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动漫歌曲交流群

推理作家们也在问:我们还需要名侦探吗?

新星出版社 2018-09-01 10:36:29

照例先说点题外话。


八月初,应方所的邀请,我们带着国内原创推理作家去了广州、成都、重庆做了一系列的活动,最后又赶在上海书展的时候做了两场分享活动,一圈跑下来,几个原创作家中暑了好几次,晒黑了好几个色号。如果问他们对活动有什么想法,估计姐姐会说:中山大学真的太好了!撸撸姐(陆烨华)会说:成都太好吃了,重庆太好吃了!时晨应该会一边抖着腿一边不屑地看着撸撸姐说:除了成都的美女你还记得啥?而王稼骏老师则会用快要哭出来的语调说:我不想办活动了,要讲好多话人好多压力好大……


其实决定要办活动之前,作家也好,出版社也好书店也好,都各有各的顾虑。毕竟,这可能是第一次让几位作家走出自己熟悉的地域,面对(大部分)非推理爱好者去讲一个在中国还并不流行的类型文学。姐姐打头阵,在广州方所讲“诡计”,估计是有点儿紧张吧,一开头就噼里啪啦说了一堆(大部分人听都没听说过的)作品,我正想着要不要提醒他不要把门槛设得那么高,先从柯南讲也好嘛,回头就看见了一个学生模样的听众,正把他说的那些作品一个一个记录下来,满脸都是认真,忽然也就放下心来了。


撸撸姐和时晨去成都的当天我和责编都无比担心,时晨恐飞,那是他此生第一次坐飞机,不知道会出现什么过激反应的他,此前还认真地查了从上海去成都的火车。在飞机上要坐在他旁边的撸撸姐倒是很放心:在时晨老师身上铺满他自己的书就好了嘛,他肯定舍不得吐在上面的。要走的那天更完美,我和责编的飞机因为天气原因晚点,我们在机场硬生生坐了8个小时,到成都的时候已经呆滞成傻球状,但是看到元气满满还在不停感叹“成都美女真多”的时晨老师,也终于松了一口气。后来才知道,他们一整天都在聊第二天演讲的内容了,吃完饭回到酒店之后,他们几乎又聊了个通宵,把第二天要讲的内容梳理了一遍又一遍。


那么今天想与你分享的,是四位原创推理作家在上海活动的实录。此前的各种努力紧张和胆战心惊总算没白费,这场活动成功到连撸撸姐的冷笑话都逗笑了一票人,希望你能看到最后啦。


我们还需要名侦探吗?


· 自带bgm的自我介绍 ·


陆烨华:大家好,我是陆烨华,《超能力侦探事务所》的作者,今天听说还有网络直播欸好兴奋,这也是我第一次参加直播,据说主播里面比较红的是那种(这里省略一万字……)介绍一下我的这部作品,我这部作品是“幽默推理”,偏搞笑的。有句话叫“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我非常不认同这句话,我觉得“万般皆下品”首先就是错的,不管你是听音乐,看电影,玩游戏,都不是下品,读书也没有什么好高的,都是为了轻松。这也正是我自己的创作理念,我希望我的书能够像游戏一样,像看电影、听音乐一样,能够给大家带来快乐。

   
陆烨华 本人


陆秋槎:大家好,我是《元年春之祭》的作者,陆秋槎。这个字念cha,不念cuo,很抱歉起了一个这样奇怪的名字。这本书是我很早以前写的,它代表了我当时的趣味。我当时读了一些日系推理作家的作品,受到了他们洗脑般的影响,所以就把这本书也写成了那个样子。现在想想,其实可能少了一点娱乐性,多了一点“装”。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如果不喜欢我的这本作品,请期待……(旁边插嘴:其他作家的作品~),谢谢大家!



陆秋槎 本人


时晨:大家好,我是时晨,《镜狱岛事件》的作者。这本小说是非常本格的、孤岛式的小说,希望大家喜欢。


王稼骏:大家好,我是王稼骏,我是新星出版社即将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这一次我带来的书是《温柔在窗边绽放》,它是去年8月出版的,如果看过《温柔在窗边绽放》的朋友,可以期待我的新书《阿尔法的迷宫》,因为……《阿尔法的迷宫》比较新一点,也会比较好看一点!



