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动漫歌曲交流群

【悬疑无CP】写手圈连环杀人案!(完)

一本小簿 2019-04-14 15:50:43

(1)

解语风死了。

死在了酒店的大火里。

尽管你昨晚还和解语风坐在一起吃饭尬聊。

你会来武汉,是因为你签约的文化公司邀请了所有的写手一起举办一次笔会,让大家能在线下多交流交流,大部分写手都和自己的编辑坐在一起,而昨晚,你和解语风还有其他两位作者,自然也和你们共同的编辑坐在了一桌。

当时,大家吃完饭后都沉默,场面一度非常尴尬,于是你们的编辑让你们每人讲一个故事,主题就用编辑之前去机场接解语风到度假村路上时聊过的“细思极恐”,题材现实灵异都行,写完后都发到了各自的微博上吓吓粉。

昨晚他们几个原本还和解语风有些龃龉的写手也算是勉强维持了表面上的和谐,到最后就连平日里不怎么喝酒的你和稻草人都喝了点酒,而在散场后,你们甚至还一起去解语风的房里玩了狼人杀。

今天原本的行程安排是上午大家去度假村的主楼会议厅开一个简短的会,下午就可以自由活动,哪知道会议开到一半,窗外突然响起了火警的鸣笛声,而此时你们才知道,度假村里供游客住宿的那栋客房楼着火了。

一旁的编辑突然惊恐地低声道:“解语风还在房里…他这个人不睡到十二点是不会起的。”

你们心里升起一丝不妙,而待你们赶到了那栋失火的客房楼下时才惊觉,起火的那个房间,恰好就是三楼的走廊尽头——解语风的房间。

你们几人面面相觑,脑海里的第一个念头竟不是度假村好好的为什么会突然起火,而是不约而同地想到了昨晚解语风说的那个故事……

 

(2)

那晚,解语风讲的故事,是这样的:

“她是公认的贤妻,她总是在固定的时间和陪着丈夫坐在阳台上晒着暖阳一起读书,邻居们都说他们真是幸福的一对。那天是个艳阳天,感冒的丈夫在卧室里午睡,她坐在阳台上看了几分钟书后,取下老花镜放在了书上,走过长得拖到了地上的桌布和垂地的窗帘,独自出门买菜,留午睡的丈夫一个人在家……三个月后,失去了丈夫和住所的她,带着保险公司赔付的一大笔赔偿金离开了故乡。” 

 

(3)

文化公司在度假村开笔会,客房却起火并烧死了一名资深作家,这种事根本无法压下,已经有一些小视频开始在网上流传开来。

你和其余几名写手都有些害怕,常年写文的你们,很难不展开联想。

为什么客房会失火,而且起火点还是解语风的房间,是巧合吗?

是凶手恰好看了他当时发在网上的那篇文吗?

还是说凶手就在他们之间?

显然,网友们想得也一样。

解语风虽然近2年来产出下降,已经很久没有拿得出手的作品了,到处得罪人的黑历史也多到公司盖都盖不下来,但他的书接连被影视化,再加上以前积累下的老读者,影响力绝对不小,更何况,伴随着他死亡的,还有他当晚发的那篇文……

这绝对是他杀!这绝对有阴谋!网友们开了几个热帖,最后“锁定”了凶手,那就是当晚都发了微博短文的剩下3名写手之一:你、稻草人、自带tag。

在网友的“推理”与“扒皮”中,你们三个人都有作案动机。

【你】:你在还未和现在的公司签约时,曾因八卦解语风的风流渣男史,而和对方互挂互骂了好几天,你咒他不举他咒你不孕,后来在公司的调解下才平息。

【稻草人】:悬疑惊悚作者,与解语风擅长的领域并无利益冲突,但曾经被解语风的读者诬蔑过他抄袭了自家大大的文,即使后来没有实锤,但当时反抄袭的势头正盛,这种污水还是给稻草人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很长一段时间稻草人都被人和抄袭联系起来,最重要的是,当时的解语风一直没有站出来说话。

【自带tag】:玄幻小说作者,相传其有一部小说本来已经快要影视化了,在即将事成的时候,那本玄幻小说突然开始被人在网上说是封建迷信,这一波节奏过后,那家公司也没敢再签那本书,而是买了解语风的一部同类型小说,要说里面没瓜,网友是不信的。

明明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营销号们却像商量好似的,一记洛阳铲将它们挖出来并无限放大,毕竟比起意外,还是一起谋杀更让人兴奋,警方还未正式公布调查结果,但你们四个人已经被推上了风尖浪口。

 

(4)

