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动漫歌曲交流群

【重磅】媒体解析第九届作家榜:榜单背后的故事

作家榜 2018-07-27 12:50:27

【新朋友】点上方“中国作家富豪榜”关注

【老朋友】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中国作家榜自2006年创立至今持续举办至第九届,已经成为一个有相当影响力的榜单。该榜单的数据被广泛引用。每一届中国作家榜除主榜“中国作家榜”外,还设有“编剧作家榜”“网络作家榜”“漫画作家榜”“外国作家榜”等子榜单,今年又新增一个全新子榜单——“明星作家榜”。中国作家榜创始人吴怀尧分析了各子榜单背后的故事。

明星写书疯狂吸金

“明星作家已经成为整个作家群体中无法替代的生力军,明星作家榜以此聚焦明星写作现象和现状。”作家榜品牌创始人吴怀尧介绍,今年的“明星作家榜”我们看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娱乐圈里的歌星、影星、导演、词曲创作人、相声演员甚至魔术师等“各行各业”的人都全了,可谓“齐活”。

今年“明星作家榜”的结果让人惊讶,企业家李开复凭借《做最好的自己》等作品入账1300万元人民币版税,力压群星成为榜首。与去年相比,出书的明星多为主持人,而如今,不断有受大众热捧的演员、歌手加入“明星作家”阵营。近年来写过书的有徐静蕾、伊能静、古天乐、大S、陶晶莹、黄磊等明星,很多明星其实在拍戏、唱歌之余都喜欢阅读和写作。

谈及演员、歌手半路“杀”出与作家抢饭碗,吴怀尧分析认为,“由于当今自媒体以及社交网络的高度发达,使得明星写书和过去也有了明显不同,过去的明星写书突出自己的成长经历与人生感悟,有点孤芳自赏的意思,而现在的明星写书更强调为读者服务。徐熙媛的《美容大王》排名第3、伊能静的《美丽教主之变脸天书》排名第22,都是两位女星现身说法,手把手示范女生应该如何变得更漂亮。在这个看脸的社会,这两本书对女性读者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魔术师刘谦的《魔法诱惑》以320万的超高销量位居第7,它对魔术迷来说更是一本教科书式的存在。在这本书里,刘谦用大量的实战经验教读者学魔术,喜欢魔术的读者还能捂紧口袋里的钞票吗?

企业家写书成励志“宝典”

今年出书的企业家可谓扎堆,且影响力可以用席卷出版界来形容,比如史玉柱、任志强、冯仑、马云、褚时健等。这些企业家所写的书吸引读者的主要原因是他们创业的成功经验。吴怀尧告诉记者,著名企业家冯仑的《野蛮生长》之所以成为“榜眼”,也是凭借书中有着大量让年轻人热血沸腾的励志故事。

榜单位居前列的企业家还有不少,黎万强以《参与感》(270万元)排名第9;360公司董事长周鸿祎以《周鸿祎自述:我的互联网方法论》(190万元)排名第16;俞敏洪以《俞敏洪口述:在痛苦的世界中尽力而为》(168万元)排名第18;潘石屹以《我用一生去寻找:潘石屹的人生哲学》(143万元)排名第23;史玉柱以《史玉柱自述:我的营销心得》(135万元)排名第25……他们的书几乎都带有自传性质,从无到有,以小博大缔造出传奇的商业帝国。

网络作家版税数倍于前

在众多80后畅销书作家转型当导演,或者做商人时,唐家三少依然表现出高度的勤奋。他在2014年的版税收入增幅甚为可观,以5000万元的版税收入在榜单上一骑绝尘,这个数字相当于第2名(2800万元)和第3名(2550万元)的总和,也近两倍于自己2013年的成绩。

网络大神的版税整体都处于上升趋势:在今年上榜的10余位作家中,其版税收入甚至数倍于前。辰东从1000万元上升到2800万元,从去年的第6名,冲到榜单第2名;骷髅精灵从去年的890万元增加到1350万元;烽火戏诸侯今年的925万元是去年的3倍还多;耳根更是从去年500万元直接增加到2500万元。