王稼骏 本人(左)

时晨 本人(右)


· 喜欢什么样的名侦探 ·


陆烨华:我喜欢的是美女侦探,因为是美女嘛。举个例子,对我影响最大的一个推理作者叫阿加莎·克里斯蒂,(所以我喜欢的是美女作家吗,咦),她笔下有个名侦探,大家应该都知道……叫波洛。波洛是我最喜欢的名侦探。虽然不帅,但是他这这个人有个性,长得矮矮小小的,但是整个人仪容装束非常精致,爱吃甜品,有一些小怪僻,书里描写他:一粒灰尘落在他的肩膀上,比一粒子弹打中他还要令他难受。大家应该看过一个日剧叫《古畑任三郎》,古畑任三郎就是一个非常mean的侦探,会围着那个凶手啰里八嗦说一大段话,其实他早就知道谁是凶手了,但是他就是会把凶手说到心理崩溃。波洛其实也有点这种感觉,会说一大堆,但是别人问他是不是发现什么了,他会说“没有,我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就是这种小怪僻,撑起了一整本书,让我看得津津有味。我喜欢的侦探不是那种天才型的,或者说神一样的,像福尔摩斯。我喜欢侦探像凡人一样有缺点,有自己俏皮的个性,就像波洛那样。

    

陆秋槎:他觉得波洛是美女侦探,我跟他不一样,我喜欢的是美少女侦探,就是像马普尔小姐这样的(误)。美少女侦探是不会成为系列作品,因为她们活着活着就不是美少女了,活着活着就变老了。小野不由美的《黑祠之岛》里面有一个非常萌的妹子,就是一个巫女侦探。还有麻耶雄嵩的《独眼少女》有一个特别萌的妹子,是一个穿着巫女装的侦探。还有《元年春之祭》里面也有一个特别萌的妹子,她也是一个巫女侦探。

    

陆烨华:我补充一句,我也很喜欢污女,三点水那个“污”。

    

陆秋槎:我个人最喜欢的系列侦探不是美少女,但是他经常会为了一个美少女去探案,他就是法月纶太郎。这是一个非常苦恼的侦探,他会因为自己的推理受到伤害,因为自己的推理伤害了别人这件事而受到伤害。他经常受到伤害,但是他会去破新的案子,再从伤害中慢慢地恢复过来,我觉得这是把一个侦探真的写活了的感觉。我也希望能够写出比较鲜活的侦探,而不是像思考机器一样的、非常古典的、非常冷冰冰的形象。我看过一些评论,有些人说我的小说里的侦探非常让人讨厌,“从头到尾都希望这个小说里的侦探去死”,可能这是我个人的技巧的问题,我的初衷并不是这样的。

    

时晨:我来回答一下,刚才两个“变态”我受不了。我比较喜欢的侦探就是刚才姐姐(陆秋槎)所说的思考机器那种类型的天才侦探,很古典本格的那种。举个例子就是类似岛田庄司笔下的御手洗洁,我非常喜欢名侦探给解答的那种惊愕,这是我们从来没有想到过的,我觉得这才是推理小说对我而言的魅力所在。我不是对美少女没有兴趣,生活中还是很有兴趣的,但是在小说里我还是比较喜欢男性侦探。


王稼骏:我喜欢的名侦探要比较正经一点。我最早喜欢的名侦探是横沟正史写的金田一耕助,是那种有鸡窝一样的头发,眼睛一直睁不开的,但是破案的时候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的侦探。我之前写的系列侦探左庶其实是有一点借鉴金田一耕助的,我感觉这样的人不一定在舞台当中像明星一样,他可能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人,但是他就是有非凡的能力,这是我自己比较喜欢的类型。我发现其实现在还有一种名侦探,和传统的“在两个真相里面总是能找到那个对的”的那种侦探不一样,比如现在我觉得贝利也是名侦探,贝利只要说德国队能夺冠德国队就完了,今天早上他说塞尔维亚要赢中国女排,塞尔维亚就完了,我觉得他如果做名侦探的话,可以帮你排除掉所有错误的推理,剩下的就是真相了,就是这样。




· 想创造什么样的名侦探 ·


陆烨华:刚才王稼骏老师说的那个,从事指向错误解答的侦探,其实我书里也写到过,有一个配角,他有个超能力,就是永远都说不准。他所思考的方向、他说出来的话都不准,甚至他拿一个东西都拿不准,他是一个比较搞笑的一个角色,是以贝利为原形塑造的。

