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动漫歌曲交流群

人近中年有妖气

刺猬公社 2019-05-14 15:18:40
导读

很多人可能都没想到,《十万个冷笑话》竟然真的会有第二部电影。


刺猬公社 | 彦东


主创团队在《十万个冷笑话2》的宣发现场(最左为有妖气COO董志凌)


全世界的中年人都能分成两种,一种人不余遗力地维护着周遭一切的平衡和秩序,他们希望得到年轻人体恤,到处兜售自己的价值观即使这处处碰壁;另一种人天天心惊胆战,唯恐被年轻人边缘化,他们坚信铁木也能逢春,死命得往时代的马路中央钻。


你有可能没听说过有妖气这个漫画平台,但大概会知道《十万个冷笑话》。就像微博时代前的薛之谦,《认真的雪》红遍大街小巷,可他红的很晚。


作为《十万个冷笑话2》(以下简称十冷2)动画电影的出品方、版权方,有妖气在电影里的品牌露出几乎被排在了最后。


若从它还是一个社区论坛的产品形态开始算起,有妖气已经11岁了,公司年龄不算老——但这分跟谁比。


在中国漫画行业尤其互联网领域里,你说它最老没人有异议,毕竟它比A站(2007年创建)和B站(2009年创建)还分别大上1岁、3岁。如果仅把对比范围限定在漫画行业,那有妖气毫无疑问是“长者”。2009年,有妖气漫画正式开始运营,比腾讯动漫还早了3年。


每一个取得过成就、但面临转型的公司都像是遭遇了中年危机,它们被迅速变化的时代潮流推上了十字路口,向左向右?前进退后?

1


8月26日凌晨,上映9天后,十冷2票房总算过亿了,这下至少收回了成本,有妖气COO董志凌能松口气了。


距离第一部2014年底《十万个冷笑话》上映已经过去两年,十冷2顶着前集“中国第一部票房过亿的全年龄动画电影”的光环,无论是有妖气,还是先后执导这两部电影的夫妻档导演卢恒宇和李姝洁,都顶着巨大的压力。


董志凌从暑假前就开始焦虑,天天翻看往年暑期档的票房:


“哦,那年暑期票房真好,诶,奇数年票房好像不怎么地,我X今年可别是个小年。”


“有时候暑期档会有点国产保护,有时候没有,这事儿也没个规律。”


进入暑期之后,董志凌几乎开启了怨妇模式:


“我靠《战狼2》简直见谁杀谁,本来我想可能有个十几二十亿的大盘留给我们,他一下子收走8成。打开手机有36部电影上映,电影院显示屏上就有3部,实际上大卖的只有1部。”


“盘子变小了,就像北京房市下跌了肯定也不是平均跌,有的地方跌得少,有的地方跌得多。我们动画电影呵呵呵……你明白我意思吗?”


……


那天和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聊的时候,董志凌还没想到,后面他还会碰上口碑爆棚的《二十二》。


先不提赚不赚钱本身,十冷不赚钱也实在有损有妖气这位大前辈的面子。毕竟,十冷系列对有妖气来说是个举足轻重的品牌。


十冷2电影开头,喜洋洋的几位主角们友情客串,慢羊羊村长说“怕什么,好歹我们是第一个过亿的。”——这是一个业内梗,《喜羊羊与灰太狼》大电影是中国第一部票房过亿的动画电影,而十冷则是第一部过亿的“全年龄向”动画电影。


2012年播出的十冷漫改动画,则开启了中国网番纪元。当年这部作品也诞生出了无数的全民梗,李靖的“百分百空手接白刃”和肌肉哪吒形象深入人心、就连“吐槽”这个词的普及都与它不无关系。其IP影响力可见一斑。


然而,卢恒宇和李姝洁两位导演却认为十冷1的成功“是对不起观众的成功”,大部分笑点都源自于番剧,投资中130多万也来自于众筹和粉丝荷包,简言之,这是一部刷粉丝情怀的电影。


卢恒宇和李姝洁也知道,十冷2不仅要在技术品质上升级,还必须得是一部平衡新老观众观影体验的原创故事。换言之,这是一个老IP的再生。

2


短短两年光阴,十冷的品牌、卢恒宇和李姝洁的处境变化很大。


三大(《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大护法》)横空出世,后辈名作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十冷变成了业内人口中“曾经的一个现象级IP”,这说法有些伤人。


两位导演的工作室从一个十几人的作坊蜕变成了拥有140人的成都艾尔平方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两人也从十冷1初尝电影禁果的处女导演变成了执导网番《尸兄》、《镇魂街》等大热作品的业内知名导演。


有妖气和它所在的这个行业更是沧海桑田。


2015年8月,有妖气以9亿价格被奥飞收购,腾讯动漫、快看漫画等“小伙伴”来势汹汹,有妖气副总裁张左峰的感慨很精辟,“称王称霸的时代过去了,原来行业只有我们一家时,你说啥就是啥。”


