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动漫歌曲交流群

专访郭敬明《爵迹》制作方原力动画:“被骂火”,是中国CG动画的野心与无奈

娱乐独角兽 2019-05-07 12:53:58

文|木烨

编辑|马普尔


郭敬明安慰赵锐,“反正我们就尽力吧。”


原力动画CEO赵锐显然没料到,6月11日,《爵迹》的预告片引起如此强烈的反弹。


吐槽的潮水如此汹涌,网友们在发布微博下,对预告片进行了花式吊打,评价特效“辣眼睛”、国内“首款网页游戏电影”、“尴尬症发作”等等。


赵锐心里挺不是滋味,幸好风暴中心还有他的难兄难弟郭敬明,他们俩互相安慰着:“反正我们就尽力吧”。为了做《爵迹》,他们一年来几乎天天加班到半夜,早已建立了革命友谊。


 

“以前我们是愁,大家还不知道我们,”被“骂火”的赵锐苦笑着说:“我们以前所有产品出来都是被别人称赞的,第一次被吐槽成这样。”


其实原力动画此前的勋章可谓亮眼,获得腾讯、乐视等数亿投资,团队遍布全国,在洛杉矶也有分公司,曾拿下梦工厂《驯龙记》高清电视剧集制作权,参与制作《捉妖记》、《天涯明月刀》、《极品飞车》等。


不少网友吐槽,《爵迹》预告片不如国内《镇魔曲》、《斗战神》的游戏CG,其实这两段CG,也是出自原力之手,这也是赵锐郁闷的地方。

那这次担纲《爵迹》的动画CG,为何引发这么大的关注?在各种评价背后,郭敬明为何选择了国内一家并不为大众所熟悉的动画公司?“娱乐独角兽”独家专访了原力动画CEO赵锐,揭秘《爵迹》背后的故事。
 
“我们的确尽力了,这也是我们最高水准的一次制作”

最开始,片方找赵锐谈《爵迹》的合作时,他内心是拒绝的。

“我觉得我跟郭敬明是两个世界的人,就是不懂啊。”穿一件黑色棉T、蓝牛仔裤的赵锐,浓眉方脸,言谈间露出理工男的耿直,他说自己很怕跟非常文艺的人合作。

谁知道见了面之后,赵锐的想法改变了。

郭敬明想用CG来呈现《爵迹》这个魔幻世界,片方也愿意投入资金,做一部高质量全CG动画电影。而原力动画虽然是个老牌动画公司,但从没主力承制过一部完整的全CG动画电影,虽然很挑战,但也一下点燃了赵锐心里的火苗。

“我们就尝试一下,哪怕被骂,”他说起动画,眉飞色舞,手势一个接一个:“在中国CG动画上,这是一个尝试,大家都没做过。”

而且,他们对于内容的想法也一致:“就是想做高质量的东西,低质量就不做了。”

从1999年成立公司开始,赵锐的想法就是“做高质量动画”。他并非动画科班出身,最初学无线电,进入银行工作,因为想把动画这个爱好变成职业,辞职成立了原力动画。

因为愿意多花时间做好东西,为了质量不惜投入重金,原力动画在国际上的口碑渐渐起来。他们从2005年开始崛起,成为迪士尼、梦工厂多年的供应商。近几年随着技术成熟,他们从代工变成了合作方,吸引了《怪物史莱克》团队、索尼前高管等加入,还一举拿下《驯龙记》电视版的制作。

这两年,原力动画更开始做原创动画电影,比如和乐视合作的《陨神记》、原力自己的动画电影《Duck Duck Goose》等。

而《爵迹》,是他们转入电影创制前端的重要项目


但这个项目可以说“压力山大”,他们要完成1部电影的全CG画面,按每秒24帧计算,110分钟的时长,共需完成16万张画面。最开始,所有人都直呼完不成。

时间紧迫,赵锐还是改不掉“强迫症”,有时一个镜头让团队改了几十次。据他介绍,导演郭敬明也在南京住了一年多,和原力动画的团队一起研究分镜和画面,几乎每天加班到半夜。“郭敬明的敬业的确让我感动,我没有想到他会和我们所有动画人一起这么拼,经过这一年多的时间,我越来越敬佩这位年轻的导演”


但他同时也能理解观众的想法:“他们希望得到最好的视觉效果,特别是年轻人,天天都在看好莱坞的片子,高质量的东西。”

而在好莱坞,全CG电影,早已不是新鲜事。
 
全真人CG电影难在哪里?

《爵迹》打出的定位,全真人CG电影,到底意味着什么?

