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动漫歌曲交流群

夏达和姚非拉这是联手创作了一部 “热血少年漫”啊,主题就是国漫风云十年

娱乐硬糖 2018-05-15 14:25:20

作者|张家欣

编辑|李春晖


短短一个月内,国漫上演了一场年度大戏。


剧情集中在年底爆发。如果这是一部漫画,它的情节紧凑,世界观宏大,以战斗撕逼为主要情节,背后还有深刻的现实意义,应该归为少年漫画类别。姚非拉与夏达身体力行参与创作,连载速度不断加快。


夏达



姚非拉


首先让我们来进行剧情梳理:


12月11日,漫画家夏达发布长微博《就到这里吧,我受够了。》,宣布与所属漫画公司夏天岛及其CEO姚非拉决裂,并细数签约十年来遭受的种种不公。拉开这部现实版“少年漫画”的序幕,而且一上来就是小高潮。



长文中,夏达控诉了自己在夏天岛遭受的种种不公平待遇。


“没钱”:


“十年来,我没有拿过夏天岛一分聘雇工资,也没拿过签约金”、“我一直都是独立创作。每一笔进账,夏天岛分走一大笔后,我用剩下的钱养助理和我自己”。


“没权”:


“连提建议都可能被无视和拒绝。各种因为运营出现的混乱局面,后果却只能由我来承担”。由于签订的合同将作品留在了夏天岛,代表作《长歌行》的版权并不属于夏达。


“十年前的姚非拉老师是名被骗走了版权的创作者,他自费十万赎回了自己的版权……而如今,我也不知道需要花多少才能赎回自己的版权。”夏达说。


《长歌行》


长微博发布2天内,阅读数超过1152万,转发已破9万,评论数4万+,牵扯出夏天岛工作室一系列运营内幕,在国内漫画界造成不小震动。


接下来,这部“年度大作”进入你来我往唇枪舌战的密集连载。双方进行了几个回合的战斗,武器是各类盖章文件,以及对漫画行业“理想、情怀”的感性讨论。


姚非拉微博回应称夏达“捕风捉影”、“一面之辞”,要“整理一些材料来澄清事实”,这是要憋个大招?



果然,一个星期后的12月18日,被传“外逃”的姚非拉发表微博《好了,发了!》,针对《子不语》的电影改编贴出了和阿里的确认书。


夏达漫画作品《子不语》




夏达指控姚非拉“因为一己私欲,不停地导致作品项目黄掉或停滞”。姚非拉为证清白,公布了与合作方之间的商业机密以及部分合作细节,由此扩大了这出“年度少年漫画”的世界观,把巨头阿里影业牵扯了进来。正被《摆渡人》搞得焦头烂额的阿里影业无辜躺枪。


次日,夏达再次发表微博长文《致姚总》,指出姚非拉的漏洞。又过一天,姚非拉对2007夏达签约夏天岛的合约问题以及动画电影改编作出回应。双方各执一词,剧情犹如“罗生门”扑朔迷离。


支线剧情还牵扯出其他漫画作者。夏达长微博发布后,得到了《狐妖小红娘》作者庹小新和盘丝大仙,《开封奇谈》作者晓晨兽,鲜漫CEO陈博,寂地、风息神泪、豚宝等十几名漫画家的声援。


《狐妖小红娘》作者微博


由此可以看出,不管姚非拉在这场风波中有没有理,他与作者之间的沟通从很早以前就存在问题。


从2010年“猪乐桃”,2011年于彦舒,2012年豚宝,再到今年的姜晓晨和最后的夏达,夏天岛的六位头牌作者均已出走,驾车远去的各位还给夏天岛溅了一身泥。



尤其是绘本小天后猪乐桃与姚非拉的师徒矛盾,堪比郭德纲曹云金事件。


不同的是,男男师徒还需要第三方来做女主角,男女师徒却能顺理成章牵出“师生恋”。


就代表作《玛塔》的动画改编一事,猪乐桃与姚非拉翻脸。猪乐桃说不知被改编,姚非拉晒出盖章文件证明,以及长微博《烟花易冷》细数与猪乐桃的师徒情分。


猪乐桃随即回应:“2009年我与姚老师签下的不平等合约,是建立在11年恋人的基础上。”贵圈复杂啊。


今年4月,已经离开夏天岛的漫画家晓晨兽也发表长微博,表示因为著作权争议问题,她的代表作《开封奇谈》无法继续正常更新,从周更变成了月更,还称受到了人身威胁。


晓晨兽称姚非拉放话说:“我身边好多人在劝我弄死晓晨,是我心软没出手。”一时剑拔弩张,拿笔的漫画家竟传出此种言论,实在是让人看不透。


真是辛苦了吃瓜群众,每出一次长微博舆论转向一次,漫迷纷纷吐槽:能不能给个实锤!你们这样让忙着站队的吃瓜群众很为难啊。


夏达与姚非拉翻脸,为这场精彩程度不输娱乐圈的国漫大撕逼做了“阶段性总结”,也在国漫界投下一声惊雷。为什么动静这么大,还得从两位是何许人也说起。


姚非拉是夏天岛的CEO。但他首先是一名成功的漫画家,是中国新漫画十年的重要人物,国内最早的签约漫画作者。


他的《梦里人》创出内地连载时间最长纪录,并被CCTV改编成系列动画。这是央视首次尝试制作的青春题材动画,也是大陆首次改编漫画为动画。他还受邀参加2001年在日本举办的亚洲漫画论坛,全亚洲仅13人被邀请。



