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动漫歌曲交流群

为什么日本的推理小说文化如此盛行?

重庆出版集团 2019-04-21 13:45:06

日式推理,从小说动漫到影视,远在中国的读者都或多或少有所耳闻,不论是《白夜行》类的东野奎吾式推理,还是那个俘获8090后童年记忆,高喊“真相只有一个”的《名侦探柯南》,亦或占据豆瓣日剧高分榜的诸多烧脑推理剧……无一不在彰显着日式推理的独特魅力。



为什么日本的推理小说文化如此盛行,万能的知乎网友给出以下几种解答——



其一,日本人具有严谨的科学精神,一丝不苟却又不乏想象力。这在技术含量极高的推理创作中是不可或缺的。


其二,日本人内敛的个性成全了推理小说。不难想象,推理小说某种程度上是一种“闭门造车”的文艺形式,没有太多的社会性,更加不需要创作者进行太多的“社交”活动。我们想一想,日本人最擅长的无不是“与世隔绝”、只需要“自我发泄”的东西——漫画如此,推理亦如此。





其三,推理小说是理性与感性的综合体,这也符合日本人比较复杂的性格特点。


其四,可以说是“致命”的一点:推理小说是极致的真善美与极致的假恶丑的矛盾体,是最能代表杀戮之美的文学类型。对于一个崇尚樱花,崇尚菊与刀,崇尚“璀璨的死去是最伟大而美好的归宿”的国度,还有比推理小说更能代表日本人的文学形式吗?




那么,问题来了。

日本推理小说的源头在哪里?




这里不得不提的就是日式本土推理鼻祖——捕物帐小说。


什么是捕物帐呢?


所谓捕物,就是缉拿凶犯。”捕物帐“被称为日本最纯粹也最有风情的推理类别,飘扬着淡淡的时代哀愁。


日本幕府统治时期,把江户城(东京都之前身)下的居民区分成两片,由南町衙门和北町衙门分别进行管理。两个衙门内管理治安和司法之人称作“与力”,其助手称作“同心”,负责具体工作。与力手下一般有四五个同心,每个同心手下又有两至三名捕吏,官方称作“小者”,民间则习惯称作“冈引”、“御用闻”或者“目明”。衙门的薪俸只发到“小者”级别,至于每个“小者”又要再带几个走卒小弟,那就统统不再管了,所以当头子的捕吏们甚至要偶尔贴些钱照顾小弟。捕吏接到报案,要把情况上报与力或者同心,由他们到町衙门告知总负责人。衙门的公务房里有一个专门用来记事的本子,师爷把一个又一个案件像流水账一样记录在这个本子上面,就是俗谓之“捕物帐”了。


战前六大捕物帐


日本文学有“战前”和“战后”之分,其断代标志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战前和战后的文坛上,时时刻刻都不乏捕物帐的身影。事实上,日本的捕物小说自打“半七捕物帐”以来,从未间断,漫画、影视层出不穷,风格上五花八门。近几年出现的《伏铁炮娘捕物帐》和《胡鹤捕物帐》都是青春、幽默的上佳之作,倘若没有了偶尔提到的一官半职,真难想象这竟然是最传统的捕物题材。


但若论到具体成就的话,则还是要以战前的六大捕物帐影响最大。侵华战争发动后,日本政府曾宣布禁止本国作家创作推理小说,理由是此乃西方舶来之文学类型,是敌国文学!(按:日本最初是把西方的Detective Story直译为侦探小说的,所以当年被禁的实是“侦探小说”,而后才由江户川乱步和木木高太郎提出“推理小说”这个新称谓。现在统称为推理小说。)



(日本侦探推理小说之父——江户川乱步)


推理小说家受到禁令的恐吓,纷纷转向创作披有本土外衣的捕物小说。捕物小说的质量,由此得到一次震撼性的提升。战前的捕物小说,著名者计有以下六大系列:


(一)冈本绮堂“半七捕物帐”系列,始于1917年,共68个短篇。

(二)佐佐木味津三“右门捕物帖”系列,始于1928年,共38个短篇。

(三)野村胡堂“钱形平次捕物控”系列,始于1931年,有长有短,逾400篇。

(四)横沟正史“人形佐七捕物帐”系列,始于1938年,逾100篇。

(五)城昌幸“少爷武士捕物帐”系列,始于1939年,约100篇。

(六)久生十兰“颚十郎捕物帐”系列,始于1939年,共24个短篇。


后三者本来都是推理小说家,因此其捕物小说仍然以解谜取胜。但若从创新性和综合性的角度来看,“半七捕物帐”与“颚十郎捕物帐”最负盛名,尤其是“日本最强小说家”久生十兰,被称为小说界的魔术师,作品中充满奇思妙想。主角颚十郎真名阿古十郎,用一“颚”字,皆因其下巴肥大,仿佛冬瓜倒悬。这个颚十郎伶牙俐齿,做人却不大着调,最喜欢跟贩夫走卒们胡侃瞎聊,再根据意外听到的新闻做出缜密推理。久而久之,各种各样的怪事件反倒让他躲都躲不掉了,诸如官府抓人、鲜花枯萎、狸猫搬家甚至鲸鱼消失,随便哪一个都足以让当事人欲哭无泪。试想,放在展览舞台上的一头大鲸鱼,只是大半夜上个厕所的功夫,竟然就凭空没了,这是何等的匪夷所思。虽说西洋镜拆穿后总是会让人无趣——鲸鱼是被三十几个人偷偷溜进来切碎运走的,但是这解答合情合理,加之行文叙事饶有趣味,斗嘴下绊出人意表,特别值得推荐。



明治开化新舞台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日本被美国管制,军方禁止创作鼓吹武士道的时代小说,结果又导致一大群时代小说家开始创作捕物小说,使得捕物小说骤然间充斥大街小巷。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文学家坂口安吾受《小说新潮》之邀开始创作捕物小说。坂口安吾是“无赖派”文学的旗手之一,主张天皇制度是万恶之源,可叹日本民众竟不敢反抗权威,那就只好继续采取自嘲、自虐的生活态度。他的文学作品是很消沉的,病态而又阴郁,具有相当强烈的颓废倾向。由于他是主张反抗权威(包括文学权威)的人,因此他所创作的《明治开化安吾捕物帖》从一开始就特别受到关注。


这部小说跟一般的捕物小说不同,故事不再发生于明治维新以前的社会,而是发生于巨变之后。其风格更是一反坂口安吾的创作常态,积极进取,无半点消沉颓丧。小说采取双侦探制,一个是亲临现场的结城新十郎,另一个则是端坐家中根据各种情报来做出推理的胜海舟。(胜海舟本来是幕府的陆军总指挥官,明治维新时说服幕府向天皇投降。)这就形成一个暗喻:安坐于家中之人,是无法跟上这个新时代的,所以胜海舟的推理每一次都会出错。最明显反映出这一点的是《蒙面豪族》一案,所谓“密室里的死者”根本就是屋主所编,胜海舟光听屋主叙述,理所当然就无法洞察真相。



部分文字来源:《北京晚报》“捕物小说:日本推理的独特亚种” 一文



《颚十郎捕物帐(上下册)》和《明治开化安吾捕物帖(上下册)》已由重庆出版社出版,各大网络、实体书店有售。




我社即将推出更多“捕物小说”系列——《半七捕物帐(全六册)》、《钱行平次捕物控(全三册)》,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