    

陆烨华:其实王稼骏老师的左庶是受到金田一耕助的影响,破了我心中一个谜团,我一直以为是受到《火影忍者》的影响。我其实特别喜欢调戏侦探,喜欢“反侦探”。反侦探就像1920年《特伦特的最后一案》一样,侦探推出来的结论是错的,他被凶手耍得团团转,我喜欢这样的侦探,反而不喜欢那种一眼就把一切都看破的侦探,所以我在书里面尽可能把那个指向错误解答的配角塑造成主角,因为我觉得他才比较好玩。以前时晨老师问过我一个问题,他说你有没有名侦探情结,我说我真没有,因为我觉得侦探只是故事当中的一个人物,对于故事的发展和逆转,侦探除了破案之外还能起到更多的作用,《特伦特的最后一案》是一个例子。还有《完美无缺的名侦探》,那里面其实没有一个固定的侦探,但是主角无论跑到哪里,身边的人都能破案,你说这本书的主角是谁呢?我觉得它也是某一种意义上的反侦探。我以前看那种很老的推理小说,后记里面都会写到:这本推理作品揭露了资本主义的丑恶,反应了当时人心的腐朽之类的。我觉得很奇怪,因为这些作品诞生之初,本来就是服务于那些资产阶级的,甚至作者本身可能也是资产阶级,他们没有想那么多。所以我觉得不用给名侦探背太多的包袱,他的出场只是为了故事的顺利进行,能够让这个故事更加曲折,更加顺畅地发展,这才是名侦探的作用。以后我如果再写小说,甚至都想把名侦探这三个字去掉,没有名侦探,但也有谜题。

    

陆秋槎:就像刚才说的,我比较喜欢苦恼的侦探。我的书里面的侦探她也有苦恼,而且她的身世也稍微带点悲剧性的色彩。我最近还在写一本长篇,也是往这个方向在写。为什么不太喜欢冷冰冰的思考机器一样的那种侦探,就是觉得这样的侦探好像一直抽离在故事之外,到了最后要解答的时候出来一下而已。我以前看过鲇川哲也写的一本书《紫丁香庄园》,也有翻译成《黑桃A的诅咒》的,书里前半部分一直在杀人,到了最后警察说我们破不了这个案子了,星影龙三是不是很擅长破案,我们把星影龙三叫来。这是我看的第一本鲇川哲也的书,我根本不知道星影龙三是谁,我就看到警察他们很理所当然地请一个毫无关系的人过来,这个人就过来把案子破了,我觉得这样的剧情展开简直难以理解。如果写推理小说的话,我不希望写成那个样子,我不希望让第一次读我的小说的读者看到侦探登场的时候眼前一黑,我更希望侦探是一个从头到尾参与这个故事,甚至卷进这个故事的悲剧性里去。毕竟如果不是写幽默推理的话,杀人总归是比较悲剧性的故事,我希望侦探他也是这个悲剧里面的一个角色,而不是一个旁观者。

    

时晨:关于推理小说中是否需要添加名侦探,我觉得要看作品的类型和基调。我个人对名侦探的看法也跟前两位差不多,但是因为个人趣味,我比较喜欢天才型的侦探。我总觉得在一个谜团里,我需要有一个灯塔来仰望,我需要有一个人,是在我的智慧之上的存在。像福尔摩斯,我们刚刚入门的时候可能就是被他的个人魅力所折服的。当然生活中不可能存在这样的人物,正因为这样,我更喜欢去看推理小说中的神探,他们能给我一些生活上的一些体验,一些思考的方法。很多人把他们当作真人来崇拜。现在也有很多人会寄信去贝克街,也会有人组成御手洗洁粉丝团,而不是岛田庄司粉丝团。他们真的是很崇拜这些人,他们也知道这些人是不存在的,但是就像初次看福尔摩斯也好,工藤新一也好,那种情结深深印刻在我们的心里,可能一生都很难忘。

    

王稼骏:名侦探我看的最多的应该是名侦探柯南吧。

    

