惧与巨人的搏斗,也丝毫不想加入调查兵团,在经历的特罗斯特的战役后,他改变自己的看方法,不再贪生怕死,被艾伦的强烈热情所感染,加入了调查兵团。这种极端的情况充斥着《进击的巨人》故事情节的各个角落,引起了青少年观众对故事情节的叙述所带来的人性的思索,让故事的节奏变得更加紧凑,让观众能与人物共同感受那份独一无二的紧张感。


(图片引自网络)


二、合理的营销策略和争议性话题


 由前所述,《进击的巨人》是一部在中日同时上映的动画片。也就是说,制作方在制作动漫的同时就已经考虑到了广大的中国市场;上映前,在中国动漫论坛、爱好者的聊天群、以及微博等社交平台进行的广泛而又密集的宣传。因此,《进击的巨人》采用国际化策略,同步化的营销手段,在进入日本市场的同时打入中国市场。


 此外,作为一部由漫画改编过来的动画片,制作精良,情节丰富,处处体现着作者本人天马行空的想象和对现代社会与人性的诸多思索。可在其动画中,有大量的血腥、暴力的画面和残忍的杀戮情节,引起了观众和一些动漫爱好者、教育学者和媒体的广泛讨论。在动画中,会出现大量喷血、吞人的镜头,在人类与巨人的战争中,动画着重表现巨人是如何残忍地吞噬人类,到处都是人类的肢体器官,人类通过“割肉”的方式来杀死巨人,使得画面血肉横飞。例如在特罗斯特战役中,艾伦曾一度被巨人吞噬,马克·博特被巨人咬成两节,尸体只剩一半,再如艾伦被巨人吞吃,一只胳膊被咬断血肉四射,有人担心这样的情节是否过分血腥,是否适合青少年观看。但从另一面来考虑,该动漫虚构了时间、空间、敌人,所以,看似残暴的场面并不具有真实感,因此血腥才不显得恐怖。


除此之外,动画片中的巨人到底象征什么也引发了爱好者的广泛讨论。有人说巨人象征侵略,有人说巨人代表“围墙”外世界的恐怖。笔者认为,巨人是没有工具,不具有社会组织的人类的原始状态,人类的少年们使用的是文明发展带来的工具和武器去对抗原始的力量。在日本3·11大地震后上映的该部动画,很可能映射了人在自然面前的努力对抗和无力感。所以,《进击的巨人》所体现的是人在自然、不可抗力面前的勇气和力量。因此,《进击的巨人》不单单创造了一部精良的动漫,也带动对谈话题的深入思索。在争议不断中继续创作的谏山创和其动漫制作团队,应该会给广大观众和动漫爱好者们带来更好的,更满足受众期待的动漫作品。



参考文献:

[1]杨新敏 陈昌勇, 许海燕, 等. 影视评论学[M]. 第一版. 北京:国防工业出版社, 2012.

[2]薛扬 陈立. 动画角色造型设计[M]. 第一版. 南京:东南大学出版社, 2012年4月.

[3]孙宜君 陈家洋. 影视艺术概论[M]. 第一版. 北京:国防工业出版社, 2012.

[4]林少雄.影视鉴赏[M]. 第二版. 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2012.

[5]唐忠会. 动画电影艺术论[M]. 第一版. 北京:中国书籍出版社, 2013.

[6]理查德·格里格, 菲利普·津巴多. 心理学与生活[M]. 第十六版. 北京:人民邮电出版社, 2003.

[7]菲利普·津巴多, 等. 津巴多普通心理学[M]. 第五版 . 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08.

[8]谏山创.进击的巨人 INSIDE 抗[M].张丰毅译. 南京:凤凰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2013.

[9]谏山创.进击的巨人 OUTSIDE 攻[M]. 第一版. 南京:凤凰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2013.

[10]风野.墙壁的那一边 进击的巨人[J]. 科技信息 动漫贩, 2013(09).

[11]两色风景.我嘲笑你的顶天立地 [J]. 动感新时代, 2013(124).

[12]两色风暴.生存之诗与狂气之谜[J]. 动感新时代, 2013(125).

[13]雪拉.巨人们的盛宴[J]. 动感新时代, 2013(127).



本文首发于长春理工大学中日比较文化文学研究所年刊《中日文化文学比较研究2014》(孟庆枢主编,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14)。


为适应微信风格,删除了文中注释部分,敬请谅解。

欢迎转发!如需转载,请尊重版权,标明出处。

文中图片引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点击 阅读原文 查看《中日文化文学比较研究2014》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