现实自然和故事不同,就算解语风已经焦了,法医也要进行尸检来判定自杀或他杀,而与火灾相关的谋杀案,更会有专业人员去现场勘查起火点。

这两天,度假村暂时被封锁了起来,你们哪儿也不能去,只能等着接受警察的审讯,而被警察密切监视的你们,甚至比网友还晚一步了解到案件信息。

警方通过余烬分布和燃烧痕迹找到了起火点——解语风“放”在地毯上的眼镜。

解语风年纪不大,但他却是少有的远视眼,远视眼所要佩戴的眼镜,和老花眼一样,都是凸透镜。夏季临近正午的阳光最为炽烈,照射到屋内后又透过凸透镜点燃了最易燃的地毯,火势迅速蔓延开来,而等火烧燃了床柱,爬上了床单与被子,终于吵醒了蒙着被子昏头大睡的解语风时,他已经被火势包围了。烟雾报警器尽管已经向主机传达了烟雾报警讯号,但也不知道编辑到底怎样吓到了解语风,这人为了防止编辑再来闹他,不仅将房门上了第二道门锁链,他还用了自带的顶门器……真是铁了心的想死。

这就更奇怪了,自己前一晚还写出因为眼镜被阳光长时间照射引燃家具的文,第二天自己就死于这种模式?解语风的嘴难道开过光?

对于网友的质疑,警方没有再过多解释了,但住在酒店的你们却能明白,为什么解语风明知道他的眼镜需要避开阳光的长时间照射,却还是出现了这样的问题。

因为,有人动了他的窗帘。

 

(5)

度假村近几年来改装了一部分房间,装修成了简欧风,大落地窗配上全自动的窗帘,灰色的单人沙发和铺满房间地板的灰色地毯、白色的床与床头柜,解语风所住的这一层客房都是这种风格。

全自动窗帘的设计可以让旅客自己设置光线与温度条件,让窗帘在旅客的设定下自动开关。而设置窗帘的设备,就是放在床对面书桌上的平板电脑,即使你没能亲自去现场看,你也知道,那肯定已经被彻底烧毁了。

你和网友的想法一样,解语风死得很被动,不过你并不担心,解语风的房间你连进都没进去过,就算警察要怀疑,也不会怀疑到你身上吧。

由于度假村的位置过于偏远,酒店便配合警方将一件客房暂时当做审讯室。

第二天上午十点,你被带到了审讯室,里面有两位警察,虽然长相并不凶狠,但你还是有些紧张。

左边稍胖的那位警察率先问道:“你和解语风曾经有过矛盾?”

你紧张地答道:“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而且就网上吵一吵……我就是好奇心重了点而已,什么都想知道下……但我后来和公司签约后就和他和好了,您可以查酒店餐厅的监控,那天吃饭的时候我们还有说有笑呢。”

警察不置可否地问了你第二个问题:“案发前一天晚上,你们去解语风的房里玩了狼人杀?”

你点了点头。

警察:“当时房间的窗帘是开着的还是关着的?”

你:“开着的,因为我们当时还一起看了夜景。”

警察:“你有动过桌上能控制房间所有电器的平板电脑吗?”

你:“没有!真的没有,我们坐下都就都在那里喝酒玩狼人杀……”

之后警察又问了些无关痛痒的问题便放你走了,整个过程不超过半小时。

你松了口气,看来警方暂时没有将你列为怀疑对象。

你出审讯室的时候,被带进去的是你的编辑,她还冲你安抚地笑了笑。

只是,直到你吃完午饭,都没等到编辑来餐厅,于是你好心地打包了一份午餐,并给编辑发了条短信。

 

(6)

临近下午一点多,编辑才敲响你的房门。

许是饿极了,尽管编辑的神色看上去还有些萎靡,但她道了声谢后便开始大口地吃起了饭。

你关切地问道:“你怎么去了这么久?他们没打你吧?”

编辑扯了扯嘴角:“你以为写小说严刑逼供呢?……他们就问我昨晚去解语风房里除了玩狼人杀还干了什么,还有早上去解语风房里做什么。”

你惊呼道:“你早上去解语风房间了??”

编辑翻了个白眼:“叫你们起床啊大哥,我不是也去你房间了?”

你双手合十道了个歉:“……您继续讲。”

编辑:“我就说,我是去叫他起床开会,解语风平时就喜欢熬夜,所以那天我就早点去叫他起床,结果敲了很久的门还打电话他才起来开门,我进去后他就又倒在床上睡了……”

你问道:“然后呢?”

编辑趁着吃饭的间隙继续说道:“你也知道,昨天那个会上有很多大领导,这么好的刷脸机会,我就想着一定要让他起来去开会。我推了他很久,他才起来,还亲自送我到门口,这些警察都能查到监控的……结果他关上门就给我发了条短信说他不来了,我再给他打电话他就关机了。”

好几次被编辑电话叫起来赶稿的你:“……这招妙啊。”

编辑:“嗯?!”