另外三位:我们也是。


王稼骏:名侦探柯南看得是非常多的,我自己写过左庶这样一个角色,他能解决很复杂的案件。看过我小说的朋友可能知道,我在前年把左庶这个系列完结了。一方面是因为左庶的设定是私人侦探,私人侦探在中国其实是违法的,这样写下去我很怕我的书被禁掉。另一方面,现在这一本《温柔在窗边绽放》和《阿尔法的迷宫》,这两本书里面我都没有刻意去塑造名侦探的角色,里面会有一个解密破案的人,但这个人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并不是一个名侦探,他只是根据剧情的发展、人物的命运,呈现给读者一个真相。我现在正在构思新的小说,不一定有名侦探,但是会有一个线索人物,事件可能与他有关,或他直接间接去参与了一些案件。像福尔摩斯、波洛这种名侦探的角色,已经很经典了,但是在中国可能很多比较有名的角色都是警察。我希望写一些平民,在某些事情上有特长,可以用来破案,这是我自己想写的侦探。




· 我们还需要名侦探吗 ·


陆烨华:我认为就算是本格推理小说也不一定完全需要名侦探,身边所有人都可以参与破案的。刚刚王稼骏老师也说到,他希望写一个身怀绝技,通过他自己的知识去破案的人物。我们现在看到日本有很多这样的作品,比如说北村熏笔下的落语大师也是一个侦探,还有一些形形色色的人物他都可能是侦探,我甚至还想写一个相声侦探。我认为并不需要名侦探,但是我们需要的是带双引号的“名侦探”,这个名侦探可以是书里面的一个人物,他的职业不一定是侦探,他可以是警察,可以是法医,也可以是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甚至一个出租车司机,很喜欢和别人聊天,乘客偶然间和他说了一句话,说自己遇到一件比较奇怪的事情,出租车司机就给他解答。我认为推理小说本来就是一个谜团小说,我们要做的是破解这个谜团,而不限于看名侦探如何去破解一个谜团。

    

时晨:刚刚撸撸姐说的是我本来要写的一个创意,竟然被他在这里说出来了……我真不想认识他。其实出租车司机也好,其他各种各样的职业也好,实际上就是名侦探,它是一个广义概念,不一定是有侦探执照的私家侦探,只是他超越常人,能够用他的职业破案。包括汤川学的物理学,或者是《不可能犯罪搜查官》里面那个超凡记忆能力者,这种人就是名侦探,就是我阐述的概念。本格推理需不需要一个名侦探呢?其实这个没有绝对的答案的,大家用名侦探来解释谜团比较方便,如果有更好的处理方式我觉得也可以。

    

王稼骏:可以有形形色色的侦探,我自己看《最强大脑》,里面的人都可以变成很厉害的侦探,一百滴水中可以分辨哪两滴水是一样的,我觉得这种人都可以变成名侦探,我觉得我自己也可以变成名侦探。

    

众人笑:这个不能吧。

    

王稼骏:我自己可能不会去写一个非常厉害、超乎常人、像神一样存在的侦探,但是我自己很喜欢看这样的东西。我觉得,小说里面可以没有那种名侦探,但是每一个名侦探的身边都会有一个很呆很可爱的助手。

    