其实CG电影在国外技术早已成熟,从早期日本的《最终幻想》,到最新上映的《魔兽》电影,都属于这一范畴。

CG 是Computer Graphics的缩写,技术团队通过动作捕捉装置,把演员的表情、动作扫描到电脑里,再建模、加骨架、加毛发等,用电脑合成出最终的画面。

如果说,真人电影加特效是锦上添花,全CG电影完全依赖动画,一帧一帧画面,都是在电脑里做出来的。这对制作团队来说,是不小挑战。而《爵迹》的制作,都被原力承揽。

而且,如《魔兽》、《最终幻想》,以及原力之前做的游戏CG《镇魔曲》、《斗战神》,最终呈现在屏幕上的,不是演员本尊,而是合成后的虚拟角色,难度比用真人的脸要小很多。

真正和《爵迹》类似的是《极地特快》、《贝奥武夫》这两部电影,《极地特快》里的列车员,使用了汤姆·汉克斯的脸,而仿真度极高的《贝奥武夫》中,也无真人,只是使用了雷·温斯顿、安吉丽娜·朱莉等演员的脸。

这类真人CG电影有个迈不过去的坎,即动画中著名的恐怖谷理论。

据研究发现,人类CG形象的仿真度越高,人们越有好感,但当达到一个临界点时,这种好感度会突然降低,越像,观众反而越反感恐惧,直至谷底,称之为恐怖谷。

因此,当使用真人形象来进行CG合成时,即使惟妙惟肖,还是会有所差别。而这一点点差别,会让观众感觉“违和”,甚至反感,有面对死人脸的感觉。成功如《贝奥武夫》,也让很多观众评价说“看起来怪怪的”。

所以,《爵迹》用全真人CG呈现,其实是个相当大的挑战。



一方面,动作捕捉技术,不可能完全捕捉到演员所有细微的表情,动画制作人员必须一帧一帧进行微调,以达到丰富的表情效果。

另外,以往人物头发,都是用“贴片”的方式,把头发一片一片“贴”上去,这样的做法较简单但是粗糙、容易露馅。而这次,《爵迹》用的是引导线生成毛发,用线完全模拟头发。所以电影中,范冰冰的头发,成了最烧钱特效,花了40万。

目前,世界上还没有一部电影能克服这一困局,斯皮尔伯格的《丁丁历险记》,细腻到连脸上的毛细血管都清晰可见,却因如此逼真,而更让人觉得怪异、不舒服。

那为什么还要花这么大力气?
 
“爵迹会是中国CG电影的里程碑”

“我们也没做过,但总要有人做。”赵锐理性外表背后,是动画人的热血:“至少我们往前推了推,所有人这样,这个行业才能好。”

他也明白,中国动画和国际水平,不仅仅差在时间和资金的投入,技术上,也需要两三年去追赶。

不过,技术的差距,不亲自去做、去探索,是很难弥补的,这也是他接下《爵迹》这个项目的原因。至少,这是一部中国人自己摸索完成的全CG电影,从无到有,反而能积攒足量经验。



做《爵迹》的灯光师戴巍,也在知乎上跳出来为团队正名,他说:“虽然现在预告片的水平参差不齐,但《爵迹》如果做出来,会是中国CG电影的里程碑。”


“网上的预告片其实并不是真正的观影体验,我们的片子在影院播放效果很不错,细节也很多,看过的观众还是觉得很震撼。网络视频压缩等问题,的确大大降低了画面质量。”

赵锐说,他的梦想就是做像《阿凡达》一样的电影,既有唯美CG,也有故事内核,做“能感人的东西”,而这需要更多的努力。



一方面是时间和资金、技术上的差距,一方面是想要赶上国际的野心,加上习惯赚“快钱”的不良行业环境,和已经被好莱坞大片养“刁”眼睛的观众,《爵迹》遭全民吐槽,只是中国动画窘境的小小缩影。


不过他们并不气馁:“很多的人在做低质量的东西,在伤害这个产业,大家最后觉得,中国出的动画片就是烂的,我不想看了,不想为你买单,这样不行,只有说我们所有人都安下心来,都去做好的东西,做质量高的东西,才能改变这种状况。”

他的心情,也从刚被吐槽的不适应、委屈,化作现在的斗志:“观众拿我们跟世界一流的公司去比,不是坏事 ,至少让我看到了大家有这个需求,我们要做得更好,也许我们哪天可以让你们认为,我们能够做到。”



(本文为“娱乐独角兽”原创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招聘小伙伴啦:全职记者两名,坐标北京,1到2年影视行业记者从业经历,热爱影视娱乐行业;有激情,写作功底扎实,愿意花时间研究怎样去讲一个好故事,有意者请发简历至876330555@qq.com

三步教你置顶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


一、进入“娱乐独角兽”微信公号,点击右上角的小人儿
二、开启置顶公众号选项

三、如果以上步骤没有成功,请确认下微信是不是更新到了最新版哦(微信6.3.16)


求报道可加微信:zouling2693,

无论你是创业公司

还是有炫目光环的“BIG STAR”

我们都会用最好的故事去展现她

求报道可加微信:zouling2693


本公众号原创版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法律顾问: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  王维维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