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动漫歌曲交流群

有妖气对动漫为何有“十万个不满”?

虎嗅网 2018-12-05 13:36:36

采访:李拓、罗砚


7月21日,成立6年的有妖气举行了首次发布会,主角则是两天后即将开播的动漫剧《雏蜂》。不过与一般互联网企业在现场拼命安利产品的行为不同,有妖气COO董志凌对动漫行业进行了猛烈吐槽,也令现场有了别样的欢乐气氛。


有妖气为何有这么多不满(我们姑且将有妖气平台上崛起的动漫IP“十万个冷笑话”的概念借来一用,代称为“十万个不满”?在这种恶劣环境中,他们又做了些什么?中国动漫的机会是否潜伏在这些吐槽之中?当时,虎嗅君与邻居有妖气COO董志凌在发布会后做了一场对话。


董志凌专门提到,之所以有妖气“有勇气”能说出一些对业界的真实看法而别人不能,很大原因在于有妖气的成长路径与定位跟国内的动画公司不一样,“在动画行业我们的角色是版权方、是平台,这导致思考的问题就不太一样,所以有时候是会显得有点无情。”但“我们希望能够成为整个行业里面一些问题的‘推手’,去第一把推一下。”


以下是虎嗅与董志凌的对话摘编。


单元制作价格在飙升,但底层并没产业化


文化产业在资本热潮之下开始被迅速催熟,而动漫行业的肾上腺素水平也在飙升,制作成本开始不断上涨,甚至出现“抬价大战”。截止虎嗅采访时(7月22日)为止,有妖气推出的《雏蜂》的制作单价已经达到3万元/分钟,而且成本还在攀升。制作费迅速上升是福是祸?这个趋势是否已见顶?对于潮水般的金钱涌入动漫行业,隐忧又是什么?


虎嗅:确定你们《雏蜂》制作费是每分钟三万吗?


董:不确定,我们现在加到四万,有可能还会往上加。但是去年看的时候,有妖气的成本就是行业最高价了。现在听到好多的价格比《雏蜂》的价格要高,成本要高。中国人做事就是这样,钱的事不能输给别人,不能输在起跑线——怎么可以在起跑线上就能输给有妖气呢,可能是IP不如有妖气好,但是钱得比有妖气多。


这一年的变化赶上中国的三十年的变化,我们在做“十冷”的时候当时价格是一万多块钱多一点,那时候业界是平均是两三千;后来一年我们大概是两万块钱一分钟的时候,行业大概是一万块钱;当我们变成三万的时候,大家疯了,说“我们要超过有妖气”。为什么没有公布价格,因为我们的价格还在涨,如果现在公布最后数据,那是骗人的。


虎嗅:你觉得制作费上涨这事儿,对这个行业是好事还是坏事?


董:每个行业的发展,首先是无人问津阶段,第二是开始繁荣阶段,第三是泡沫阶段,第四是泡沫之后的平衡阶段。最后一定是高,然后不合理,开始下降,达到一个平衡。每个公司不一样,作为后来者,如果你在钱方面都输给先驱者,你有什么资格跟前面的人较劲?人家是跑车,你是烂车,你永远都跟不上,你就别追了,你直接在起跑线撤离就可以了。现在大家表达“我有钱烧”的心态从来没有如此强烈,加价就是这种心态,我们本身并不喜欢这种盲目做法,但也可以理解。


虎嗅:您的意思是价格还没有见顶的时候。


董:对。但是我觉得行业里面的人也不会太疯狂,再往上升的话,会导致极度不平衡的价格体系,这是极度有害的。目前我们只是把价格提高到了一个平均水准上来,如果你再往上加是属于日本行业内的高水准,你再高疯狂一点是什么水准,我就不知道了。如果中国出现一百亿票房的片子,我可以肯定五个亿美金投拍的片子一定很自然就出来了。


与中国动漫相比,日本与欧美动漫产业的强大,除了因为人才强盛,更重要的是模式差别:产业化决定了动漫行业发展的速度和规模。一两个人做几分钟的实验短片很容易,但若成规模地生产,仍然做不到,这是阻碍中国动漫发展的最现实、最迫切的问题。


虎嗅:你刚才讲新模式和旧模式的区别,新旧模式之间具体的差别在哪?