陆秋槎:关于这个问题,其实我们可以从推理小说诞生之初开始回顾。一般来说,推理小说是爱伦·坡创立的,爱伦·坡一开始就创立了一个名侦探角色——杜宾。之后比较有影响的比如福尔摩斯,也都是这种名侦探+助手这样的模式。到了黄金时代,有人统计过,几乎每一个作者都创造过名侦探。再到后来黄金时代终结,这种以解谜为中心的推理被以打架斗殴喝酒上床为中心的冷硬派推理所取代,但是即使如此,冷硬派的作家笔下还是有名侦探的。其实在推理小说的历史上,绝大多数时候都有名侦探,有名侦探的推理小说是作为主流而存在的。唯一的例外就是日本的社会派当道时期,由松本清张主导的社会派时期。小说里面不太会出现名侦探这样的角色,因为这样的角色和他们的世界观是冲突的。社会派推理注重的其实是写实,讲究现实性,而名侦探这种设定本身就有一点点反现实的因素。名侦探无非就是这么几种,要不就是因为他太聪明了所以警察一直会去请他,要不就是他本身是个警察也很能破案。这种太聪明的人可能本身就有一点点反现实。有一个动画叫Milky Holmes,我们称它“脑残福尔摩斯”,这个动画里面有一个角色,她一直自称自己的智商是1300,再一次登场智商就变成13000,每一次登场都会加一个0。侦探经常会被塑造成非常非常超现实的,超现实到有点滑稽的这种程度的角色,他和现实主义的社会派推理相冲突。还有一种名侦探可能不是警方有意把他请过来的,而是以名侦探柯南为代表的死神型的名侦探,走到哪死到哪儿,这其实也是非常不现实的。我们很难想像社会派推理里面会写到一个人,他不管走到哪儿都会遇到这种社会问题,引发杀人。即使他是一个记者,这个概率也是非常非常低的。在人的一生之中,遇到一个非常离奇的事件,这个概率是非常非常低的,很多警察都说我一辈子办案,其实一直都在反扒,我从来没有办过一个大案。可能只有在那个时期,一个强调现实主义的时期,名侦探暂时退场了。后来就有人开始为名侦探招魂。当时日本有一个推理作家,EQMM日本版的主编都筑道夫,他写了一本书叫《黄色房间被如何改造过》,他说我们这个时代还是需要名侦探的,任何一个时代都需要名侦探。之前江户川乱步之类的作家,他们都说推理小说最重要的是诡计。但是都筑他觉得,推理小说最重要是逻辑。而且总是要有一个人做逻辑的代言人。在七十年代初的时候,他提出我们应该复兴名侦探。过了一段时间,一个叫佐野洋的作家开始跟都筑道夫吵架,他觉得创造一个名侦探对于一个作家来说是一种懒惰的行为,因为你可以不去想下一本书要写一个怎样的主角,而是已经设定好了一个主角,下一本还是他当主角,再下一本还是他,对于作者来说是一种懒惰,而读者可能也会厌倦。他们俩有过这么一场很大规模的论战。这个论战最后催生出来的东西可能就是日本的新本格推理。1987年之后绫辻行人登场,他们又复兴了名侦探的形象,新本格运动之后,名侦探又成为了主流。现在的推理作家,基本上每一个人都写过系列侦探,在日本很难找到一个作家不写名侦探。贯井德郎可能就是这样的一个罕见的作家。

    

王稼骏:说明大家还是喜欢名侦探多一点。


陆秋槎:需不需要名侦探这个问题很多时候不是作者一个人能决定的,有很多影响因素,比如说时代的风气,比如说商业考量。对于我来说,我觉得我们这个时代还是需要名侦探的,因为单篇作品很难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系列作品被读者记住的机会就多了。如果我们去书店看到一排都是同一个侦探的系列作品,会感觉比较有冲击力。从一个作者的角度来说,我也觉得写作一个系列侦探其实是一个既省事又非常讨巧的做法。现阶段我也没有能力为了一点点的偏执、为了一种文学理念,去做一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虽然大家不喜欢我的这个侦探,我应该还是会继续把她写下去的。


【Q&A】


Q:我想问撸撸姐,能不能当场给我们讲一段叙诡?


陆烨华我不行,谢谢!这就是一个叙诡。你期待我的下一本作品吧,我的下一本作品当中……还是没有这种类型的。


Q:想问王稼骏老师,我有一个朋友他今天刚考完高中,因为身体原因没办法来上海,他也想写推理小说,你有什么话想要跟他说吗……


王稼骏:还是要以身体状况为最优先考虑。我们写推理小说,一开始都是推理小说爱好者,读了很多推理小说以后,就觉得我可以开始写推理小说了。最重要的就是你现在就要开始写,可能写了一篇不行,两篇不行,但后面你会越来越成熟。




· 怎样走上推理创作之路 ·


陆秋槎:走上这条路就是因为我一直在看推理小说,直到觉得自己也可以写一写,就开始写了。我就开始一直投稿,一直投稿,一直被退稿,觉得短篇好像永远都被退稿,就写本长篇,就得了岛田赏,但还是被退稿,就又开始写短篇。可能是因为写过长篇之后,文笔也好架构能力也好有了一点点进步,写的短篇居然就发表了。就想继续写短篇,后来有一天,新星出版社突然给了我一个机会,写的长篇突然就出版了,我觉得既然能写长篇的,我就接着写长篇了。