这两年有妖气由于太低调,几次被传出“卖身**”、“创始人出走”的消息,被唱衰的声音也此起彼伏。


它采取了“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的应对办法,董志凌的官方回答是,“你看行业里有所成就的公司,都是踏实干事的。”老成持重到让人不相信这是一家做二次元的。


董志凌和张左峰也会焦虑,有妖气用了10年摸着石头过河,曾经做什么都是第一和唯一的,新鲜劲也大。可几乎一夜之间就变了天,大前辈还没来得急喘口气,就被拖进了新的竞争漩涡。


所幸,10年里有妖气积累下了经验和自己的特色基因,重新划定了自己的定位。


“做热血少年漫的IP库”、深耕男性向精品IP,走垂直化路线好像是一个可行之策。尽管副作用明显,“定位明确意味着再做大很难”。


3


与其变成被时代抛在后面的“老炮儿”、“大哥”,有妖气还是选择做一个不甘寂寞的大叔。


十冷2里,番剧中的角色如肌肉哪吒、李靖、匹诺曹和白雪公主CP、葫芦娃和蛇精全都不见了。但你又依稀能在里面看到十冷1中的“男主角”、“时光鸡”和“蛇精”的影子。


新男主变身超级英雄拯救世界时,像极了十冷1男主的变身形态;“时光鸡”变成了“南方神拉”;男主的青梅竹马眉宇间酷似蛇精,影片彩蛋里还直接cos成了蛇精。


老角色要不直接被砍,要不变成了与主线剧情无关的元素。


在十冷2这部片子里,承担最多笑点的河神、雷神托尔(柴犬)、雅典娜这些新角色,电影放弃继续玩番剧里的老梗,而是追起了时髦,恶搞《神奇女侠》、《海贼王》、《X战警》……偶尔向《名侦探柯南》和《蓝精灵》致个敬。


豆瓣7.7的评分,不算太高但也不低。不过最买账的似乎还是老粉丝,“看到小青说出那句不要叫我小姐姐,请叫我女王大人时,我竟然有点想哭。”


董志凌看样片时,也困惑,他和两位导演都想多埋点业界梗和调侃有妖气自己的包袱。但考虑到观众对有妖气和行业的了解程度,梗还不能影响观众的观影体验。


其实这根本无关大局,“我们不像漫威那么深入人心,斯坦李都能变成个包袱,可老卢还是照着漫威的心态在做。”


电影上映后,首日票房近3000万,不过董志凌还是惯性的焦虑,“在谜底揭晓之前,一切都是未知。”


2017年,有妖气的起点和腾讯、快看漫画的起点可以说几乎一致,若只在资源和资本的层面考虑,甚至还低一点。在文创行业没有绝对的权威,二次元里辈分更不值钱,这是谁也无法违抗的铁律。

4


有妖气1岁时,董志凌还是那个梦想着“35岁前能退休回家带孩子”的创业大学生,和他关系要好的B站董事长陈睿还是金山毒霸“别人眼里怪怪的”的深宅程序员。


时间线再向前倒一点,那还是看日本动漫要买碟的年代,董志凌随口说出的动画名都没有百度百科词条;后来视频的IM格式出现,一张碟可以看几十集动画,被世人“惊为天人”;再后来,日本动漫被大陆电视台几乎全面禁播,只剩下BT种子能够拯救宅男。


中国第一代宅男们就这样被“断奶”了,如果还想继续追动画,技术竟然变成首要的门槛,“你得会自己制作、上传、下载种子,那时候自己会发车,能开车的人还不是很多。”


“这是一个靠着一点种子的火星延续下来的行业”,这似乎也解释了,为什么互联网动漫这行的资深从业者几乎都有点互联网科技背景——A站CEO刘炎焱媒体出身、陈瑞和董志凌都是程序员或计算机专业出身。


不过10年创业下来,董志凌早已不再是那个以为“一集动画番剧制作成本几万块,电影贵点,一分钟一万,那做一部电影才100万”的天真少年。虽然如果他没有这个想法,有妖气也许都不会那么早做电影。


做漫画平台时间越长,他越狐疑,尽管他“是一个互联网人,信仰逻辑。”但是,这行似乎又没规律可循。


唯一能够被确定的是他人生计划的实现程度——“我原来想到40岁实现财务自由,现在我实现了一半,我快40了。”


只能说,无论是董志凌还是有妖气,前路真的还长。



彦 东

关注二次元、泛视频、内容创业领域  

微信号:zhang93911

 添加时烦请注明姓名、机构、职务


刺猬公社是聚焦内容产业的垂直资讯平台,关注领域包括纸媒和数字出版、互联网资讯和社交平台、视频音频平台、影视文娱、内容创业和自媒体、二次元,以及VR/AR和人工智能等未来内容发展方向。

内容产业报道第一媒体

微博 @刺猬公社

合作、转载事宜请联系微信号yunlugong

投稿邮箱ciweigongshe@126.com

网站www.ciweigongsh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