画而优则商,姚非拉于2004年创办了自己的工作室,后来发展成为夏天岛。旗下有姜晓晨、猪乐桃、夏达、于彦舒等人,重要国内漫画奖项几乎拿了个手软,被誉为“中国漫画的梦之队”。


夏天岛落户杭州,受到了当地政府的热烈欢迎。年年获得国家文化部原创动漫重点项目扶持及省市配套扶持,还主创了北京奥运福娃动画项目和上海世博会海宝漫画项目。


夏天岛影视动漫制作公司还拥有中国第一的海外渠道,长期合作伙伴包括美国迪斯尼、法国达高集团、日本集英社、漫友集团、湖南卫视、盛大文学、淘宝、阿里巴巴等。


今年8月,夏天岛刚刚获得华策影视2500万融资,估值5亿,是当下估值最高的漫画CP公司之一。


夏达在夏天岛的主力之一。2008年,她的《子不语》在日本漫画月刊《ULTRA JUMP》上进行连载,“打入日本顶级漫画界第一人”成为当时众多报道的标题。


2011年春晚她的“动漫兔”新春贺图登台,台下的“惊鸿一瞥”成了“春晚最美女观众”。夏达就像一颗金豆芽从僵硬的国漫土壤中破土而出,好苗子得扶住,这才造就了她漫画界的门面担当地位,而这少不了姚非拉和夏天岛的幕后运作。



夏达被定位为“偶像漫画家”,但本人却表示“我是一个漫画家,又不是艺人,我不需要大家认识我这张脸”,加上她在一些综艺里不苟言笑的表现,有人觉得她的态度太高傲,觉得她“装”,百度贴吧甚至还有“讨厌夏达吧”,反对所谓看脸不看作品的“夏达现象”。



在接受钱江晚报记者采访时,姚非拉表示:“目前最大的问题是,舆论的伤害太大了。”男儿有泪不轻弹,此处姚非拉泪目了。


这次风波不仅对当事人造成了伤害,更暴露了国漫行业的利益分配与人才培养问题。


在杭州办企业的前辈马云爸爸很早就看穿了员工离职的理由:1、钱,没给到位。2、心,委屈了。归根到底是干得不爽。


现在互联网巨头纷纷涉足漫画行业,网易漫画培养创作者的“源”计划,腾讯动漫请段子手薛之谦代言,用H5刷屏,漫画行业已经有了越来越多新玩法,它不再是二次元粉丝的专属领域,而是全民可以简单接触的娱乐方式。


行业在变,优秀内容更加值钱。为争抢稀缺的头部内容,有钱的互联网漫画平台纷纷放宽签约门槛,授权合约可以按年数签,稿费也照拿。


对漫画IP的开发进入更为专业的商业化阶段,游戏、影视、线下等花样繁多,使创作者收益大大提高。传统只靠稿费和单行本销量的收入模式已经落伍,签“卖身契”、全靠公司推广的做法也已经适应不了新时代。


和小说界一样,更能体现顶级漫画家价值的是成立独立的漫画公司。如漫画家“口袋巧克力”成立的青空绘彩背后站着光线传媒;漫画家神北克也获得了300万融资。


夏达成名很早,但相比其他拥抱资本的漫画家,这几年却显得相当沉默。夏天岛那一套控制作品版权的制度已经跟不上创作者的需求,或者说,已经跟不上时代了。再加上沟通不畅,创作者的意见交锋,日积月累,爆发只是迟早的事。


日本漫画大神如《海贼王》作者尾田荣一郎,今年推算的年收入31亿日元,其中一半都是来自角色周边的开发商品。而《龙珠》的作者鸟山明,作品连载结束已经21年,至今仍靠着角色周边、游戏角色制作等IP开发的后劲,每年收入超过5亿日元。


《龙珠》角色手办


近日,姚非拉开始直接接受媒体采访,不再靠长微博隔空喊话。一方面,他对这次风波有理性的认识:“说白了还是利益之争所导致。归根究底,大家在利益越来越大的时候需要有一个都能接受的分配机制。而这个分配机制不会平白无故地出现,必然是公司与作者动态博弈之后的产物。”


同时他对自己遭受的非议感到心累:“我的作品就是夏天岛的这十年。然而,我的这个十年的作品现在被彻底打碎了。”


“最终的结果却是被成名后的作者反噬了。我觉得这会给整个行业带来很大冲击,平台和作者之间的信任会被打破。”从他身上甚至可以感受到破罐破摔的无力感:“至少我看到的行业群里,大家都说,从此不再有人真正地去培养作者了。”


姚非拉认为自己提意见比较尖锐是为了培养作者,说“不行”是为了打磨作品,作者却认为作品火了,当初说“不行”的是姚非拉没“没眼光”。每个人思考问题的角度、身份立场都不同,坦诚相对、顺畅沟通,对于擅长封闭自己小宇宙的二次元创作者来说,说不定是一个永恒的命题。局外人到底是不知真假,只能吃瓜。


对整个行业失去信心太过消极,只要有合理的分配机制,成熟的行业模式,一切按部就班,行业还是充满希望的,虽然进步的阵痛在所难免。


▶ 阅读往期热文

《你的名字》票房破5亿,这些在日本超火的电影为何还没被引进?

新海诚《你的名字》内地定档,扒一扒任性富二代的小清新之路

娱乐硬糖 现已入驻

21 CN 看荐 | U C头条 

  今日头条 | 百度百家 | 一点资讯 

猫眼电影腾讯新闻丨网易新闻

  微博 |  知乎 |  界面 |  搜狐公众平台