你:“我是说,你和解语风不是合作了五年了吗,警察怎么还怀疑你啊。”

编辑神情淡漠地看着饭盒里的菜,语气倒是显得委屈又气恼:“对啊!我和他合作后,他的书大部分都影视化了好不好,我杀他干嘛呀我!”

说完这些,编辑好像也没了吃饭的心情,她推开饭盒,掏了根烟,准备点上一根解解愁。

你抽了张纸,将烟包起来后夺了过来随手丢到床上:“专心吃饭!要抽你回自己房里抽……”

编辑斜了你一眼,叹了口气后还是乖乖地吃了起来。

 

(7)

警方确实将编辑列为有最大犯罪嫌疑的人,但警方调查了编辑和解语风之间的过往,又确实没发现什么矛盾,而且编辑上周刚帮解语风影视化了一本书,听说解语风逢年过节也都会给编辑送礼物,两人关系看上去确实很好。

有动机的有不在场证据,有作案条件的又好像没动机,最重要也最关键的是,警方实在找不出任何有力的、足以定罪的证据去证明编辑做了什么……

怀疑只能是怀疑,只有证据才能决定一个人究竟是不是凶手。

这一切,真的就像是一场电动窗帘出了故障后引发的“意外”。

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警方只能暂时对外公布了这个结果,宣布这是一场意外,起火点是解语风的眼镜。

这显然不能让网友满意,他们甚至因为警方的通告,更加认定了解语风不是死于意外,网友的想象力永远那么丰富,他们猜想,也许解语风早就料到了自己的死亡,但幕后有只黑手让他不能求助,于是只能在网上暗示大家……

天呐!这就是世界的黑暗面啊朋友们!这就是你国啊朋友们!我看你们怎么洗地!

网上流传的那句“你要明白, 你写的东西里没有一个特点是你身上没有的。”被网友们一次又一次地套用在了你们身上。你们写的每一个角色、每一个细节都被网友无限放大,你们写的每一篇小说都被人翻来覆去地“检查”。

曾经描写过女性高浓度友谊的你和酷爱描写男性深层次兄弟情的自带tag,被网友们认定一个百合一个基。

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你们被大V盘点了,你们火了。

……

 

(8)

也不知是巧合还是你们三人时来运转,早在举办那场笔会前,编辑便已经开始催促着让你们将手头的小说快点完结了,说是公司已经确定下半年一定会给你、稻草人还有自带tag出商业志。

而现在,编辑刚好趁着这一波热度,开始给你们三人买热门和头条,并放出即将出书的消息,

这使得你们出现在网友眼中的频率越来越高,但这让一部分网友更加坚信,是你们合谋害死了解语风,就是想趁机发一波死人财。

黑粉和真爱粉向来是同比增长,一波操作下来,短短几天,解语风是凉了,但你们是真的红了。

但网友的热情有时候就像冬天的马桶圈,你用尽全身力气捂出来的热度,只要离开一会儿,就立马变凉,一周不到,你们单条微博的评论数就从上万降到了几千,最后降到只剩几百……

人们其实并没有太多的精力去一直关注你们,解语风头七那天,网友们点的几万根蜡烛,仿佛就象征着这件事的结束。

 

(9)

两周后。

你背着包包再一次来到了公司所在的城市。

编辑最先接到了坚持坐高铁出行的你,也许已经走过了解语风死后的阴霾,她接过你的背包时还调笑道:“这大夏天的你还穿外套,不热吗?”

你也笑:“对啊,身上带了个大宝贝。”

编辑被你逗得直笑:“下流!”

你、稻草人以及自带tag的的书已经快印好了,各大卖书网站的宣传语也已经写好,只差上架这一步了,以往当作者要出书签名时,公司都会采用将扉页寄到作者家让作者签好后再寄回来装订的做法,但如今,每迟一天,热度都有降下去的危险,扉页快递来再快递去,写手万一再拖延一两天,这热度也没法蹭了,公司干脆将三位写手直接打包到工厂,今晚签完了就在网上商城上架,晚上三个人再一起开个直播,那么这几本书的网络销量怎么也不会差,至于线下销售,那就只能看公司最近接洽的那几位名记怎么写这几天的案件新闻了。

编辑接到你们后,带你们吃了个饭便直奔印刷厂,你们三人各自坐在自己的书桌旁,开始签名。

自从解语风的事过去后,本来私下还会经常聊天的你们,聊天群里已经很久没有弹出新消息了,和警方一样,你们内心深处其实并不太相信那是一个意外。当然,这不影响你们享受着解语风的死带来的好处,只是你们难免会有些不安和愧疚。

待印刷工人走到远处时,你突然开口问稻草人:“你最近还好吗?”