王稼骏:我觉得是你一开始都没有给编辑塞钱。我都是塞钱的,别人塞的比我更多,所以他们就拿首奖……(一本正经地开着玩笑)


陆秋槎:你别讲了,这个在直播。


王稼骏:在直播我就不说了,因为我塞钱的编辑也在这边。(继续一本正经地开着玩笑)


陆秋槎:这么劲爆。


王稼骏:我一开始在推理之门网站上写,免费贴在网上,后来有杂志用了我一篇小说,但是我自己根本就不知道,一个网友告诉我小说被盗用了,我找到那个杂志社之后它就发了稿费给我,给了我样书,让我下次继续投稿。后来就有短篇发表了。再后来因为身边有很多朋友都已经出书了,我就开始考虑写长篇,然后写到了现在。我有一个朋友大学刚毕业,他上推理之门网站看了很多推理小说,有一天那个网站的站长跟他说写推理可以一年赚十万,他觉得这个好像还蛮好赚钱的,就开始写推理小说了。


陆烨华:我记得有人说过一句话,想当一个好的作家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你读的书比任何人都多,另外一种情况是你一本书都没有读过,这样写出来的作品才是非常珍贵的。恰好我两种都不是。我觉得我个人还比较幸运,因为我没有被退过稿,我是在网上随便分享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但是意外地有一些人觉得很好看,觉得不出版实在是太可惜了,所以我就听他们的话写出了这本作品。


时晨:我没有撸撸姐和姐姐这么坎坷,从我第一次投稿到现在从来没被退过稿,长篇投稿我也没退过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要感谢一位叫鸡丁的朋友,因为是他指引我走上推理这条路,我还不认识他的时候买过一本《推理世界》,上面有一篇鸡丁的文章,叫《斩首缆车》,我跟我的室友在吃烤串的时候轮流看完了,看了之后就说,这什么玩意儿,我也能写得出来(笑),他说你不可能写出来,我说我就试试吧,然后我的作品就发表了,所以谢谢鸡丁。




· 怎样解决瓶颈 ·


Q:有没有推理的时候中途特别难受,特别不舒服的时候。


陆烨华:有的,后来我就上厕所去了。


众人:这是抄袭今天伊坂幸太郎的回答。他说他写不出的时候(就跑厕所),写得比较快。


时晨:我比较严肃一点,所以我就严肃地回答你这个问题。其实推理小说这种东西在写之前基本上整体框架都已经搭好了,出现瓶颈的概率不是非常大,我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笑)


陆秋槎:对于我来说确实有时候会遇到瓶颈,有一些场景就是达不到我要的那种效果,这种时候可能我会选择用手去写,而不是在电脑上写。如果实在写不出来,可能会拿毛笔来写。我在豆瓣阅读上发过一篇叫《遥夜吟》的小说,写作的时候距离截稿只有一周,我要拼死把它写出来,但是有一段怎么也写不出来,后来就是用毛笔写出来的。我觉得换一下环境,或者换一下写作的方法可能可以解决。


时晨:我突然想到一点,当你写不下去的时候,多看点书可能会好一点,读点其他作家的小说有可能会帮助你打开思路。


陆烨华:首先你要给你即将要写的故事设定一个字数,把整个目录大纲写好,这一段写多少字,那一段写多少字,发生了什么故事。写长篇的时候最难受的一个瓶颈期就是写到六七万字的时候,那时候已经非常疲劳了,你离出发点很远,但是还没有看到终点。那个时候写不下去怎么办呢?我觉得可以学一下我,我就开始写另外一本书了(笑),所以我这本书出版了但我前面一个长篇现在还没有写完。


Q:社会派推理在国内好像读者比较少。我号称是中国唯一喜欢宫部美雪的人,在这之前,只有两个人跟我有一样的兴趣,一个是我的日教,还有一个是史航老师。我感觉喜欢本格的人非常蔑视喜欢社会派的人,但是社会派的人很宽容。本格和社会派能不能做一种很好的融合?


