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动漫歌曲交流群

热血高校[向晚][15-03-09]

福建师范大学广播电台 2019-06-11 16:18:56


点击标题下「福建师范大学vol」可快速关注


热血高校[向晚][15-03-09]




我一直忘不了泷谷源治去凤仙宣战的场景,鸣海大我在凤仙的天台上说了句有客人,镜头就直接切换到只有5个人站立的沥青路,田村忠太和牧濑隆史站在左边一动不动的盯着前方,三上兄弟一个抬手抽着烟一个双手握住裤带,源治从中间晃悠着胳膊走出来,拉近镜头给足了那张还贴着白纱布挂着伤痕的脸部特写,目光先向右边深吸一口烟,又转向左边平缓的吐着烟圈,对面光头的个数多的数不过来,鸣海大我仰着只剩看到鼻孔的脸,明明不小的眼睛却眯成一条缝,亢奋的背景音乐透着紧张的气息,两个学校的领头就在凤仙的门口点燃了最后一战的前奏。



源治的出场并不是在影片的一开头,而是随着剧情在黑帮拳哥带手下来铃兰找芹泽算账的时候打着哈气从人群中突兀的走向空地,无论对方怎样叫嚷却一言不发,镜头再切换回来的时候正见他一脚踢倒试图站起来的对手。源治来到铃兰本身就带着一种骄傲和不屑,因为他的目的是称霸铃兰向黑帮老爸证明自己。事实上铃兰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骄傲和不屑,拳头下的胜利并不一定能得到心灵上的屈服,一开始的源治始终不懂。

所幸的是,源治身上有着一种让人没办法拒绝的东西,他天真和直接,把所有情绪干脆全转化成拳头挥撒出去,他总能在一个人对战一队人时比其他人更多一秒才倒下,再加上他背负着别人没能完成的称霸铃兰的梦想,所以渐渐的也收获了牧濑和伊崎瞬两个得力的助手,一开始处在对立面的拳叔却成了日后不可或缺的力量。即便这样,源治所面临的困境却依然一层层的加深。



打败芹泽后的源治实际上并没有称霸铃兰,在无意的挥拳中打破了和凤仙之间的休战约定,凤仙开始了蓄谋已久的报复,源治越是站在铃兰的制高点就承担着越重的责任,凤仙的袭击对铃兰造成了不小的打击,芹泽军团和GPS的各占一方让整个铃兰变得四分五裂,一次次的找林田惠挑战失败,以前可以解忧的拳叔一直下落不明,一直想要超越的老爸遭到袭击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压抑的太久慢慢的就会看到源治身上的那份骄傲越来越弱,弱到连凤仙点燃了学校的体育馆,火光映得其他人脸上充满愤怒,他却说着:“本来就很破烂,没什么大不了的”逃避的话。牧濑大声喊着他的名字,时生第一次朝他的脸上重重的打了一拳,在被揪起衣领,喘着粗气的时候,似乎源治那不痛不痒的麻木一点点被击碎,骨子里那份熟悉的愤怒一点点被激发。




接下来的源治或许渐渐有些明白为什么老爸在酒吧的地下看他出拳后说着他的拳头里只有愤怒没有爱,渐渐明白为什么芹泽会对他说你以为只靠拳头就能让铃兰统一吗这句话,他站在拳哥最后出现的码头上一跃而下,留下芹泽自己看乌鸦的生存方式,下一刻便是我一直忘不了的场景,这次他没有冲动的嘶吼,没有拖着棒球棍盲目的应战,平静的外表里面却发生了质的改变,在宣战转身离开后忽然调头大步朝鸣海走去,光头党躁动团拥,源治掏出烟塞到鸣海嘴里给他点着对他说:“你的人情我还了”的时候,似乎能体会到源治在慢慢成长时,在一次又一次被打到时,在甚至和死神擦肩而过时,不仅仅只是樱花开了又谢的一次次重复,还有心智的成熟。他的胸膛可能更硬了,但拳头其实变软了。因为里面有个更多的东西。





在召集人手不够后源治宣布GPS解散,但是懂他的伊崎瞬还记得他在广播时说的那句人,是不可能停下来的,只能沿着自己认为正确的道路前进,因为人是不可能认输的这句话。源治像往常一样给自己点了一根烟,但这次不是漫无目的地闲逛,而是踏上一个人迎接挑战的路。前一秒他还说人数不足的玲兰面对凤仙是找死,打倒忠太后说想死的话自己一个人去吧,后一秒他已经准备好独自一人去背负整个铃兰,所以伊崎瞬会说,你们所认识的泷谷源治,是一个怎样的男人啊。



有人说无论一个男孩他瘦弱,他强壮,他看上去很书生气,他表现出最娘的一面,我们有理由相信他最心底有个地方,那里始终埋藏着有巨大的能量,迸发出来的热血, 所以看到源治只身一人站在凤仙的操场,面对数百人的那一个轻蔑的笑后,瞬间最心底处被狠狠的打动,随后乌压压浩浩荡荡出现的队伍,这种义气到紧要关头不紧不慢出现助攻的场景虽然俗套但是依旧让人动容。




不得不说,影像和纸质的一大好处就是能够肆意的挣脱当前现实的种种价值观的束缚建立起一个新的帝国,不良少年穿插着暴力美学题材的日本动漫都贴上着热血,战斗,青春,不认输的标签,电影里黑衣黑裤,黄毛长发,年少轻狂,喊着制霸铃兰的角色各个立体丰满。在这里学校早已不是现实生活里埋头读书压抑躁动的地方,每一个高中成了一个独立的小型江湖,江湖里分散帮派,在这里法纪是完全缺席的,弱者只能依附强者,而强者间必须依靠拳脚来说话。日本漫画家高宏桥的作品《CROWS》由三池崇史翻拍成电影《热血高校》缔造出了一个只有拳头才能说话的世界,粉饰过的暴力撑起了影片的整片天空。



诚然只靠这暴力与青春的噱头不可能赢取如此高度的关注,剧情在描述源治这小子一步步走向顶端之外更穿插了其他一些细腻深邃的内容。虽然是个暴力题材的电影却很少触及死亡的沉重,相反在拳叔阻止川西举枪是道明了生命是多么沉重,怎么能轻易地就掠夺的正理,也许在那个虚构的世界里也有像拳叔像川西这样注定不能成为强大的人,但人生并不能只有输和赢两种,他们也有着只有他们才能做到的事情,他们也有他们存在的价值。



最后源治冲上了天台打败了鸣海,毕业的一张纸被他们贴在涂满涂鸦的墙壁上纪念着这个热血沸腾的时代,之前说着没有人能够称霸铃兰的田惠最后一次迎接源治的挑战单膝跪地时说着正是因此铃兰才过瘾,结尾处源治助跑几步跳起来腾空的时候仿佛看到一只叫的灿烂的乌鸦从灰色的上空掠过。不好吗,作为乌鸦,比起被关在笼子里连自己还能飞都忘记的可怜的鸟儿们真的是好太——多了,我呢,做只乌鸦就够了。在那个世界里,请让我也成为一只乌鸦。




播音:杨洋 编辑:刘乾

图文编辑:技术小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