坐在你对面的稻草人,脸色有些阴郁,此时牵强地对你笑了笑:“没事。”

一旁的自带tag和编辑看着稻草人,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这件事还得从解语风头七后开始说起,解语风头七后不久,稻草人发了条微博:

┃@稻草人:请大家不要开这种恶意玩笑好吗?晚上十点敲别人房门有意思吗?!这不好笑,再这样我会寻求警方的帮助。

这条微博一时将稻草人推进了水深火热的地步。

因为,当初稻草人的那则细思极恐故事,是这样的:

“每天晚上10点整,他都会听到3声敲门声“叩——叩——叩”,但每当他去开门时,门外都没人,直到那一天,他提前几分钟守在了家门口……10点到了,“叩!”,主角迅速拉开了房门,门外依旧没人,然而下一秒!他觉得有一只冰凉而坚硬的手指骨敲在了他的心脏上“咚——咚——”。

 

(10)

网友们重返战场开始骂稻草人发死人财,因为之前虽然编辑一直在给你们买热门,但你们的表现还是很到位的,每天都在呼吁警方抓到真正凶手,然后给解语风点上一排网络蜡烛,其中,向来抠门的你甚至为了纪念解语风,还给一个不太出名的小慈善机构,捐了3万块钱。

所以之前网友要骂蹭死者热度,大多都是冲着编辑和公司去,但现在不一样了,稻草人亲自来蹭,这怎么行,谁无聊到晚上十点去敲你家门?炒作!一定是炒作!是不是你自己点了宵夜外卖不敢让爸爸妈妈知道?!

几天后,被骂到祖坟开花的稻草人在21点半开了一个直播,直播间的名字叫《门外真的没人》,直播间几分钟内便涌入了十几万人。

21点58,稻草人准时守候在门边,直播间里,他的声音有些颤抖:“我的家人已经睡了,他们还不知道这个事,但我真的没有骗你们,真的有人敲我的门……但是我没有看到人……现在已经58了……59了……”

——“叩——叩——叩——”

分钟指向12的那一刹那,在几万人的见证下,那扇朱红色的门,被敲响了。

稻草人叫喊着给自己壮胆,将镜头对准门外,并迅速打开了第一道实木防盗门。

此时网友们透过镜头,第一时间看向了第二道不锈钢缕空防盗门,门外确实没人。

但这显然不足以说服网友,不待他们叫嚣,稻草人已经打开了第二道房门,冲到了走廊上,镜头对着两侧的走廊都“看”了一番,稻草人还带着镜头追到了电梯门口和紧急通道,都没有任何人影……之后稻草人在网友的“命令”下,回到了自家门口,将两道门都检查了一遍,依旧没有任何线索。

自此,网友们不信任的声音才小了些。

而这件事,也将你们重新拉回了网友的视线。

 

(11)

晚上九点,网络人流量最大的时间段,你们三人都穿着正装,坐在了沙发上,对面放着电脑和摄像机。

直播间的观众很多,但大部分都是冲稻草人来的,评论区充斥着各种质疑与关怀,主播尽职地将话题往你们的书上引,让你和自带tag也有能宣传新书的时间。

你们三位对着镜头尬笑尬聊了近一个小时后,编辑在镜头后对你们比了个“OK”的姿势,她怕你们再聊下去,这些刚吸到的粉又得脱了。

只是,就在你们依次笑着对镜头说再见时,稻草人突然捂着心脏痛苦地呻吟了起来!

你被稻草人吓得往后退了退,坐在你身旁的自带tag也不知所措。

镜头后的编辑最先回过神,冲过来尖叫道:“快叫120!关直播!”

此时的稻草人已经面部朝下,倒在了沙发上。

那一晚,你们再一次,分文未花,冲上了热门榜单。

微博首页飘满了你们的直播截图,以及你们几人在那天笔会上写的小故事。

他们都在猜,下一个会是谁,是你?还是自带tag?