董:最主要的差别是工业化的问题。旧模式是小作坊的做法,定价是很主观的,做事也是有一些主观的,规模和产量很小,是不可以大量复制和扩容的。


为什么日本动画会很强,为什么美国的电影影视剧行业都非常牛?是因为他们底层都是产业化,这个东西带来了低廉的成本,宽泛的选择,良性的竞争,以及规模化的体系,我们将来的路上需要这些。如果我们有一个很小的工作室,他能做出一个确实让我们还觉得不错的片子,但是他能不能量产,能不能规模化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如果要做一分半钟的宣传片,我只需要两个牛人拼一年就行了,但要拍一百分钟的片子,你会发现这两个牛人拼十几年可能还拼不动。


当你少量的时候很多事情都很简单,实验室什么的,没有细菌没有什么东西的,一切东西都是完美的,都很简单的,实验室里面的宽带一秒钟能下几部片子的,实际的情况呢?在我们看是真正的行业起来一定是有生产线有规模化的能力,没有规模化的能力没有行业。


坐拥IP却难加速开发


在影视行业疯狂抢购IP的时候,人们发现有妖气用了6年时间来积累4万部优质动漫IP,这也是后来奥飞动漫以9.04亿元收购它的重要原因。但正如奥飞影业CEO所估算的那样,即便以1%的转化率计,也至少有400部动漫IP可以开发,而即便是每年4部的速度,也要100年才能消化完,更何况新的热门动漫还在不断产生。


孱弱的中国动漫制作行业,似乎注定了有妖气手中IP的开发速度难上加难。


虎嗅:《雏蜂》发布会另一个主题是IP,但是4万个IP如何开发?


董:这就是国内比较难的问题。其实有很多人愿意开发,但你会发现,如果把它交到中国来,交给谁,都会做出一个呵呵的作品。你只能做出一部喜剧片,做不出一部超级英雄片,因为大环境是这样,比较难。


怎么办?我们现在做法很简单,怎么样做好一件事情,我们尽量自己做好一些事,中国人学和抄的速度是很快的。我告诉你,有什么东西,你想问什么我跟你说,告诉你对错,拜托你学对学准,对这个行业,我们有一个培养市场,甚至是培养产业的从业人员的责任,这是需要过程的。


虎嗅:培养成本你们自己承担?


董:我们只做一些示范出来,如果结果比较好的话我们就告诉别人,这个示范结果还挺好的,就懂了。


互联网的引入让整个行业加速很快


国内文化产业向来受到主管部门的多重照顾,对于中国动漫尤其如此。“导向”和“健康”成为相关文件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在一向把“动漫”当“动画”管理、将青年动漫与低幼动漫混淆的既有认知的情况下,自称“互联网动漫”的有妖气,怎么搞定政策和大众认知?


虎嗅:政策方面如何应对?


董:我们也在平衡各方关系。有领导就问我:你们的内容怎么样保证他的健康、绿色?我说,是这样的,现在年轻人很多东西只能疏,不能堵,不然谁看啊?没有人看,那你所有做工作白做,怎么办呢?比如说别人暴力指数是八,我们做个六的作品,因为如果你暴力指数是三没有人看了——首先是比别人轻,第二点是作品是我们做的,我们的尺度与引导性都可以把握。


一部片子就五分钟,如果我说教,大家就全散场了。我的想法很简单,首先你要把人从外国的片子那里抢过来,你就有机会跟他们讲一些道理、做一些交流,当你说的话没有人听的时候,你说什么都是没有人用的。所以通过轻度的东西引发到年轻人的兴奋点,让他们能够关注到你,接下来的很多的引导的工作你就可以展开了,你的主动性就在了。


我们做这种事情我们会在国家允许的尺度范围内,尽可能的争取一些客户,在往一些正确的方向做引导,在达到文化部门和我们都想达到的一个效果,你会发现老美的东西也没有什么——大场面,但是看片子跟你聊聊人生,想法,世界观,包括亲情,爱情,友情,价值观的东西,你看完之后也会觉得有点小收获的。


虎嗅:事实上还有一些体制上问题很烦人,比如青少年动漫并不是儿童动漫,但我们把动画当成幼儿作品,导致整个市场包括电影排片大多数是六一和暑期档,电视台也是六点半孩子们放学了回家来看,这个从制度上已经框定了播出的时间和受众范围,你们怎么跟这种政策周旋?