陆烨华:其实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并没有那么偏爱本格,我觉得小说好看就行了,所以我本格也看,社会派也看,我觉得松本清张、森村诚一甚至东野圭吾他们都很棒,但是宫部美雪……我其实看过蛮多宫部美雪的书的,看了一本我就想下一本应该会好看一点吧,又看了一本我又想,可能我看的不是对的那本。(笑)后来她终于出了一本大部头,叫《所罗门的伪证》,这部书评价那么高,而且卖很贵,我想这本书肯定是很好看的,买回来之后看完,我决定……还是不看了吧,确实不太适合我,节奏不太紧凑。至于社会派和本格是不是能够融为一体,我看到过最好的例子就是岛田庄司的《奇想,天动》,他的谜团和解法是绝对本格的,但是他的侦探和动机是很社会派的。以我自己目前的资历和笔力来看,写社会派确实对我来说有点难度,所以我只能先写本格,可能等我有了一定的感悟会把它们做一个融合吧。


陆秋槎:可以再举两个例子,贯井德郎的出道作《恸哭》其实是社会派和本格结合得比较好的作品,还有一本就是贵志佑介的《玻璃之锤》。岛田庄司有很多这样的作品,《奇想,天动》只是他比较薄的一本,他后来还有很多非常厚的,像《星笼之海》,也有一些社会派的因素。这种结合并不是没有人做过,也并不是没有成功的先例,但是它有一个先天的问题,就是篇幅。你喜欢宫部美雪可能不会太在意这个问题,但是你周围不喜欢宫部美雪的那些人可能很在意篇幅这个问题,大家可能并不喜欢一本小说写得太厚。我刚刚说的那几本书,无一例外都是很厚的,因为它要诡计和动机两方面都照顾。以后电子出版越来越发达,如果可以不受到纸的限制的话,你说的情况可能会成为一个更加流行的方向。


时晨:我简单说两点,首先我作为本格迷并没有很排外,我非常喜欢社会派,为什么不去写呢,不是蔑视而是写不出,我觉得需要一些阅历或者是更多一些经历才能更好地驾驭社会派这种类型。第二点,它和本格诡计有没有融合的必要,我觉得其实并不是特别要强调两者融合,各取所长,读者挑选自己喜欢的口味就好。


王稼骏:我现在自己也很难确定我写的是社会还是本格,我在想一本书的时候,可能有故事也会有诡计。在中国罪案类的书可能也是社会和本格的融合。社会派和本格的融合可能会让推理小说的受众面会更大一些。


· 长篇和短篇的差异 ·


Q:创作长篇小说和短篇小说有什么不同,阅读体验有什么差别?


王稼骏:长篇和短篇之间最大的一个区别可能就是,以一个框架一个人物一个故事推理。短篇不需要很多的铺垫,只需要把这个事情讲清楚就可以了,人物可能是其次的。但是长篇没有办法全都写案件,可能会更加注重人物。长篇会比短篇更容易写,因为长篇有篇幅去铺垫,但是短篇要在最浓缩的文字里去把这个人表现出来。


时晨:莫言曾说过,小说需要往长了写,越长越好。我们看金庸的小说,最经典的作品永远是最大头的作品。长篇小说像一个大餐,而短篇小说可能像一个点心,不能说哪个比较好,只能说长篇小说可以承载更多东西,它不仅仅是一个漂亮的诡计,还有故事、人物、冲突、情节,而短篇小说可能只是把一个案子说清楚而已。我觉得如果有一个非常非常好的诡计的话,尽可能地留给长篇,如果有很巧妙的巧思,非常惊艳的逆转比较适合短篇的话,也可以写短篇,我觉得都不错。


陆秋槎:我觉得这两个东西还是都要写的。长篇是最适合用来练笔的,因为在写长篇的时候会遇到很多写短篇的时候刻意回避的东西,回避不让自己去写。如果是出于练笔的目的,最好从长篇开始写,写完长篇,甚至没有写完一本长篇,你的写作能力也会有很大的提高,再回过头去写短篇的时候,会觉得非常得心应手。写短篇它能锻炼精致,因为它篇幅有限,每个字可能都是在雕琢,在推敲。所以我觉得既写长篇又写短篇的话,才能够既写好长篇又写好短篇,我个人是这样想的。