 

(12)

万万没想到,稻草人辜负了网友的期望,他还活着。

公司对外发布公告,稻草人因为太累,再加上长时间精神紧张,导致心脏负荷过重,心脏病复发,需要住院观察。

有网友发了一张警察站在稻草人病床边的图片,让这件可以称之为诡异的事,染上了几丝阴谋的味道,但更重要的是,这仿佛被官方盖了章——真的不是公司在炒作。

网络上,稻草人书销售一空,公司又紧急加印了一批,等稻草人从医院出来,恐怕要再跑一趟印刷厂了。

而此时的你和自带tag,正坐在稻草人的病床边。

你专心地帮着稻草人削苹果,一旁的自带tag嘴里叼着没点燃的香烟,倒不是因为医院规定不能抽烟,你和稻草人都知道这个人的怪癖,没喝酒的时候绝不抽烟,没滋味。

此时的自带tag伸手轻轻捶了捶稻草人的胸膛,笑道:“你什么时候有心脏病了,都不告诉我们。”

稻草人看了看四周,突然神秘地笑了下,凑近你们二人, 悄声说了句:“我根本没有心脏病。”

——“只要我晕倒,公司自然知道怎么做,谁不想赚钱呢?我能让这件事更火,而且我还在创作黄金期呢,又不像解语风那个家伙……”

——“敲门声?那就是我贴在门上的一个录音笔而已,等我追出去了,我妈就会出来把它撕下来藏好。”

——“编辑说,已经有影视公司在问我的书了……嘿嘿,这波可真不亏。”

你和自带tag安静地聆听稻草人讲解公司不会放弃你们三人的理由,就算过了很久,你仍然能回想起当时稻草人那对熠熠生辉的眸子里,闪动着的那不知名的光芒。

而这样的稻草人,死在了你们第一次签售会结束的那天晚上。

 

(13)

你们三人的书,网络销量都很不错,趁着这波势头,公司安排了三大省会城市的线下签售会,增加你们三人的影响力,而稻草人也赶在签售会开始前出了院。

稻草人出院那天,还特意发了条微博:

┃@稻草人:感谢大家的关心,我现在没事了,而且医院有很多护士小姐姐,我再也没听到捣乱的敲门声了哈哈~也算是因祸得福?还有,谢谢大家寄来的平安福和玉面佛~明天签售会见~

签售会的那天一切都很顺利,据编辑估计,来得读者已经快上千了,其中至少有一半是冲稻草人来的,这导致你和自带tag签完了书后,还坐回车里枯等了近2小时,签售会才结束。

不过你们收获都不错,很多读者都带了礼物给你们,光是你和自带tag收到的礼物,就将后备箱放了个半满。

而稻草人的礼物更多,他甚至还需要编辑帮着抱一部分,才能一次性从地下车库抱回酒店房间。

第二天清晨,编辑在群里发了信息让你们到大厅来吃饭,可等大家都吃完早餐后,稻草人还没下来,编辑不得不亲自去叫他,直到无论编辑怎样敲门都无人应答,打电话也没人接时,她才神色慌乱地跑到酒店前台,拿出各种证明,让服务生帮忙开门。

编辑的反应让你们都很不安,你跑过去试图安抚情绪有些失控的编辑。

你们上了楼,跟着服务员打开了房门:趴在礼品堆上生死不明的稻草人、被推落一地的礼物、半开的巧克力盒……

在服务生的尖叫声中,你们看到了房里的这一切。

 

(14)

又凉了一个,你们直接拨打了110。

而你和自带tag,还有编辑,这一次是真的进了派出所。

你瑟缩地坐在椅子上,听着对面警察的审讯。

还是上次在解语风死后审讯你的那名警察,他端详了你几分钟后,语气诡异地问了一个问题:“你们真的是麻瓜?”

你:“……”

“咳……”警察清了清嗓子,“你和崔泽西昨天为什么提前离开签售会?”

你如实答道:“稻草人的读者太多了,我和自带tag……也就是崔泽西,很早就签完了,编辑怕我们尴尬,就让我们可以先去周边逛逛,但今天太冷了,我们就坐在车里休息。”

警察:“你们为什么要把读者送你们的礼物丢后备箱?不怕到时候分不清吗?”

你:“不会的,我们尽量分开了,而且礼物袋里一般都会有读者写的信,至少也会有个卡片,大家就算弄错了,也会还回去……警官,请问稻草人究竟是怎……”

那名警察面无表情地看着你:“轮到你说话了吗?”

你闭上了嘴巴,视线重新落回了桌面。

警察:“你收到的礼物里,有巧克力吗?”

你:“没有。”

警察:“你知道死者喜欢吃巧克力吗?”

“知道。”害怕警察因此而误会你,你赶紧补充道,“大家都知道的,稻草人经常在网上说自己喜欢吃GODIVA,也经常晒截图,他一吃至少就至少吃大半盒才会停下来,认识他的人几乎都知道这个事。”

警察:“那天去医院看柳城的时候,你们聊了些什么?”

你迟疑了几秒,而这神情自然逃不过警察的眼睛,在他的瞪视下,你愈发害怕了:“…他就说,他就说他没有心脏病……那个敲门声,都是他自己弄得!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我也没有骗读者,我就只是卖卖书,我什么都没做,我也是直到他住院了我才知道啊。”说到最后,连日的恐惧将你吓得哭了起来,已经死了两个人了,如今连你都开始相信网上说的“你们四个人被诅咒了”的传言了!