董:短时间内你只能形成小范围的单点突破。举个例子,如果《大圣归来2》上映排片不会超过30%,包括“十冷”第一部有一个多亿票房了,第二部按照市场的发展,按照品牌的累积和营销,基本上是你在一亿五到两亿起的,第二部的排片应该不会低于15%到20%,我们希望是是20%以上的排片,而且应该不难。我们要学会用市场的方法对话。


今年虽然“喜羊羊”稍微弱了一点,但是“十冷”加“大圣”两个作品超出预期,今年才过一半,理论来说还有年底还有一波机会,《功夫熊猫3》要来了,估计又很精彩。


整个动漫市场快速变化的可能性很小,但是有一点和原来不一样的是,互联网的引入让整个行业加速很快,我们与日本大概有二十年到三十年的差距,但是按照互联网的模式,在不缺钱,不坑人,有一批好产品陆陆续续的出来,行业的整个产业结构慢慢形成的情况下,五年到八年可能就达到我们之前想二十年达到的效果。加速的功效一定是存在的。


虎嗅:大家经常谈到我们动漫的画风问题:小鼻子、大眼睛大嘴巴,和传统的龙眼睛、长头发很不一样,当年的水墨动画真的是彻底灭绝了,这种看法我们是有没有在意过?


董:观众最终是看两个东西,第一看故事,第二个看画面,在我看来,类似《功夫熊猫》的欧美的动画片是严重不符合亚洲人审美的,如果我们按照审美喜好来说是比较喜欢日韩的审美,他们在画风风格塑造上就觉得很亲切;第二点你也会发现一个事,当行业真的繁荣之后,什么画风都有的情况下,你要的中式画风或者是复古画风或者是什么,他自然就形成了,根本不用担心。我们也在说一个东西,现在大多数的三维动画都存在一个小问题,他是以欧美作风做的三维动画,因为这套体系是欧美人做的,中国人哪有那么长的脸和那么清晰的轮廓,因为这次《大圣归来》的主题是猴子,你明显觉得这个猴子脸长,这个是美式的审美,大家不在意,因为大家知道他是孙悟空。


虎嗅:我们跟王微聊一次,他在做《小门神》到现在快做两年了,这精雕细琢的情形也跟互联网科技行业差不多,科技圈在讲“匠人精神”,有妖气这边则讲工业化流程。你怎么看二者的区别?


董:我觉得很重要一点是大部分地方都不需要匠人。每个产业的核心那人不是匠人,真正的在流水线生产是不需要的——根本不需要。每个产品的产品经理有这个匠人精神就足够了,要那么多干什么呀。如果你对一个产品的设计是没有追求,产品本身就不会有生命。


如果这片子做出来不行,你怎么来取悦观众?《十万冷笑话》也是一样,第一部《十万冷笑话》分镜出来,我看着看着睡着了——这是我的片子,第一次就睡着了,是什么情况,很害怕,但是成片出来就是太棒了。你对这个产品有要求的,有追求的,同时做出来的产品能够让你满意的话,才能够让整个市场满意,这种匠人需求在整个日本是很普遍的了。整个日本对于很多东西都会有很多的追求,我一定要把什么东西做到最好,他们传达这种文化,但是在中国就很不一样,很粗糙。


虎嗅:有妖气之前是一个漫画的平台,现在走到了一个动漫平台,你觉得有妖气在这些年哪些事没做成?


董:没有做成不太多,我们当年做的杂志就没有做成。很多人以为我们是做死掉了,我们是主动放弃了,安心去做其它的事吧。我们觉得这个事玩不转。我觉得不变的是至少到现在来说,用一句很俗的话是初心没有变。做好一部作品,不管这个作品是以书本形式、以动画形式还是以电影形式,这个初心是没有变的,以及我们对作家的尊重,对想要推动行业的发展,而且是想要改变中国动漫这份心没有变。


我们希望创作者永远只做创作的事情,不要去跟钱打交道,不要去开公司,不要去做生意,你会变成个生意人,慢慢的因为各种原因你可能就没有创作的初心,你可能就做不好一些作品,在行业见得太多了——原来是一个作者后来干融资去了,原来是一个作者开工作室去了,最后他不画画,变成老板了,这个很可惜。以前张导,现在都是张老板,张导变成张老板最大的区别是在于,他的作品再也没有当初的热情那种想法在里面了。


本文头图:《雏蜂》动画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