陆烨华:我其实没有太多的发言权,因为我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长篇,这本应该算是一本短篇连作集,刚刚说那个长篇写了六七万字我就没有写了。我觉得对于短篇推理,梗就是一切,但是写长篇,梗只是一个开始,我的编辑经常跟我说,你的人物一定要立起来,但是短篇的话没有人会要求你做这个事情。很多国外的有名的短篇小说家,他们写的短篇是不知所起,戛然而止。但是写长篇是不允许这样的。时晨老师他在写侦探的时候有一个人物小传,小学上什么小学,有没有出国游过学,所有的经历他都写出来了,虽然在作品里未必体现,但是是一个非常丰满的人物。如果你实在是长篇写不下去的话,不妨学一下我,写短篇连作集。


《元年春之祭》

陆秋槎 著


“从初读《离骚》,到通读屈原的全部作品,结合种种资料的记载来分析,在我看来,屈原的身份并不仅仅是士大夫,同时也是参与楚国国家祭祀的巫女,而且是自幼身着男装直至暮年的巫女。”


天汉元年,初次探访楚地云梦泽的长安豪族之女於陵葵,就以上述观点惊动了曾经执掌楚国国家祭祀的观氏一族。由于家族世代传下来的规矩,身为长女的於陵葵将作为主持家中祭祀的“巫儿”,终生不得出嫁。此番造访,她与观氏家族的幺女观露申一直关系紧张,而突然发生的连续命案,更令露申怀疑,这个外族人就是一切噩梦的源头。究竟谁才是幕后黑手?凶手的动机究竟是与祭祀活动有关,还是与四年前观氏一族的血案有关?赌上家族的名誉,於陵葵决意找出真凶……




《镜狱岛事件》

时晨 著


传说,生前犯了罪,即便瞒过了世人,死后也会落入孽镜地狱。罪恶的灵魂会在那个时候现出原形,为所犯的罪行付出代价,受到地狱之火的灼烧,为时八千六百四十亿年。 


镜狱岛,一座与世隔绝的小岛,岛上设有一家关押罪犯的精神病院。一位失忆的女子从梦中醒来,发现自己正置身这座与世隔绝的精神病院中,充满恐惧的她,要面对的是上百位精神病罪犯。在与众人的接触中,她察觉自己的身世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她究竟是谁?在这个充满谎言的岛上,她将如何逃出生天?


与此同时,数学家陈爝接受刑警唐薇的邀请,前往镜狱岛调查一起密室杀人事件。精神病院前任院长惨死在禁闭室中,凶手却不知所踪。随着调查的深入,诡异的事件接二连三地发生,陈爝意外发现,这座小岛上竟然隐藏着一个惊人的秘密……


《超能力侦探事务所》

陆烨华 著


幻影城是一座侦探之城:硬汉侦探、主妇侦探、美食侦探……风格迥异的“侦探事务所”都存在于这座城市。


超能力侦探事务所也是其中之一。顾名思义,这个事务所里的所有侦探都拥有“超能力”,只不过……每个人的超能力都有点……呃,没用。


但既然顶着“侦探”的头衔,就要与邪恶的犯罪势力斗智斗勇!超能力侦探事务所的各位神探对灯发誓,一定要凭借超级厉害的逻辑推理和超级没用的超能力,破解谜团,保一方安全!而此时,在这些侦探不知道的角落,有一个邪恶的神秘组织在悄然逼近……


《阿尔法的迷宫》

王稼骏 著


阿尔法的世界,一个由超级计算机里的复杂程序构成的虚拟空间,将它和人类的大脑相连,所有的人、事物乃至思想,看起来、听起来、感觉起来都和现实世界一模一样,而在这个空间里所发生的事,会反映出大脑中储存的记忆和潜意识。一种全新的刑侦手段由此诞生,通过阿尔法的世界连接犯罪嫌疑人和警察的大脑,便可获知隐藏的犯罪事实。


花提港发生了多起少年失踪案,警方锁定的嫌疑人莫多却意外脑部受创,陷入昏迷。作为阿尔法世界的优秀“潜入者”,童平受命潜入莫多的潜意识,追寻案件的真相。虚幻与现实交错,随着调查一步步深入,阿尔法世界出现了更多诡异的谜团;而童平少年时代的经历,也如蝴蝶效应般影响着现在的他,影响着现实世界的走向……


点击右边的推送连接中“阅读原文”,购买《超能力侦探事务所》《镜狱岛事件》。→【我叫“右边的链接”,戳我戳我】


点击本文“阅读原文”,购买《阿尔法的迷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