 

(15)

警察将你在派出所拘留了十几个小时后,才放你回去,而一同被放走的,还有自带tag。

你们先前住的那家酒店已经暂时被警方封锁了,你们在公司的安排下住进了另一家酒店,由于编辑还在派出所,公司派了另外的工作人员来接待你们。

你和自带tag的表情太过颓丧,工作人员赶紧带着你们去了餐厅,点了几个好菜后,开始安慰你们。

工作人员:“别怕,不关你们的事,警察不到24小时就把你们放了,就是证明他们没什么证据,你们连犯罪嫌疑人都不是。”

你和自带tag面对别人的好意只能强撑出一个笑脸。

短暂的沉默后,你小声问道:“所以,他到底是怎么死的啊?”

尽管你们现在身处包间,但那位工作人员还是不自觉地压低了嗓音:“老板已经派人打听到了……据说是那个巧克力里被加了小刀片……”

你咂舌道:“那也不至于……”

工作人员的声音又低了些:“巧克力里……有高纯度眼镜蛇毒干粉……”

高纯度的眼镜蛇毒干粉与唾液混合后迅速化为毒液,如果遇到伤口,便能迅速流入血液,使伤者心脏骤停。

你和自带tag再也没心情吃饭了,你们甚至挪了挪位置,紧挨着新编辑坐了下来。

自带tag的声音也似做贼般小:“是读者干的?”

那个人微微摇了摇头,看着碗里没有一丝波澜的汤水,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警察应该开始查书店的监控吧……也许能查到什么吧……”

那人的语气充满了不确定,显然不认为警方真能查到什么。

读者送的礼物大多都用礼品袋装着,而昨天的稻草人至少收到了几百份礼物,里面混杂一盒没有指纹——最低级的杀人犯也不会在作案工具上留下指纹这种东西——的巧克力,就算警察要排查也不知道从哪一份礼物排查起,难道查清那天几千名读者的身份然后再一一排查他们的购物记录吗?

但会选用这种杀人方式的人,会不去想办法隐藏自己的购买记录吗?

 

(16)

那晚,你习惯性地刷了下微博。

无论哪里,都不缺有内部消息的人,有了微博后,很多事情,网友知道的比当事人还快。

不出意外地,当你打开微博时,首页已经点满了送给稻草人的蜡烛,甚至有些蜡烛已经一排一排地摆到了你和自带tag的评论区,你的部分读者甚至已经开始写怀念感言了,你感动坏了,泪眼朦胧中一口气拉黑了好几个。

你们人还没死全,这个事儿就已经被评为了微博2017年奇案之一,你们4个人出过的书,在网上已经出现了合集模式,这可是名家或死者才有的待遇啊!现在你们提前有了,多好,多棒……

第二天,你顶着黑眼圈下楼时,发现编辑已经坐在了餐桌边,你惊喜地跑过去揽着她的肩膀,抱了抱她:“太好了,你也回来了~”

编辑的脸色还有些难看的憔悴,但她依旧笑着回抱了你,而后仰着头紧紧地盯着你的眼睛:“你和自带tag可不能再出事了。”

你笑着拍了拍她的背:“借你吉言。”

等自带tag来了后,编辑又拉着他说了同样的话。

你想,她估计是太紧张了吧。

 

(17)

你们的嫌疑还没彻底洗脱,但警方暂时没有任何有力的证据和理由能将你们留在案发城市,所以你们并没有错过第二个城市的签售会。

这一次签售会来的人,几乎是上次的两倍之多,编辑守在一旁帮你们拒绝读者送来的所有礼物,但依旧有读者称你们不注意把礼物盒往你们怀里扔。你和自带tag一次又一次勉强地笑着,偶尔抬头,还能看到几个熟悉的面孔,你认得出,那是在解语风和稻草人死亡时遇到的警察。

每一个捧着书走到你们面前让你们签名的读者,眼神里都装满了惋惜和哀痛,跟献白菊花似的把书放到你们面前,看着你签完名后,伸出手轻柔地和你握上那么一握,仿佛多用点力你就能当着他们的面倒下一样……

这签售会开得跟遗体告别会似的,一天下来,你和自带tag的脸整个都绿了。

结束签售回到车里,自带tag暴躁地从烟盒里抽了根烟出来,叼在嘴里,拿出打火机打了几下,却又放了回去,他叼着烟爆发道:“他们哭什么?!我这不还喘着气呢吗?!”

你的脸色也很阴沉:“他们现在是都觉得我们死定了?”