上榜的前20名网络作家的代表作,除了蝴蝶蓝的《全职高手》属游戏竞技类,柳下挥的《终极教师》属于现代都市题材外,其余都属于玄幻、仙侠的类别。而且,全部都是男性作家。对于“网络作家榜”上榜作家收入集体暴增,吴怀尧认为根本原因在于:“网络文学发展至今,其价值进入了多元化、立体化的发掘状态:不仅是文字部分可以卖钱,还能变成各种衍生品——影视、游戏、动漫等,一条网络文学立体化产业链正在生成。今天,通过网络作家榜上榜作家的收入和排名透视,网络文学已经迈进‘全版权时代’,版权的价值也获得更多投资方的认可,网络作家的收入自然水涨船高。”

影视剧仍是书市的助燃剂

编剧作家榜:30人薪酬收入超300万元

编剧作家榜,又一次将中国编剧的生存状态完整而清晰地呈现出来。相较于去年的榜单,今年收入超过300万元的编剧人数翻了一倍,高满堂,蝉联榜首。

盘点排行榜单,高满堂这2250万元的薪酬可能比不少一线演员还要丰厚。不过我们也发现,收获颇丰的似乎都是电视剧编剧,电影编剧只占榜单的一成,编剧行业的生态究竟是怎样的?

对于再次问鼎,高满堂并不愿多说:“这个问题我不愿意谈,什么富不富豪,这个事我都不知情。”知名编剧史航也表示,编剧的稿酬合同并不公开,所以榜单是不是完全符合事实难以评价。但中国文化产业研究会秘书长刘洋表示,榜单至少引发了舆论对编剧稿酬的关注,对编剧维护自身利益有好处。

对比去年和今年的两份榜单可以发现,去年榜单统计过往5年总和,收入超过300万元的上榜编剧只有15人,而2014年的榜单,只统计一年时间,结果人数却翻了一倍,达到30人。刘洋表示,这与影视投资火热的现状分不开。但其中电影编剧上榜者只有3位。这是意味着,电影剧本作者的权益保障不如电视剧吗?刘洋解释道:从上映这个门槛来讲的话,电影的门槛要比电视剧要高。所以,我们可以看到除了从国外引进的版权每年大概有30部,国内一年可以放映的电影就非常有限,也就100多部,就决定了我们能够看到的电影编剧的数量会有限。而电视剧市场的话除了在电视台播,它也可以在网络播,电影的数量绝对没有它多。所以,我们说电视剧的编剧相对好挖掘一些,现在很多原来的电影编剧都转行做电视剧编剧了,这也是一个取舍。

外国作家榜:半数作品因影视改编走红

外国作家榜同样也是被屏幕左右,多名作家走红得益于原著改编的影视作品。

美国作家卡勒德·胡赛尼,凭借阿富汗三部曲之《追风筝的人》的760万元版税排名第一,日本悬疑作家东野圭吾的《解忧杂货店》以720万元排名第二,美国作家乔安娜·柯尔的《神奇校车》以700万元排名第三。

黑洞、虫洞、高维空间、星际移民……这几个霍金提出并论证的量子宇宙学概念拼凑出了一部票房神剧——《星际穿越》。电影上映后,网上一片“烧脑”“看不懂”的哀嚎,许多“极客大虾”为文科生开出了“辅助教材”,第一本必读书就是《时间简史》,当然是“普及版”。霍老爷子的书也趁机火了一把,200万元的版税,迅速盖过了诸多年度当红读物。

《时间简史》因科幻片速红,而和我们朝夕相处的美剧君,没有理由不让原著作者的大部头摆进畅销读物区。从美剧的人气看,《冰与火:权力游戏》和《纸牌屋》确实是人心所向,新近脸书公布的用户平台数据中,领跑电视剧排行榜的就是《权力游戏》,而今年第四季收尾那一天,美国观众人数达到709万,超过了任何一部电视剧。

《纸牌屋》作为迈克尔·道布斯的同名小说,早在1989年就出版了,第二年就被BBC拍成了英剧。去年第一季大红后,国内迅速引进,今年2月出版了中文版,仅仅10个月的时间,中国读者就向66岁的道布斯贡献了165万元人民币的版税。而《追风筝的人》《哈利·波特》《挪威的森林》,均是书市与荧屏齐飞,作者将美元和人民币赚得盆满钵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