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动漫歌曲交流群

用手中的画笔警醒人们的思想家——一个完整的岩明均(一)

看动漫KDM 2018-11-18 13:55:55

2014年在NICONICO观众评选的秋番中间排行榜中列于第一的就是这部《寄生兽》。如果不是在许多年前就和同学们在自习课上偷偷地传阅过这部漫画,其实我也很难相信这样一部流行作品的连载时期竟然是在上世纪90年代前后,仔细算起来应该也和笔者的年龄差不多大了。相信任何一个看过该动画的观众都不难想象这样一部作品在那样的年代会带来怎样强烈的社会反响。而这几十年来对《寄生兽》这部作品的解析与探讨也凝成了许多著作,令我们了解到隐藏在作品“猎奇风格”背后更加深层主旨,以及由其引发的各种思考。不同于简单的作品评论,这些文章通常从文学、艺术、哲学、生态学等各种专业视角对该作品进行分析,从这一点也足以见得《寄生兽》这部作品的特别之处。

首先从《寄生兽》这部漫画的受众说起。目前流行的漫画改编动画作品大部分都是“少年向作品”,这一点从连载杂志《周刊少年JUMP》《月刊少年MAGAZIN》之类的杂志名称上就可以清楚地看出。然而岩明均从进入漫画家这个行业的那一刻起,他的作品就以独特的氛围和内涵而被归类为“青年漫画”的范畴当中。

和大多数以大量个性丰富的角色和天马行空的想象为卖点的少年漫画不同,青年漫画更注重于完整地讲述一个故事。例如,同样是描写“以人类为食的异物种”,《东京食尸鬼》这样的少年向作品除了描写故事的主人公之外,也花费了不亚于主人公级别的笔墨来刻画他身边的一系列角色,而“喰种”、“赫子”这样的设定也是少年漫画中所常见的表现形式。包括对立的两大阵营、两大阵营中各种各样超乎常人范畴的超能力战斗,这些也都是少年漫画吸引读者的常用手段。与这样的作品相对比,《寄生兽》这部作品中着重刻画的角色却是十分有限的,而且出现在作品中的角色大部分都是和我们一样脆弱的普通人。

无论是作品中的女主角里美、在故事中起到重要作用的加奈、还是新一的父亲以及因“寄生兽”事件而行动起来的警署人员,论时髦值他们自然是比不上各种大秀个人英雄主义的少年向作品中的角色,因此我们在各种动画角色的排行榜中也几乎看不到他们的名字,但他们都是《寄生兽》这部作品完整剧情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种作品的角色完全在为剧情而服务,因此也是是无法脱离剧情的,也无法被独立起来评论。即使同样在讨论“不同物种的生存权”,只要从以上几点来区分,《寄生兽》和同类少年向作品之间的受众差异就显得十分明显了。

虽然男主角同样是由于机缘巧合而身具异能,但作者对于这种异能的描写也是简单而平实。包括对各种化为人类外表却以人类为食的寄生兽的描写也只是由头部或其他部位化为各种由肌肉连接的锐利刀刃而已,并没有过多的个体差异。作者对战斗场面的描写也是同样简单,第一格描绘出在空中挥舞的肌肉和刀刃,第二格就描绘出被害者因被切割而产生的身体错位,没有流血没有惨叫,就好像在电光石火的一刹那被切开的豆腐一样,紧接着的第三格就描绘出这一场瞬间战斗的结果,支离破碎的尸体散落一地。“手起、刀落、人头落地”,就好像各种恐怖惊悚的影片一样,对于杀戮本身并不加以过多的笔墨,只是简简单单的几个画面带来的想象就足以给读者带来超过杀戮本身的视觉冲击和精神上的震撼。这种对镜头节奏的把握即使在今天也能在众多作品中脱颖而出,给人带来深刻的印象。于是二十多年前该漫画连载的时候,这样的画面表现会给当时的读者们带来怎样的感受自然也是不难想象的。

另一方面,作者以主人公的视角所讲述的故事也缺乏一种热血的行动力,故事并不是以主人公为中心,主人公只是作为一只眼睛来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客观地讲述着人类和寄生兽之间的种种矛盾和冲突。在故事前期,从被“小右”寄生这件事开始,主人公新一就处于一种被动的状态,对于“小右”所感知到的“同伴”也是尽力避免,在这个危险的环境中只为了自己的生存而行动。直到被寄生兽所寄生的母亲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新一仍然在意识中处于被动的状态,只是想变回人类并恢复到从前的日常生活当中,但残酷的现实却将他的想法击得粉碎。在那之后,新一渐渐主动地担负起保护身边重要之人的责任,但是对于渐渐融入人类社会的寄生兽群体,新一还是保持着敬而远之的态度。

只有故事进行到后半,当加奈被寄生兽所杀的时候,新一对此感到了深深的自责,并决心要将寄生兽“见一只杀一只”,然而即使是这样,面对自己的势单力薄,新一还是没有办法向寄生兽群体发起挑战,将寄生兽“全部驱逐出去”,在人类对寄生兽的反击事件当中也只是作为了一名旁观者。从这些心理上的描写中也可以感受到作者赋予主人公的那一份脱离了年轻气盛的冷静,虽然这种冷静也有“小右”所带来的影响,但这些描写也让故事显得真实自然了不少。无论是对边缘角色的刻画还是战斗场面的细致描写,包括主人公那种爆发型的热血冲动,作者都没有按照目前流行漫画的模式进行设计。

或许也正是由于该作品所处的年代和“青年漫画”的定位,让《寄生兽》可以摆脱目前主流漫画的一系列“俗套”,可以让作品按照作者自己的意愿和自己的风格自由地发展下去。也正是因为作品本身的平实无华,可以让我们感受到作者赋予作品更深一层的哲理性,并由此引发更多的思考。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