编辑忍不住露出了这两天来唯一一个真心的笑容:“别气了,等下个城市签完我们就回公司,你们好几本书都被看中了,有影视化的可能,你们不是期待很久了吗?而且,不会老死人的,那就是两起意外……对吗?”

最后两个字的音调被她拖得老长,你忍不住抬头向车内的后视镜看去,恰好与镜中编辑的视线相遇,可还没等你有所反应,编辑已经先一步闭上了眼睛。

自带tag舒了口气,他看了你一眼,长叹道:“是啊……不会老死人的,已经死得够多了……”

 

(18)

第三次签售会也平安无事的结束后,编辑领着满脸劫后逃生的你和自带tag飞回了武汉,这才短短几周,天气已经变得凉爽了起来。

当编辑领着你俩走进公司时,相熟的几名工作人员已经站在了门口,看到你们后,上来给了你俩几个又紧又长的拥抱。

你和自带tag已经对这种待遇习以为常,死气沉沉的你们看起来真是淡定又从容。

资本大佬:“现在像你们的年轻人不多啦~”

编辑也不怕撕了裆,藏在桌布下的腿迅速来了一个性感的分膝动作,坐在编辑两侧的你和自带tag触电般同时站了起来。

酒杯与酒杯矜持地碰了碰,大佬看着你们两人,感慨道:“其实你们最近遇到的这个事啊,就是个顶好的IP,运作地好,肯定可以大赚一笔……可惜啊……哈哈哈,不说了不说了,你们的小说也不错,大家一起发财。”

你坐下后,一时竟不敢去看身旁的编辑和自带tag,你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也是如此。

你找了个借口背着包去了卫生间,你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脑海里反复回荡着对方那句“可惜”,可惜什么呢?

可惜人还死得不够多。

IP还未成。

 

(19)

回包间的路上,喝红了脸的你叫住服务员,让她把包间的温度调得再低些。

你们喝了将近4个小时,直到晚上十点才散场,送走大佬后,公司主编也走了,只留下编辑和另外两个工作人员,让她们送你和自带tag回酒店歇息。

上车时,你已经醉得有些神志不清了,直接靠在了自带tag的身上,好在餐厅离酒店不远,在你昏睡过去的前一刻,你们终于到了。

几个人搀着你和自带tag上了楼,自带tag的房间号比你小一位,他回房前突然扭头对着走廊上的你咧了下嘴,露出个带着醉意的傻笑:“我们不会有事的,对吗?”

你目光呆滞地看着他,一脸神志不清的醉像,编辑也没耐心等你们胡言乱语地聊了,直接拖着你走了。

而那句胡言乱语,竟是自带tag对你们说的最后一句话。

 

(20)

你再一次坐在了审讯室里。

你还穿着睡衣,脸上带着浓浓的困倦和醉意,你刚睡没多久,警察就敲响了你的房门,将你从酒店带走,你的脑袋不停地往桌面上点。

警察不耐烦地大力拍了下桌子:“喝嗨了是吧?!你们他妈的还死出花样来了是吧?!”

你被吓得坐直了些,满脸茫然地望着警察。

警察用肯定地语气说道:“是你杀了崔泽西。”

你摇了摇头,眼神还有些懵懂:“不是。”

警察仿佛在和你闲聊:“你是怎么杀得崔泽西?”

你慢吞吞地说着话:“崔泽西是谁?”

警察:“你是怎么杀得自带tag?”

你困惑地看着警察,许久才缓缓“啊”了一声:“他死了?……那下一个,就是我了?”

说完你再也撑不住,倒在桌面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等到你第二天彻底清醒时,你才从警方口中知道了那晚发生的事。

自带tag被烧死了,这一次,烟雾报警器响了,但火已经直接点燃了崔泽西的身体,根本来不及。

而且,警察死死地盯着你的眼睛,不想放过你脸部的每一丝神情,他说话的声音慢而沉,像是恐怖有声小说的结尾,厉鬼回了头:“除了身体表面布满了烧伤痕迹外,崔泽西的口腔和部分食道也有轻微灼伤痕迹。”

你惶惶不安地看着告诉你这件事的警察,颤声说:“我不信!”

 

(21)

“那个暴雨夜,我住进了一家奇怪的酒店。当时由于手机没电,我只能随便找一家看上去还可以的酒店住了进去,当成功入住并在房间给手机充上电时,抠门的我想当然的要查一查自己多花了多少……然而我找遍了所有APP,都没有查到我现在睡的这家酒店,于是我反过来搜我现在所在的地址,结果发现我现在所在的地方,竟是一家烤肉店?就在我疑惑的时候,门外传来了说话声,那个声音说——‘是的,今天来了新菜式。’”

终于,自带tag也走向了他自己设定的结局。

 

(22)

半个月后,警方通知你可以离开武汉了,但当你想要进一步询问案件进程时,对方却闭口不言。

这半个月来,你虽然没有被拘留,但由于警方要求你必须随传随到,所以你一直住在公司为你安排的酒店,好在你并不无聊,公司为你安排了一位新编辑,她陪着你,让你将近段时间的事情写成小说,已经有好几位投资方看中了这个“故事”。

至于凶手?

那自然是那位已经被刑拘的编辑了。

而作案手法,天涯豆瓣还有微博,有各种各样的答案供你参考:

“凶手将藏了刀片的巧克力混入读者送给稻草人的礼物里,肯定放在了最明显的位置,不过这个环节谁都有机会做。只是如果凶手是编辑,那她甚至可以帮稻草人送到酒店房间,说不定还‘帮’他拿出来放到了桌上,稻草人那么爱吃巧克力,看到单独拿出来的那一盒,肯定会吃……就是有个问题,哪买的蛇毒粉呢?那东西是不是很贵?没个几万块没点门路应该买不到吧。”

“至于自带tag?如果消息是真的,他死的时候口腔也有灼伤痕迹,那问题肯定出在香烟上,有人往香烟里放了易燃的东西,白磷?难道凶手还一路装在试管里随身携带,计算好时间后再快速制造白磷香烟丢到自带tag口袋里?但白磷燃点那么低,接触空气甚至就可能自己燃起来,不过如果包裹在烟头里也不是没可能……还是凶手用了红磷?至于为什么死者全身都着火,也许是因为衣服上有点什么?这得等警方早点公布更多的细节,我才能推理出全部。”

你指着这个帖子,对着刚走到你身边的新编辑苦笑了一下:“我都快被这个帖子说服了……我都不敢想象我会遇到什么事。”

新编辑将温水放在你手边,安抚道:“别害怕,她不是已经被抓起来了么?快点写出来,卖了IP好好去旅游放松一下。”

你无奈地勾了勾嘴角:“……恩。”

 

(23)

两个月后。

你参加了电影《意外》举行的开机仪式。

不久前轰动一时的案子已经落下帷幕,警方从死者的烟盒里,找到了一支印有编辑指纹的香烟,尽管编辑一再强调,你曾经拿走过她的烟……但对于这句话,她拿不出任何证据来证明……

又过了三个月,电影《意外》进入了宣传期。

电影的官方微博开始悼念解语风、稻草人和自带tag,与此同时,宣称很多警方没有公布的作案细节,都放在了电影里,而电影票房收入的一部分,会捐给三位作者的家人……

就这样,电影《意外》还未正式开拍,便赚了一波好感。

 

(24)

“你出租的四居室里终于只剩下了住在主卧的那位租客,短短几个月,你的租客一个接一个的消失,你报了警,警察却什么也查不出来,后来,你索性搬回家,住进了次卧。半个月后的一个晚上,你在卫生间洗澡时,洗发水的泡沫刺痛了你的眼睛,你对准水幕冲洗了起来,视线清楚后,你突然瞥见挂在卫生间屋顶上方的热水器上,好像有什么东西?你吃力地踩在浴缸上,伸手摸了一下,下一秒,你看着掌心里的半根手指惊声尖叫了起来……就在这时,你的余光告诉你,卫生间的玻璃门外,正站着一个黑影。”

你的房客,好像是个不得了的人呢。

 

(25)

你坐在编辑的墓碑前,还给她带了一束花。

“你死得也不冤,至少,解语风可是你杀的~”

你给她墓前的小酒杯里满上了酒。

“自带tag死得也不冤,至少我把巧克力丢到稻草人的礼物袋里的时候,他也没反对,还帮我打掩护。”

“我也没想到自带tag居然死得这么顺利,我还以为他会被我放在烟头里的那一团白磷直接毒死,哪知道还真烧起来了,也不妄我在他大衣上洒了那么多红磷……”

你坐了很久很久,才起身离去。

离开前,你拍了拍那座墓碑:“作为让你背锅的补偿,我会常来看你的~走好~”

……

首发于《脑洞W》第八辑——成语大会

终于回来了!好久不见!在家写文真的很不方便,年前总往咖啡厅跑,弄得我妈以为我很烦她……_(:з」∠)_老人家真的很爱多想吼。

这是第一次写悬疑,写得特别苦恼,当时越写越苦,心一横,干脆把编辑也干掉好了♪(^∇^*)……我以后肯定会多写一些偏正剧一点的短篇文锻炼自己的,但我会把题材和有没有CP注明在题目里(但凡有CP…肯定就是百合),大家不喜欢看无CP的就可以跳过啦~想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